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动作片之王 > 359 求婚了

359 求婚了

359 求婚了

这张B超单就是简单的一张检查单吗?

不是,它是家的拓展,它的爱的延续,它是一个小生命的诞生,它是丁保一不在孤独的通知书。

激动吗?

必须激动,即将有一个流着自己血的小宝宝要来到这世界,他的心跳就一直处于过快的节奏,脑袋一直都是闷闷的。颤栗发抖的身体,语无伦次的表述,已经不能用激动来形容了。

所以,买个戒指过分吗?

不过分。而且这不是戒指的问题,这是一个男人的担当。

既然准备求婚,那能就这么草率,拿个戒指舔着一张大脸,直接过去问“你能嫁给我吗?”这样的话?

肯定不能啊。

可是拿着戒指出了首饰店,丁保一觉的脑子就不够用了。

他知道不能这么潦草的行事,可是他自己脑子里又没有其他的思路。

怎么办?

找朋友。

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

脑子里搜刮了一圈,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能帮忙的朋友。

认识的人中,很多都是自己的同事,可现在大部分都去了半岛。留在北平的,能用的上的,好像就齐堂和高越。

可是齐堂和高越能帮他干这种事?

脑子抽抽也知道不可能啊。

那还能有谁?

黄树栋和郑影。

不过郑影在脑子里一转就直接帕斯了,一个原因年龄太大了。

那就只剩下黄树栋了。

所以丁保一直接一个电话就考了过去。

黄树栋的事业对比去年有了很大的起色,不再是无人问津快要吃不上饭的失业人员。但是行程也没满到直接没有休息。

而且现在年都还没过完,他还算是比较的闲。

接到丁保一的电话,一听有这样的好玩的事情,那也是一溜烟就出现在了丁保一的面前。

不过这孙子也没干过这种事,都是从网上看来的,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丁保一直接让他闭了嘴。

给的提议还没自己想的浪漫呢。

两个大男人,在初春的寒风里,就这么坐在了台阶上。

无语问苍天。

丧。

黄树栋还好一点,平时上节目上妆上的比较厉害,现在不化妆出门,一时间也没人认出来。

可是丁保一不一样啊。

这人上热搜就像喝水,只要上网的,他那张脸大家都快看吐了。看着他的脸,就和看邻居家出门倒垃圾的汉子差不多。

所以没用几分钟,就被路人给认了出来。

不过看着两人如此不修边幅,没有形象的坐在台阶上,还以为是在录节目呢。

所以一群人都是指指点点,好奇的寻找着摄像机,暂时没人凑上来。

年龄大的不追星,年龄小的不认识,不大不小的都要脸。这要是跑上去,疯狂追星,大马路上看见明星兹里哇啦的大呼小叫,又被工作人员赶出来,有失帝都人民的格调啊。

帝都人民必须矜持。

所以,大家也都是看看,远远的看看。

可是有两个姑娘可不管啊,“啊”的喊了一声就冲了上来。

听声音激动万分。

看表情精神错乱。

这一嗓子让两人也回过神了,不由自主的把视线转了过去。

看着表情已经失去管理的两个姑娘,丁保一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对粉丝他一向都是很热情的,最起码不能冷落了人家。

人家喜欢你,那是你的荣幸,得捧着。

“黄树栋,我们两是你的粉丝,五年老粉了。从你出道我们喜欢上你了,我们还是你在三中粉丝会的会长和副会长。”

看着有点亢奋的两个小姑娘,还有一脸错愕的黄树栋,丁保一默默的退了回来。

这一退,不是退尴尬,不是退生气。这是人情世故的一退,这是成人之美的一退。

黄树栋也没想到啊,自己都快凉了的人,退出偶像圈子两三年了,怎么都没想到能遇到死忠粉,一时间尽有点呆住了。

“我们看了你的《东方不败》,你在里面演的太好了,完全可以当作是忍者的教科书了,就是丁保一给你妆花的太丑了。”

“就是就是,我们还三刷了呢。”

