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我在诸天有角色 > 第六章 贾宝玉怒施大招,贾昶地煞圆满

第六章 贾宝玉怒施大招,贾昶地煞圆满


 贾政手掌在贾昶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神色微微有些激动,眼中满是骄傲,嘴唇哆嗦,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可见他有多么的激动。


 一旁的贾赦却是不同,满脸的不耐烦,他本来和人约好了一起吃酒耍乐,如今却因为贾昶回府,耽误了他高乐。


 贾琏此时站在二人身后,面白如玉,相貌极好,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眼袋青黑,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他倒是对贾昶十分热情,挂着灿烂的笑容,只是在了贾赦和贾政面前,没有他说话的份,只是个欢迎的工具人。


 至于贾宝玉和贾环这两位贾府的少爷,根本就不知道跑到哪里疯了,不曾出来迎接。


 贾昶在贾政三人的迎接下走入了正门,身后的亲兵就留在了二门外,他们这是前往了荣禧堂。


 贾昶和贾政等人聊了聊自己在北境杀敌的事情,那激烈的厮杀,惊心动魄的战争在贾昶的口中十分平淡,就好像是吃饭喝水一样,好似没有任何的危险,让一旁的草包贾琏都蠢蠢欲动,想要去边境参军,混一个爵位回来。


 好在贾琏还有着几分理智,他知道自己胆小,金贵,根本就吃不了那种苦,也就放弃这个冲动。


 聊了一会,贾政这才开口,对贾昶嘱咐道。


 “你回府中,还未拜见老太太,她和那些姐妹兄弟们都还等着呢!”


 贾昶点点头,神色平静,心中莫名感慨,他之前在府中的时候,从未单独拜见过贾母,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见到一面,也从未说过什么话,根本就不放在贾母的心中。


 如今,贾昶纵横北境,立下战功,拜将封侯,一跃成为了朝廷新贵,元康帝都对其倚重,地位大有不同,即使心中只有贾宝玉那个凤凰蛋的贾母也不得不专门等着他。


 《增广贤文》中写道,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这话说透了世态炎凉,即使是一家人也不例外。


 贾赦和贾政走在前面,贾琏落后几步,几人之中贾昶年龄最小,却走在是贾赦和贾政的中间,是几人的中心位置,这充分表现出了地位的差距。


 贾母的住处是荣庆堂,有五间屋,离荣国公府的正堂相距不远,就算是徒步而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的,提前有小丫头前来禀报。


 “老太太,二老爷和大老爷与昶四爷在荣禧堂站了站脚,这会子要来了!”


 听到小丫头的话,屋里的一众人不由一静,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荣庆堂之外,神色各异,复杂无比。


 屋中之人,林黛玉没有见过贾昶,其他人都多少见过几次,只是除探春之外,其他人对贾昶印象不深,没有多少接触,只是隐约记得贾昶个子挺高,很能吃,是个饭桶。


 林黛玉神色微动,晶莹如水一般的眸子里,荡起了层层涟漪,波光潋滟,让一旁的贾宝玉看得眼睛都直了。


 “也不知这位武安侯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前倒是经常听父亲夸赞他有大将之才,是荣国府最出挑的人物,认为日后贾氏一族全靠他支撑了!”


 林如海虽然未曾见过贾昶,但是从朝廷邸报之上多次看到贾昶的事迹,对其胆气,武艺,兵法,叹为观止,一千五百骑兵冲击瓦剌两万大军,这等疯狂的事情,不是谁都敢做的,艺高人胆大,真是当朝冠军侯。


 说实话,外面见贾昶传的神乎其神,就连酒楼茶馆中,也有说书先生将贾昶的事迹变成了话本,每次讲起,客人都是爆棚,俨然成了大乾男儿的偶像,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


 贾宝玉回过神来,脸上带着几分厌恶,对一旁的林黛玉小声说着贾昶的坏话。


 “贾昶是个俗人,禄蠹,满眼都是经济仕途,林妹妹你和他定然不投缘!”


