完美小说 > 我在诸天有角色 > 第八章 贾昶求情,林如海回京

第八章 贾昶求情,林如海回京


 林黛玉闻言一愣,没想到贾昶如此心细,只是见过一次,就知道她有意低调,不敢行差踏错,这倒是让她心中微动,低下了螓首。


 “我只是没娘的孩子,父亲又不在身边,自然不如武安侯你威风,张扬恣意,无需在乎他人的看法!”


 贾昶微微摇头,林黛玉明显是个内心敏感的人,这种人会将用伪装将自己牢牢地包裹起来,不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


 “我可不是宝二哥,和林姐姐没有任何的不同!”


 贾昶看着再次低头的林姐姐,微微摇头,解释了一句。


 “贾雨村当年行为不断,贪污徇私,渎职罢官,这种人怎能再次启用?!”


 说罢,贾昶打量了一眼惊讶抬头的林黛玉,这丫头终究不识人间险恶,不放心的提醒了一句。


 “林姐姐,你最好还是不要和贾雨村此人有联系了,此人心术不正,性情凉薄,乃是一条毒蛇,万万不可亲近!”


 说罢,贾昶也不停留,再次迈开脚步,径直离去。


 林黛玉转身,直勾勾的看着贾昶的背影走远,可惜的荣国府没有卖橘子的地方,不然贾昶高低要涨个辈分。


 良久,丫鬟紫鹃轻轻唤了一声林黛玉,才让这位兰质蕙心的潇湘妃子回过神来,幽幽叹了一口气,轻声道。


 “紫鹃,昶弟你可了解,能给我说说他以前的事情吗?”


 紫鹃努力回忆了一下,贾昶当年在荣国府中是个小透明,紫鹃对其了解也不多,只是听闻过一点他的消息,笑着说道。


 “武安侯,当年在府中好像并不引人注意,只是听闻他饭量极大,府中的人都嘲笑他是个饭桶,他也不生气,其他就没有什么了,读书平平,远不及宝二爷聪慧!”


 林黛玉闻言,心中升起了共鸣,她聪慧无比,一下就猜出了贾昶当年在府中有意收敛锋芒,谨小慎微,和她如今倒是有些相像,感同身受。


 “看来他也不容易,上面没有母亲护着,是个可怜人!”


 紫鹃闻言微微一愣,她不明白姑娘为何如此说,在她看来,贾昶封侯拜将,光大门楣,是当今最炙手可热的新贵,这样尊贵的大人物,怎么会可怜呢?


 林黛玉摇摇头,紫鹃不懂,她莲步轻移,也不再去往荣禧堂,向着贾母院子走去,贾雨村的事情她不管了!


 大明宫,御书房,元康帝神色威严,忙碌着批复案桌之上的奏章,两摞奏折堆满了桌面,将元康帝淹没其中,他手中动作不停,抬头看了一眼对面这位年轻英武的武安侯,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喜爱之色,少年将军,睥睨张扬,锋芒毕露,这才是他需要的武勋,而不是那些整天无所事事,沉迷富贵的废物。


 “贾爱卿,伱回到神京之后,可还适应?”


 贾昶看着眼前这位精力旺盛,面容消瘦的帝王,眼中闪过一丝同情,实在是太拼命,听闻他每日都要忙碌八个时辰以上,这哪里是九五至尊,生产队的驴都不敢如此用,能够活活累死。


 “多谢陛下关心,臣还适应,羽林卫已经被整顿完毕,陛下若是有空,可以前去指点一二!”


 贾昶如今当着羽林卫统领一职,乃是元康帝有意为之,神京城内的禁卫糜烂,纪律涣散,完全没有战斗力,元康帝十分担心,正好让贾昶这位沙场悍将整顿一下,重塑禁卫战力。


 “哦,贾爱卿果然雷厉风行,不愧是我大乾第一猛将,做事果断,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不像某些人!”


 元康帝说到此处,冷哼了一声,之前他不是没有整顿过羽林卫,但是效果甚微,他任命的羽林卫统领敷衍了事,根本就没有魄力整顿。


 “启禀陛下,臣行事只有一个原则,唯君命是从,陛下让我执掌羽林卫,我自然要给陛下一个交代!”


