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五章最牛的轻功是什么

第五章最牛的轻功是什么


 “施主,话不能这样说,来者是客,小僧还没吃晚饭呢,施主不介意的话,小僧就在这里蹭上一餐。”邋遢僧一双眼睛贼兮兮望着朱丹。


 朱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不,我很介意,如果你想蹭一餐,找我们宗主去蹭。”说着,朱丹不理会他,转身就往里面走,他知道,这个邋遢僧这里都敢潜进来,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儿。


 朱丹刚起步,影子一闪,邋遢僧又出现在朱丹的面前,朱丹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这个秃驴好快的速度,他现在已经是童子功第四层圆满了,练的“踏雪无痕”已经有一些火候了,但是,速度依然快不过眼前的邋遢僧。


 这个时候,邋遢僧上下打量着朱丹,好像一个饿鬼看到一盘黄金油亮的烤鸭一样,似乎是直流口水,朱丹被看得毛骨悚然。


 “神圣体。”邋遢僧瞅着朱丹,不由惊讶无比,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样,说道:“这个世界上,好久没有神圣体了,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藏着一具神圣体,实在是难得。”


 “你想干什么?”朱丹见他模样,心里面不由为之一沉,暗暗提起真气。


 邋遢僧笑得跟弥勒佛一样,笑着说道:“嘻,嘻,施主,小僧啥都不干,再说,施主你神圣体还未大成,当你神圣体大成之时,你神圣体倒是有用。”


 “有什么用?”朱丹不由一怔,虽然说,他是神圣体,但是,这肉身主人终究出身于虚月宗这样的小门派,他对神圣体、神体、圣体没有多大的了解。


 邋遢僧笑嘻嘻地说道:“嘻,用处可就大了,如果你神圣体大成的话,你那就像人参果,喝你的血,吃你的肉,可以延年益寿,传说远古之时,有位远古大帝曾是吃神圣体延长性命。若是你神圣体大成,你有朝一日坐化了,你这副皮囊可以炼出绝世兵器,嘻,甚至有可能与极道之兵争锋。”


 朱丹被他说得毛骨悚然,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说道:“秃驴,你可是想打我的主意?”


 “不,不,不,施主,我们相见,就是有缘,嘻,等施主你神圣体有一天大成之际,等施主你坐化了,小僧为你收敛尸体。”邋遢僧笑嘻嘻地说道。


 “呸,呸,呸,闭上你的乌鸦嘴,老子千年百岁。就算老子真的死了,也不便宜你。”朱丹直呼霉气。


 邋遢僧笑嘻嘻地说道:“施主,话不可这样说,反正人都死了,便宜别人,不如便宜我,人终究是要一死,就算是远古大帝都终逃不过一死,小僧好歹也为你收尸敛骨……”


 “滚!死秃驴,一定是老子今天上茅房没有洗手,尽遇你这种霉气之人。”朱丹脸不由直发黑,没有好脾气地说道。


 “好,好,好不说这话,不说这话。”邋遢僧笑着说道,然后直瞅着朱丹脖子上所佩戴着的玉佩,笑着说道:“施主,我们相见就是有缘,既然有缘,我们化个缘,不如施主你这玉佩卖给我吧。”说着,他瞅着朱丹脖子上的玉佩直打量。


 “秃驴,你胡搅蛮缠半天,不会是打我这玉佩主意吗?”朱丹不由为之一怔,瞅着邋遢僧。


 “非也,非也,小僧只是想和施主化个缘,结个善缘,以后好相见。”邋遢僧笑着说道。


 朱丹见这和尚有些怪异,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动,这玉佩是朱丹一直佩戴着的,从记忆中得知,这玉佩是他们家传的,这玉佩似乎是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我这玉佩可是宝物,秃骇,你可真有眼光,我们结个善缘也不是不可以,这样吧,我先考考你的眼力,你可知道我这玉佩的神奇之处。”朱丹心里面一转,有了主意,说道。