这就有点尴尬了,黄树栋很不自然对着身后的丁保一笑笑,“别介意,小姑娘的无心之言。”

丁保一当场就疯了,这孙子绝对故意的,你要不回头,不说话,这两小姑娘眼睛里都是你,这么会注意到自己。

nnD,超一线,居然在大马路上没干过一个退圈偶像,这从哪说理去。

周围的群众一看,好嘛,这两小姑娘没被赶出来,他们怎么能不凑凑热闹。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呼啦呼啦的全围了上来。

不过帝都人民的范就是正,说句话,合个影,然后说句加油就全留了。

当然,还有几个也不知道是该叫姐姐还是阿姨的,指着丁保一就开骂了,说他仗着名气大,欺负他们家偶像。

你们家偶像谁啊?我认识吗?

不过还不等丁保一发话呢,周围的一群大小伙子就不愿意了。

丁保一的电影好,功夫好,这是他们喜欢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那就是丁保一永远站在反对爱豆的第一线。

每几句话的功夫,几个女的就被小伙子挤的找不着人影了。

“丁保一,你不用怕他们,我们会保护你的。”

“对,让她们喜欢的那些不男不女的滚远点。”

“国人的审美就是被这群脑残带坏的。”

我让你们保护了吗?

你们这么带节奏好吗?

丁保一心里直谢谢他们。

好在这些人也就是拍张照就散了,没有围在身边让人生厌。

这应该就是影迷和粉丝的区别了吧。

人群来的快,去的也不算慢吧,二十来分钟,人也就散完了。

这时候,目瞪口呆的两个姑娘和黄树栋也露了出来。

看着三人的表情,丁保一很满足的笑了起来。

看看,什么叫超一线,什么叫素质。

不过没得意两秒钟,他就想起了今天要干的正事。

看着眼前两个姑娘,丁保一忽然想到,最明白女人想要什么,那一定也是女人啊。这两个姑娘看着岁数不大,二十郎当岁,最是幻想浪漫的时候,为什么不问问这两个呢?

丁保一算是问对人了,两姑娘开始滔滔不绝的说起了她们自认为很浪漫的事情,还有那些该死的仪式感。

不过很多,丁保一都觉得用不上。

比如,用五千架无人机摆个爱心,再摆个我爱你,浪漫又大气,还能昭告全天下,第二天妥妥的新闻头条。

不过丁保一觉得,要是真在北平城里这么干,估计真的会上头条,不过不是娱乐头条,二十法制头条。

这还都是其一,他们两的很多想法都是从电影中学的,都是一些不切实际的操作。

全部总结起来,就是一个词,高调,怎么高调怎么来。

不过丁保一还是从中提炼出了自己需要的精华,浪漫的元素。

气球,大量的气球,数量超级多的气球,要是在开阔的广场,绝对是烘托气氛的最佳道具。

鲜花,必须是娇艳欲滴的鲜花,它们就是浪漫氛围的制造道具。宽阔的广场上,鲜花铺满地,惊艳了过往的行人,也点缀了美景。浪不浪漫不知道,但是浪,那是绝对的浪。

最最不能少的,那就是戒指,鸽子蛋的戒指都嫌小,最好能是鸡蛋的,那才是女人对爱情的定义。

不过,丁保一思虑良久,好像都不太合适。

自己和甘媚都是公众人物,要是真敢弄大量气球放飞,鲜花铺地,是在是有点太高调了,就比如去年那个世纪婚礼,花两个亿弄的人尽皆知。可最后呢,还不是分手了。真的是当时有多高调,现在就有多狼狈。

当然自己和甘媚也没准备分手,只是单纯的觉得场面太大不好而已。

至于鸽子蛋,想想还是算了。想死的话,方法还是很多的,没必要走被抢劫弄死的路。

思前想后,丁保一对黄树栋说道“要不就简简单单的来,有个仪式感就行。要是媚媚想要大场面,结婚的时候按着他的心意,阔阔气气的办一场,你说怎么样?”