 贾昶此时身上锋芒毕露,桀骜张扬,这是他有心维护的人设,少年封侯,若是太过老道沉稳,必会让人心生忌惮,远不如少年轻狂,让元康帝放心。


 “臣执掌羽林卫后,严肃军纪,斩杀了七位军中违令将领,这才震慑住了他们,随后又设下擂台,任由将士们挑战,只要在臣的手下撑过一招,就可得到提拔,赏罚分明,这才彻底收复了军心!”


 贾昶可不是那些沉迷在祖宗荣光的无能之辈,杀伐果断,锋芒锐不可当,他在擂台上放水,对有些本事的将士进行了提拔培养,羽林卫上下收拾的服服帖帖。


 “辛苦贾爱卿了,也只有你才敢如此做了,如今大乾的勋贵都不堪大用,打仗不行,倒是会享受,都是些废物!”


 元康帝叹了一口气,如今他手上也是没人,不然怎么会让王子腾担任京营节度使,矮子拔高个罢了,王子腾和荣国府有着姻亲关系,借助宁荣两府的军中关系,这才算是勉强站住了脚跟。


 元康帝对贾昶的出现,心中是十分高兴的,一方面是贾昶解决了北境动荡,另一方面是贾昶出身荣国府,本身就是根红苗正的勋贵中人,可以为他拉拢军中将领,稳固他的帝位,助他掌控军权。


 “你说赏罚分明,朕深以为然,你整顿羽林卫有功,当赏!”


 元康帝手下自然有着密探暗谍,早就对羽林卫的变化了如指掌,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充满血丝的眼睛注视着贾昶,笑着说道。


 贾昶如今已经是封侯拜将,再想升官不太可能,心中并无所求,但是却不能如此说,一个人如果无所求,就会让上位者感到难以掌控,他眉头微蹙,思索了一番,这才从脸上露出了几分不好意思的表情,小心翼翼的看向了元康帝,试探的说道。


 “陛下,臣有个姑父,在江南做巡盐御史,如今姑母去世,只留下了一个表姐,在荣国府居住,她孤苦无依,父亲远在千里之外,实在可怜,若是陛下垂怜,还请将我那位姑父调回神京吧!”


 贾昶脑海里浮现出林黛玉那张楚楚可怜的小脸,动了恻隐之心,所以才会提出这么一个请求,而且林如海作为三品大员,如果回到神京,最少可以成为六部侍郎,对他也极有帮助。


 “这样你就不会谨小慎微,孤苦无依了!”


 元康帝闻言一愣,思索了一下,明白了贾昶所说的是谁,林如海可是他的人,在巡盐御史的位置上已经待了十多年了,确实辛苦,听闻他妻子去世,独子夭折,只留下了一个孤女。


 “巡盐御史这个位子十分紧要,贸然换人,对盐税影响极大!”


 江南盐商气大财粗,与朝中许多大臣关系密切,势力庞大,根深蒂固,如果不是林如海在江南看着,盐税比如今至少要低三成,这是元康帝很难接受的。


 “陛下,我这位姑父已经付出太多了,已是接近知天命之年了,断了家族传承香火,如今只有一个女儿,更是天各一方,还望陛下垂怜!”


 元康帝闻言,神色一怔,确实有些过于苛刻了,如果再让林如海待在巡盐御史的位置上,怕是性命不保,他想了想,叹了口气说道。


 “既然你开口了,朕会让人替他,将其调回六部的!”


 “多谢陛下!”