 林黛玉如今进入府中时间长了,也了解了贾宝玉的性情,这就是个富贵闲人,眼里没有世俗之念,只有风花雪月,讨厌经济仕途,圣人文章,瞧不起上进之人,他却不知道他口中的风花雪月,诗情画意,却是他口中的俗人禄蠹一刀一枪拼杀才得来的。


 林黛玉只是轻轻点头,也不说话,免得惹得贾宝玉不快,眼眸微微闪动,依旧向着门外的方向看去。


 不一会的功夫,门外又有小丫鬟开口了,脆声说道。


 “老太太,大老爷,二老爷,还有侯爷到了!”


 这时屋里的一众女人屏息静气,齐齐朝大门口方向看去,厚重的门帘挑起,一个少年随着贾政等人走了进来。


 今日,贾昶并未穿武将甲胄,一身儒衫,儒雅清俊,倒不像是一位纵横沙场的无敌将军,被誉为在世冠军侯的杀星,更像是一位博学多识,才华横溢的读书人,让人为之一愣。


 房中的几位太太夫人,小姐丫鬟纷纷站了起来,不敢坐着,贾昶可是朝廷册封的武安侯,爵位比贾赦这位一等将军都高。


 屋内坐着的也只有贾母一个人了,一来她的诰命品役高,二来她上了年纪,腿脚不便,就没有动,只是坐的端正了些。


 林黛玉站在人群中,悄悄打量了一下贾昶的样貌,秋眸之中不由露出一丝惊艳之感。


 贾昶与贾宝玉的面红齿白,风流倜傥不同,他容貌英武,剑眉星目,鼻若胆悬,器宇轩昂,眸子里有着府中男儿不曾有的意气风发,锐利锋芒,身姿挺拔如同苍松,一身气质更是出彩,顾盼之间,带出一种金戈铁马,沙场无敌的气魄,星目深处,偏生还带出一点出尘,以及一身遮都遮不住书卷之气。


 “果然是好风采,好容貌!”


 林黛玉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心中暗暗赞赏,和她想象中的武安侯有些不同,多了几分文雅清俊,少了几分粗犷野蛮。


 探春也是神色微动,手指搅动,打量着这位当年曾言三年不鸣的少年,心中感慨莫名。


 “他果然和府中的其他人不同,英气勃勃,才高志远,不过短短几年的功夫,就立下大功,成功脱离了荣国府这座鸟笼!”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李白的这首诗,用来形容他极为恰当!”


 屋里伺候的那些小丫鬟们也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贾昶,脸蛋通红,芳心乱颤,好似有着一头小鹿闯了进来。


 贾昶了众人一眼,神色平静,目光温润,但是却让人感到一种莫名的威严,心中一沉,好似被猛虎盯上了一般,身体一僵,有些惊惧。


 贾昶淡定的收回目光,踏前几步,躬身一礼,对着上面端坐的贾母喊道。


 “孙儿见过祖母!”


 贾母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她虽然最喜欢贾宝玉,对贾昶从未关注过,但是面对如今的武安侯,也是不得不重视起来,十分高兴的说道。


 “快快起来,到我跟前来,让我好好看看我们荣国府的麒麟儿!”


 自从贾昶封侯之后,许多故旧纷纷拜访府中,纷纷夸赞荣国府后继有人,教导有方,让贾母十分有面子,颇为自豪。


 宁荣两府,自从上一代老国公去世之后,已经没落了,甚至是脱离朝堂,变成了边缘般的存在,贾母心知肚明,府上只是靠着以前的风光情面过活罢了。


 如今贾昶封侯,再次将荣国府带入了大乾权贵之列,成了武勋集团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不少人都向贾母打听贾昶,言语之间想要联姻。


 这年头,婚姻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贾母身为贾昶祖母,自然是可以做主的。


 好在,贾母还没有彻底糊涂,她不曾应下婚约,毕竟贾昶已经不是府中的那个小透明了,而是武安侯,地位尊贵,权势惊人,不是贾母这个府中的老太太可以轻易拿捏的。


 武安,这个名号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到,上一位获得这个名号可是秦国白起,那可是屠戮百万的杀神,贾昶能被元康帝封为武安侯,就是贾昶屠灭了女真部落,是个杀星,为了这事,朝堂上还吵闹了许久,不少人弹劾贾昶太过血腥,有违圣人大道,缺少仁义道德,应该定罪。