丁保一的话音落下,黄树栋就觉得自己被耍了,自己大老远衣服没换,妆没上,就这么蓬头垢面的跑过来给你出谋划策,你最后就简简单单的来?

两个姑娘也是醉了,自己吧啦了半天,你当听相声呢?

而他们不知道,丁保一也是自己打了自己一记响亮的耳光。

丁保一也有点不好意思,赔笑着对两个姑娘说“感谢你们提供的意见,非常感谢。”说完拉着黄树栋就回了车上。

黄树栋一脸懵逼的被丁保一拉上车,看着丁保一点火挂挡加油门,他才反应过来“你有毛病啊,我车还在停车场呢。”

“不管了,回去把钥匙给我,我让人给你开回来。我都想好了,就买个一束玫瑰,一个礼花。等我求婚完毕,你就在旁边放个礼花助助兴。”

我现在就想把你弄死助助兴,黄树栋无语的闭上了眼睛。

搞了半天,就买一束玫瑰和礼花,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而且,你是今天看了黄历了吗,非要今天求婚。

看着天色已经暗淡,黄树栋真想问一句“就真的这么急吗?”

丁保一一路上嘟嘟囔囔的一直在絮叨,也不知道是紧张了,还是怎么的,那嘴就一直没停过。黄树栋作为礼花童子,已经被打击到了,完全当了一个很好的听众,一句话都没说。

快到公司的时候,丁保一先确定了一下甘媚在哪,要不然回家了就尴尬了。

不过和栗梦云通了电话之后,就已经确定今天的甘媚在录音室带了一天,而且按着现在的节奏,估计要带到很晚。

丁保一关心甘媚的身体,便问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长时间,甘媚的身体和嗓子能不能受得了。栗梦云则是很直白的告诉他,不用担心,完全不用担心。在录音室录歌一个工作,可是现在这个阶段更多的是在编曲,唱的时间真没多少。

到了地方,丁保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看着还算是正式,便对着黄树栋挥挥手,一副上刑场的决绝样。

这可把黄树栋又给惊着了,你这不想是去求婚,反而很像是去决斗的啊。

“保一,你告诉我,你今天求婚是不是甘总逼你的?你要是不愿意,兄弟今天就当一把恶人,绝对给你搅和黄了。”

丁保一很诧异,停住脚步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别胡说了,这可是我的人生大事。”

“你真是自愿的?”

“当然。就我这身手,你觉得谁能逼迫我?”

黄树栋扶额叹息,“那你能不能表现的开心一点,激动一点?你这么板着脸进去,还以为你要找事打架呢?”

丁保一不自然的搓了一下脸,“有吗?很不开心的样子?”

359 求婚了

“不是不开心,是太板正了。”

丁保一送了口气,“那就没问题了,第一次求婚,有点紧张。”

然后在黄树栋的引导下,丁保一终于不在像之前那么僵硬,笑容也看着和煦了很多。

一切准备好,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鲜花,刚准备迈步,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差点让丁保一一脚踏空。

好了,刚刚调整好的表情不见了。

这谁啊,这么没眼色。

拿出电话一看,是马天打来的。

“二哥,打电话什么事?”

“你确定明天会来是吧?”

“当然,这不是说好了嘛。”

“那就好,我就是确定一下,你千万别放鸽子啊。”

“出事了?”丁保一眉毛微微动了一下。

“大哥和周历同干起来了,周历同嫌弃大哥浪费,挡着不让大哥拍了。”

丁保一张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常逢春经过丁保一五六部片子的投资,差不多已经喂出个样子了,在他熟悉的范围里,导演的能力还算过的去。

可是这人吧有个特别不好的习惯,只要是和剧组之外的人合作,多多少少总能闹出点事,不是在干架就是在干架的路上。

拍自己公司的戏还好,都是自己人,他也是老大,照着他的性子来,没出过什么事。给丁保一打下手,他也服气丁保一,所以一直也是相安无事。

单独放出去,只要不是一把手,绝对出问题。

“行了,二哥,明天下午三点准时到,记得来接我。”

说完就挂了电话。

本来还想着打个哈哈,今天求婚,明天陪着甘媚腻歪一天。可这一弄,只能出发了。

哎!!!