 贾昶见事情已经谈完,没有久留,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御书房。


 时光飞逝,不舍昼夜,转眼就是三个月过去了,林如海回京了,下了船,望着熟悉而又陌生的神京城,恍若做梦,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再次回到神京,当年陛下命他前往江南治理盐税,他就做好了死在江南的准备,如今十几年过去了,陛下居然垂怜他,将其调回朝中,让心中无比轻松。


 林如海没有立刻前往荣国府,看望自己的女儿,而是马不停蹄地进入了大明宫御书房,向元康帝复命。


 御书房内,元康帝似乎有何永远批复不完的奏章,他是一个对自己,对臣子都极为苛刻的皇帝,绝对不允许自己怠政,每天过得比牛马都累,没有一刻的放松。


 元康帝从堆起的奏章中抬起头,打量着十几年未曾再见的林如海,儒雅清俊,鬓间已是斑白,神色疲惫,面容消瘦。


 元康帝心中唏嘘,感叹不已,林如海当年可是探花郎出身,容貌俊朗,气质不凡,如今却如此沧桑。


 元康帝的声音难得的温柔了起来,没有了往日的冰冷严苛,缓缓开口道。


 “这些年,辛苦林爱卿了,若不是武安侯提起你的遭遇,朕怕是就要对不起你了!”


 林如海闻言一惊,哪里承受得起元康帝如此说,连忙躬身说道。


 “陛下言重了,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臣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陛下皇恩浩荡,准臣回神京养老,已经感激不尽!”元康帝看着战战兢兢的林如海,越发觉得愧疚,思索了一番,这才说道。


 “你治盐有功,不能不赏,你就先在礼部做个侍郎吧,等日后六部尚书有缺,你再补上!”


 “臣谢陛下!”


 林如海心中微微吃惊,巡盐御史和礼部侍郎虽然同为三品文官,但是权势可大不一样,礼部侍位高权重,是朝中不可忽视的存在,远远不是巡盐御史可以比拟的。


 “你刚刚回京,朕也就不留你了,免得耽误了你父女团聚,日后武安侯必然会埋怨朕不体恤你了!”


 元康帝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位如同朝阳一般气盛的武安侯,格外的温和。


 林如海见此情景,心中感到吃惊,他可是深知这位陛下的性子,没想到对贾昶居然如此宽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还是那位刻薄寡恩,严厉冷酷的元康帝吗?


 “臣谢陛下隆恩!”


 林如海躬身行礼,缓缓后退,直到御书房门口,才敢转身离去。


 林如海祖上世袭侯爵,至本人以科第探花出身,历任“兰台寺大夫“、“巡盐御史“等职,虽然就不在神京居住,但是在神京也是有着府宅的,他早就命仆人提前收拾好了。


 林如海在府中稍稍安顿了一番,就直奔荣国府,毕竟荣国府乃是他的岳家,女儿也在府中借住,他如今回京了,自然第一个拜访此处。


 坐在轿子里的林如海,眼神极为复杂,曾记当年跨马游街,一日看尽长安花,时光荏苒,沧海桑田,没想到当他再度踏上这片土地,一晃已是十几年了,自己已然老了。听着外面闹哄哄的街道,他不时掀开轿帘,往外面看看,感受着神京与江南不同的烟火气。


 不多时,林如海感觉轿子一停,就听到一旁的仆人说道。


 “老爷,荣国府到了!!”


 林如海从轿子中出来,看着眼前悬挂着敕造荣国府的宅院,还有门前的两个石狮子,他心头突然升起一丝感叹,这等富贵又能享受多久呢?


 就在这时,林如海前方传来了一道清朗的声音。


 “如海!一路辛苦,可想死为兄了,快快随我进来,老太太也在等着见你呢!!”


 贾政面带笑意从正门走了出来,严肃的脸上挂着热情的笑容,走到了林如海的面前,一把揽住了林如海的胳膊,十分亲近的样子。


 林如海看着这位大舅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要是说两府之中他对谁的印象还算是好的话,那就只有贾政了。


 贾府的消息他也有所耳闻,府中子弟都不成器,全靠祖荫庇护,一个个沉迷富贵之中,成了纨绔。不过神京城之内的其他勋贵家族大都也是这种情况,不过衰败的没有贾府这么快罢了。


 “也许正是先祖庇佑,荣国府居然又出了武安侯这等奇才,重振门楣,也是异数!”