 元康帝闻言大怒,将数位御使贬谪到了边境,让他们去和外族讲述圣人仁义,看看对方手中的弯刀是否听话。


 贾昶心中哂笑,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屑,麒麟儿,这个说法倒是新鲜,那不是贾宝玉才能得到的评价吗,他一个府中庶子可承担不起。


 贾昶心中虽然在吐槽,人却已经走到了贾母的身旁,让老太太好好打量了一番,毕竟大乾以孝治天下,只要不涉及原则底线问题,他不会逆着老太太的。


 贾母年岁大了,眼睛早就老花了,微微眯着眼睛,抬头看着贾昶,见他英气勃发,锋芒锐利,不由暗暗点头,这让他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当年也是如此神采奕奕的。


 “好好好!快坐在我身边,让我好好疼疼你!”


 贾母伸手拉住了贾昶,让他坐在了右手边,这本来是林黛玉的位置,左手边自然是贾母的宝贝蛋,心头肉。


 “你们也不要站着了,都快坐下吧!”


 贾昶也不客气,直接坐下,作风利落,没有谦让,不愧是战场上出来的悍将,让一旁的林黛玉微微脸红,坐在贾昶的旁边,其他人也也是纷纷落座。贾昶目光微转,眸若朗星,璀璨明亮,看向了身侧的林黛玉,缓缓开口道。


 “这位妹妹看着面生,可是姑母家的姐姐!”


 贾昶年龄和林黛玉相同,只是月份小一些,所以才会开口称呼林黛玉为姐姐!


 贾母闻言转头看了一眼贾昶,随即目光定在了林黛玉的身上,笑容满面的说道。


 “可不是你姑姑的女儿吗,你们从未见过,日后可要多亲近亲近!”


 贾昶闻言点头,他此时心中促狭的想到,如果自己要是学贾宝玉,来一句这个妹妹我见过,会不会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好在,贾昶丢不起那个人,不可能如贾宝玉一般轻浮,嘴角微微勾起,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这是自然,老太太无需操心!”


 林黛玉脸色微红,贾母的这话说的有些歧义,让小姑娘心中羞涩,只是她也明白是自己想多了,微微颔首,声音澄净,如若山间溪流,潺潺流淌。


 “祖母说的是!”


 另一旁的贾宝玉见此,心中嫉妒,突然不干了,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美玉,恨恨的扔在了地上,大声嚷嚷道。


 “什么破玩意,我再也不要了!我砸了你完事!”


 贾宝玉的这个举动,让屋内的所有人都惊呆了,纷纷起身,贾母更是一脸焦急,大声呼喊道。


 “快快捡起这个命根子,看看损坏了没有!”


 贾昶眼睛微微眯起,玩味的看着屋内乱哄哄,锐利的目光投向了众人,瞬间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了房间,时间停止了一般,瞬间所有人都停下了惊呼和动作,呆呆的看着贾昶,感到无比的恐惧。


 贾昶起身而立,走到了那块通灵宝玉,淡定自若的弯腰将其捡起,通灵宝玉一入手,一股造化之气涌入掌心,沿着手臂进入了体内,让贾昶微微一愣。


 这股造化之气精纯无比,如若一道溪流进入了窍穴之中,一些闭塞狭小的窍穴纷纷打开,不断扩张,一颗颗星辰烙印被点亮,璀璨瑰丽,神秘浩瀚,贾昶体内的气息不断壮大翻涌,不过短短一刹间,就升到了顶峰。


 贾昶眸子里闪过一抹银辉,明亮耀眼,他心神细细感知,七十二颗星辰闪耀,勾连成了一座地煞大阵,玄妙无比,散发着隐隐的恐怖波动,威能恐怖。


 “没想到居然得了这么一个机缘,地煞圆满了,倒是省了不少功夫!”