 见朱丹神态,听朱丹的话,邋遢僧双目不由为之一亮,笑着说道:“好说,好说,小僧见过宝物无数,就你这玉佩有些拿捏不准,一时间,小僧也不敢说他有何奇处,如果施主愿结个善缘,小僧倒有几个小宝物与施主换上一换。”


 朱丹不完全信这和尚的话,这和尚,说话有些不尽不实,他目光一转,说道:“没问道,我这个人最爱结善缘,这样吧,我听说,这世界上有极道之兵,可开山劈地,我这玉佩,就与你换一件极道兵器。”


 极道兵器,是远古大帝所铸造的兵器,威力绝伦,一斩之下,任你是何等的大能,都是灰飞烟灭,这是朱丹从肉身的记忆中了解到的。


 邋遢僧像被蛇蝎咬了一口,后退了一步,说道:“施主这也太狠了吧,极道之兵小僧都还没有见过呢,施主若是没诚言结个善缘,也若坑小僧这样的老实人。”


 朱丹翻了一下白眼,这和尚是老实人的话,那么天下就没有老实人了,他没好气地说道:“不结善缘就拉倒”


 “好,好,买卖不成仁义在,小僧可是万里而来,无处落脚,孤魂野鬼,施主可否赏口饭吃,让小僧挂禅这里。”这个和尚说变就变,口风转得特别的快。


 “没有。”朱丹一口拒绝,这个和尚来历不明,他可不敢留在身边,天知道这和尚是怎么样的人,说道:“如果你再不走,我可要通知虚月宗的人了,小心到时候你被赶得无处可躲。”


 “罢了,罢了,既是如此,小僧走便是。”邋遢僧忙是说道:“不用施主如此大动干戈。呵,呵,呵,买卖不成,仁义在,小僧可是好心提醒一下施主,小僧传闻,神圣体对彩虹天的诅咒可是有一定效果的抵抗,呵,有几个圣地世家的老不死阳寿将进,说不定会进彩虹天,嘿,到时施主可是会成一块肥肉,我倒希望施主好好活下去,等你大成坐化,小僧好给你收尸,让小僧也有机会炼一把极道之兵。”


 “滚——”朱丹被他这么一说,脸都黑了,这个和尚,尽打他的主意。


 “好,好,小僧去也,施主和小僧有缘,他日必会相见。”邋遢僧笑着说道。


 “我们没缘,永不相见。”朱丹黑着脸说道。这个和尚,一见面就咒他死,让朱丹一天的好心情都没了。


 邋遢僧只是嘻嘻一笑,转身就走,临走之后,还望了殿中的那座雕像一眼,然后如同青烟一般消失了。


 见邋遢僧离去的速度,朱丹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凛,这和尚不简单,就算他把“踏雪无痕”练到最高境界,只怕也莫过于此。


 想到邋遢僧临走之时竟还看大殿中的雕像一眼,朱丹不由觉得奇怪,他回来的时候这个和尚也是一直盯着大殿上的雕像看,难道说这雕像有问题不成?但,从以前的记忆中所知,这雕像一直都在这里,好像没什么特殊之处。


 朱丹不由仔细眼前的雕像,雕像所雕刻的是一个人,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虽然只是雕像,但,却隐隐给人一种苍古的霸气,雕像左右两旁分别站着朱雀和麒麟。


 这雕像本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很诡异,不论朱丹是怎么样看,都看不清这雕像的面部,这雕像的面部总是有一种迷离感,云遮雾挡一般,诡异无比。