 林如海从未见过贾昶,但是对其印象极佳,这位从未见过的便宜侄子,乃是府中庶子,一战成名,功绩彪炳,封侯拜将,简直就像话本故事一般玄奇。


 “舅兄!怎么好劳烦你亲自出来呢!!”


 林如海收回思绪,向贾政客气的说道。


 不同于上次林黛玉进入荣国府,如今林如海拜访,荣国府正门洞开,显然对林如海十分重视,不敢怠慢。


 贾政本酷爱诗书经义,对读书人更是青眼有加,林如海是探花郎,文章自然没得说,又是自己的妹婿,朝廷三品大员,他自然不敢怠慢,拉着林如海的手臂,就往府中而去,边走边说道。


 “妹夫这是说的哪里话,快随我进来,老太太和黛玉都在等着你呢!!”


 林如海见自己的舅兄如此亲热,苦笑着摇了摇头,便随贾政一同走了进去。


 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林如海在人情练达这一方面,可不是贾政这个半吊子能够相提并论的,几句话就让贾政心花怒放,喜不自禁。


 片刻之后,两人绕过了廊道,又走了一段,从穿堂那边进了西跨院,走过垂花门,来到了贾母所在的荣庆堂。


 一路上贾政和林如海谈笑风生,院子里的那些丫鬟婆子,有很多是没有见过林如海的,她们乍一看见如此一个淡定优雅、飘逸宁人的帅气老男人,心里还觉得奇怪呢!这人是谁?这通身的流露的气派,二老爷和他站在一块都逊色许多!


 来到门口,贾政吩咐丫鬟掀开门帘,带着林如海就进去了。


 “母亲!!你看谁来了!!”


 林如海神色一正,赶紧整理了一下仪容,这才跨入房中,拜见贾母。


 “小婿拜见岳母,祝您老高福高寿。这段时间,玉儿全赖岳母照顾,小婿万分感激!”


 贾母见到林如海的模样,眼角浮现出泪花,略带一丝悲伤,当年林如海走的时候,贾敏也在一旁,如今再见,却是只剩下一个了。她看到林如海须双鬓斑白,心里也有些堵得慌,林如海还没有贾政大呢!


 “回来就好,快快起来坐下,让我好好看看!”


 贾母动了真情,许是想到了死去的女儿,又或是感叹林如海的不易,让林如海坐到了她的旁边,仔细打量着这位乘龙快婿。


 一旁坐着的林黛玉立马站起身来,眼睛红了,泪光模糊了眼睛,行礼道。


 “女儿见过父亲!”


 林黛玉没有想到父亲会被调回神京,心中高兴无比,她终于不再孤苦无依,独自一人了。


 林如海见到独女,也是眼睛一红,他如今膝下只有这个女儿相依为命了,如今久别重逢,自然是激动非常,连忙将女儿扶起,见她面容消瘦,心疼不已,伸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笑着说道。


 “不哭,以后父亲就留在神京城了,陛下皇恩浩荡,任命我为礼部侍郎,以后咱们父女俩再也不需要天各一方了!”


 贾政听到此话,神色一喜,连忙开口向林如海说道。


 “陛下居然如此大方,妹夫居然成了礼部侍郎,这可是个要职!”


 不怪贾政激动,一般礼部尚书是不直接管理礼部的,礼部侍郎可是礼部二把手,实际负责人,位高权重,是朝堂上的大佬之一。


 贾母也是神色微动,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婿如此受陛下看重,居然成为了礼部侍郎,心中一个念头越发强烈了起来,余光扫了一眼痴痴看着林黛玉的凤凰蛋贾宝玉。


 “说来,还要多谢舅兄呢!”


 林如海拉着女儿坐下,不悦的看了一眼猪哥相的贾宝玉,这孩子怎么如此失礼,居然盯着女眷看。


 贾政一脸疑惑,不解的看向了林如海,茫然的问道。


 “妹夫何处此言啊?”


 “舅兄有所不知,这次我能回到神京,还要多亏了府中昶哥儿向陛下进言,我才能活着回到神京!”  

(https://www.wmxs88.com/novel/qrBXnPE5D6V.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