 贾昶缓缓起身,低头打量着手中的通灵宝玉,美玉托在掌中,只见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


 贾昶将通灵宝玉翻了过来,上面刻着四个大字,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倒是神异非常,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宝物。


 “倒是一件稀罕玩意,你若不要,我可就拿走了!”


 这话一出口,贾母和王夫人脸色一变,目光锐利,直逼贾昶,惊疑不定。


 “这可不成,这块玉是宝玉的命根子,你这是想要他的命!”


 王夫人脸色阴沉不定,眼睛死死盯着贾昶,手中的帕子都快扯烂了,透着阴冷和怒气。


 贾昶闻言莞尔一笑,随手将通灵宝玉丢给贾宝玉,不甚在意的说道。


 “开个玩笑罢了,我可带不起这等尊贵的物件!”


 “衔玉而生,尊贵至极,真当皇室不存在吗?也就是太上皇和陛下大度,不然只凭这件事,荣国府就没有好日子过!”


 贾昶这话一出,瞬间让所有人都脸色惨白,贾母更是惊疑不定,贾政也是神色大变,透着惊恐,连忙开口问道。


 “你这话从何说起?”


 贾昶瞥了眼大急的便宜老子,脸上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向着门口走去,众人目光纷纷跟随,贾昶在门口处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神色各异的众人,讥讽的说道。


 “天生异象,那可是圣人才有的待遇!”


 “荣国府如何敢宣扬这等要命的事情,怕是日子过得太舒坦,活得不耐烦了吧!”


 贾政脸色变幻,青红掺杂,眼睛闪烁着后怕,猛地看向了贾宝玉手中的通灵宝玉,怒道。


 “今日我就砸了这个祸端,免得让家族遭难!”


 顿时,屋内一片混乱,贾母连连大声呵斥,怒道。


 “你这是要做什么,那可是宝玉的命根子,你如果非要砸了它,那就是要了宝玉的命,我也不活了!”


 贾政顿时僵持在了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嘴里只是嘟囔着。


 “死他一个,总比全家都给他陪葬要好!”


 “我看谁敢?”


 贾母此时也不再端坐,站在了贾宝玉的身前,将瑟瑟发抖的凤凰蛋护在了身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贾昶看了好一场热闹,让贾宝玉给自己使大招,真以为自己会惯着他,见陷入僵局,这才徐徐开口道。


 “好在二哥不经世事,视仕途如粪土,只是一个富贵闲人,倒也无事!”


 “今日闹成这样,我也不再久待,这就先回府了!”


 贾昶笑了笑,转身就走,他没有直接离开荣国府,而是先回了一趟自己的原本的小院,那里可是还有一个等着自己回来的小丫头呢。


 林黛玉神色异样,瞥了眼众人,心中暗笑。


 “这个武安侯似乎有些性格恶劣,喜欢看人笑话!”


 “更是对贾宝玉看不上眼,有些厌烦!”


 林黛玉蕙质兰心,自然看出了贾昶是故意的,为的就是教训一下贾宝玉,同时,她心中也有些凛然,打定了主意,日后一定要小心贾宝玉再闹这么一出,如今她寄人篱下,可经不起这等折腾,也就只有贾昶这样的人才能不惧。


 贾昶小院,一如往昔,草木依旧,故人仍在。


 贾昶跨入屋内,一个脸蛋圆圆的小丫头正坐在窗前打盹,睡意朦胧,手臂撑着脑袋,一点一点的,突然脑袋一歪,就要砸在桌上。


 贾昶一个箭步冲上前来,伸出了右手托住了小丫头的脑袋,对着惊醒的丫鬟说道。


 “可是醒了?”


 “四爷?!我这是又做梦了吗?”


 小如意迷迷糊糊的看着贾昶,伸手在贾昶的手臂上狠狠掐了一下,一点都不疼,果然是在做梦。


 贾昶苦笑不得,这丫头还是如同以前那般糊涂,伸手轻轻捏了一下小脸蛋,笑着说道。


 “这样疼不疼?”  

(https://www.wmxs88.com/novel/qrBXnPE5D6V.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