随着电梯门打开,公司大楼狗印入眼帘,丁保一昂首走进了公司。

宏武影业公司的工作时间,就是正常的朝九晚五。而且作为一个娱乐公司,一般没有突发事情,很少会出现加班的情况。

这会已经六点多,快七点了,找常理来说,公司应该已经没人或者人不多才对。可是当真正走进去的时候,就会发现公司人没有少,反而比上班时间的人还要多。

去年公司搬家之后,和特技队的训练馆基本就到一起了。

两边的人合到一起,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七八十口人。可这些人吃饭就成了问题,主要是附近的饭贵不说,还不好吃。

安芸看着训练馆地方比较大,就隔离出来一个食堂,为公司专门提供午餐。

不过特技队都是一帮年轻小伙子,回宿舍也没人做饭,还是要到外面买着吃,就晚上给特技队的队员再做一顿。

后来慢慢的,办公室的这帮人掏钱也想在食堂吃完在回家,正好能避开下午下班的高峰期。

安芸一合计,干脆把晚饭也给带上了。

一天两顿餐,吃完回家。

要是不想吃,提前给后勤伙食科说,别做多了就行。

公司变大了之后,就设置了休闲娱乐区。下班之后,员工免费开放,锻炼健身,看电影玩游戏,随便怎么都行。

宏武是什么公司?电影公司啊,还是和国影有合作的电影公司。电影区的那些电影数量绝对比得上一个视频网站了,而且最主要的,某些片子都是未删减版的。

这就让很多员工下班不走了。

五点半去食堂吃饭,六点回公司,看个电影,健健身,等到晚上九点多十点回家,路上不压车,到家就睡觉。

办公室姑娘们多,一个个不回家变健身之后,特技队的光棍们也不出去浪了,全都凑到公司里来了。

这也造成了公司下班反而比上班人还多。

一群男女嘻嘻哈哈打闹的时候,有人忽然看见了丁保一,正一本正经的捧着玫瑰花,身后跟着拿着礼花的黄树栋一起走进来。

看着那捧火红娇艳的玫瑰花,再看看丁保一的样子,一群人顿时来了吃瓜精神,“快来看,丁总抱着玫瑰花进来了。”

“这有什么可看的,肯定是送甘总的。”

“你这不是废话嘛,就算是送你,你敢要嘛?”

“别吵了,看丁总的表情,好认真好严肃啊。”

“我觉得丁总要干一件大事?”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鄙视。

“别愣着了,快跟上,甘总在里面录歌呢。”

“走走走,赶紧走。”

尤其是几个小姑娘,嘻嘻哈哈的跟在两人身后,这让丁保一的脚步越走越别扭。

平时也是一个豪放豁达的人,今天也真是的,求个婚而已,怎么越到跟前就越紧张了呢?

丁保一看着身后人越来越多,只能僵硬的继续往前走。

身后嬉笑推搡的姑娘里,前台小姐姐和丁保一最熟,被大家推了出来,笑嘻嘻的问道“丁总,你这是要向甘总求婚?”

“是啊,有点紧张。”丁保一说话都开始变的僵硬了。这一刻,他突然开始害怕了,开始胡思乱想了。要是甘媚不同意怎么办?她要是不理我,我是不是会很尴尬?

脑子里思绪万千,越转越紧张。

前台小姐姐拉着身边的几个小姐妹走上来,开始给丁保一整理衣服和发型,还给他加油打气“丁总,加油,你最帅,甘总一定会答应你的。”

“就是就是,你是我们公司,也是娱乐圈最帅的帅哥,也是最有本事的男人,你一定会成功的。”

“丁总,放轻松,你看你都僵硬了。。。。。对对对,深呼吸,放轻松,这就好多了。”

“丁总,我给你敲门。”

“咚咚咚。”

栗梦云打开门走了出来。

她在里面不是帮忙编曲的,而是处理人际关系的。

别看甘媚是老板,也是大明星。可真要触及到这些音乐人的领域,该和你怼那就怼,一点都不客气。

甘媚呢又有自己的想法,也是寸步不让。

所以工作还没什么进度呢,两边已经吵了好几次了。

要不是栗梦云在中间调节,不是甘媚把这几个人赶走,就是这几个人把甘媚炒鱿鱼,不伺候她了。

当了一下午的灭火队员,栗梦云已经身心疲惫不堪了。

当开门看见密密麻麻的人头,还有一本正经抱着花的丁保一,脑子一瞬间突然宕机了。

“丁总,自然,放轻松。”身后前台小姐姐赶紧提醒丁保一,让差点又僵硬的丁保一缓了一下。

丁保一深吸了一口气,“栗姐,媚媚还在忙吗?”

这句话让栗梦云有点缓过神,“你这是要干什么?”

“求婚。”

“呃。”栗梦云楞了两秒钟,“哦哦哦,好的,我去叫甘总。”

然后慌里慌张的跑了进去。

“哎呀,栗姐,你干什么啊,我。。。。。。哎诶,老公,你这是?”

“去吧丁总。”身后几个小手轻轻的推了一把丁保,不过好像没推动。

看着能用脚耻头抠地的丁保一,黄树栋无奈的也推了一把。

丁保一往前打了个趔趄,看着面前的甘媚,猛的一下不知道说什么了。

来的路上打了一肚子的草稿,这会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甘媚好奇的看了一眼丁保一手里的花,也不管是不是给自己的,很自然的接了过来“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丁保一看着空空的手,猛的深呼吸了一下,“媚媚,嫁给我好吗?”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买的戒指。

这一下不光吧甘媚搞蒙了,就是看热闹的姑娘们和黄树栋也懵了。

求婚是这么求的吗?

现在都这么直接了?

不用表表忠心,煽煽情?

甘媚也没准备啊,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戒指“你这是。。。。。。求婚?”

“对。”话说开了,丁保一也就放松了,“我这人你了解,说不来什么情话。嗯。。。就这样吧。媚媚,你能嫁给我吗?”

看看身后的观众,再看看紧张的丁保一,环视一圈如此简陋随意的求婚,甘媚笑了一下,很爽快的伸出了右手,“带上吧。”

“你答应了?”

“你还想我拒绝?”

“不不不。”丁保一赶紧小心翼翼的给甘媚戴上戒指。

甘媚伸着手指看了一眼戒指,“你选的戒指真丑。”

“嘿嘿,你要是不喜欢咱们再换。”

“换你个头啊,这玩意能换吗?”

甘媚话还没说完,头顶就“砰”的一声,漫天丝带飘落而下。

“恭喜丁总,恭喜甘总。”

“吃喜糖,我们要吃喜糖。”

丁保一开心的傻笑,甘媚则是落落大方,往下压了压“你给我带上戒指了,我给你也带一个吧。”

“你也买了?”

“你猜?”

嘻嘻一笑,甘媚从自己的兜里也掏出一个戒指,看着比丁保一买的那个要精致很多,“伸手吧。”

丁保一看着手上的戒指,又一次开始嘿嘿傻笑。

“今天我请客,地方你们选,随便玩。”

“甘总威武。”

“甘总霸气。”

一群人开心的散去,黄树栋也被几个小姑娘开心的拉走。

等人都散去,两人也携手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关上门,丁保一轻轻吧甘媚揽进了怀里,问着甘媚发丝的清香,轻声说道“辛苦了老婆,谢谢你。”

“你知道了?”

“嗯,看到B超单了。”

“我还想给你个惊喜呢。”

“已经够惊喜的了,在等就成惊吓了。”

甘媚轻轻推了一下,然后依偎进了丁保一的怀里。

嗯,很温暖。

 

(https://www.wmxs88.com/novel/ScY3X.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