 朱丹不信邪,不由凝目而视,提起真气,双目精光暴射,向雕像面目望去,朱丹真气大作,目光精堪,一下子眼力强了许多,欲穿过迷离看清雕像的面目一般。


 “哼——”就在这个时候,朱丹胸膛如同被巨锤重重地锤了一下,差点让朱丹吐血,这把朱丹吓了一跳,这雕像十分邪门,朱丹忙是后退一步,不敢再以真气逼视雕像的面目。


 这个时候,朱丹感觉胸膛前的玉佩一片炽热,朱丹不由一凛,握了握玉佩,玉佩的炽热这才慢慢的凉了下来。


 朱丹这个时候才明白,他这玉佩果然是有些门道,更有门道的是大殿这座雕像,难怪邋遢僧一直留心它。


 朱丹不由好奇,走上前去,仔细观察雕像的身体,朱丹这个时候才发现,雕像身上有不少油腻的手印,原来邋遢僧早就研究过这雕像了,这里布满了他沾满油污的手印。


 朱丹也不由伸手去推这雕像,奇怪的是,这雕像竟然如同生了根一样,任由朱丹用多大的力去推,这雕像依然是纹丝不动。


 而且,朱丹运起“铁沙掌”去削它,竟然不留半丝痕迹,这让朱丹惊讶无比,他现在铁沙掌有所小成,就算是钢铁,被他重重削上一掌,都会被削断,但,这雕像却丝毫不损。


 朱丹研究了大半天,没研究出什么来,最后只好放弃,但,他敢肯定,这雕像很邪门。


 不过,邋遢僧自从那晚上出现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朱丹在朱雀峰上也没有其他人前来打扰,他一心修练老神偷所传授的武功,进步极快。


 朱丹每天基本上是起来都是往瀑布那边跑,苦练武功,他必须下够苦功,他曾向郑世昌说过,五年之内,他要取郑世昌的人头,所以,想干掉郑世昌,甚至干掉龙剑君,都必须先壮大自己。


 一眨眼间,朱丹来到这个世界就己半年,这半年来朱丹一直苦练不辍,现在他已经打通了手少阴心经,如果他再打通手太阴肺经,第一境界的“铜筋铁骨”的满贯层就能练成了。


 现在他是打通了十二正经的五条正经,童子功也练到了第五层,如此神速,连朱丹也不敢相信。


 “去——”朱丹依然在瀑布边练功,他沉喝一声,衣袖一卷,衣袖如同利刃一般,切过了眼前的大树,听到哗啦声响起,大树被一切而断,朱丹哼了一声,身起如鹘,双袖直贯而出,狂罩而下,狂风大作,重重地击于石壁之上,听到“轰”的一声,碎石飞溅,坚硬的石壁被击出来一个小坑。


 最后,朱丹衣袖一卷,收起了真气,环视了一下四周的战绩,朱丹依然还不是十分满意,他现在练的是“少林破衲功”,此功最讲究是把阳刚之后化为柔劲,做到震断筋骨而不上皮,切金如切豆腐,他还没有练到这一境界。


 朱丹清楚,这个世界上的兵器宝器十分厉害,而且金精之气所炼祭的兵器完全克制普通金属兵器,削铁如泥,所以,他必须练其他克制兵器的武功。


 尽管朱丹不是很满,但,他也知道练功讲究循序渐进,更何况,他走的是修仙道路,更加要把基础打实,否则,一步差错,就有可能让自己走火入魔。


 朱丹收了衣袖,开始练铁沙掌,朱丹所练的铁沙掌,可不是普通的铁沙掌,而是少林的铁沙掌。


 少林的铁沙掌和普通的铁沙掌是有所不同,刚开始的时候,练铁沙掌也是把手插入煮熟的铁沙中去练,刚练的时候,运功之时,双手如铁色。


 但,更精进一层之时,双手白如石,这个时候,就是双手削钢,把厚厚的钢铁块一层又一层地削成铁粉,不单是把手掌练成硬如钢铁,而且还要练成利如宝刃。这或者能克兵器。


 当练到最高境界的时候,运功时,双手看不出任何异样。


 “小子,我先传你一门逃命功夫,你在这个世界,不见得安全,我想了再想,先保命为紧,所以,决定先传你这门功夫。”当朱丹练完铁沙掌的时候,大禹鼎内传来老神偷的声音。


 “什么功夫?”朱丹精神一振,忙是问道。


 “八步追蝉。”老神偷的声音响起。


 “八步追蝉?这算是什么保命功夫,以前五虎断门刀也有‘八步追蝉’这一门轻功。”朱丹听到这话,不由为之失望。


 “小子,你知道个屁!我这‘八步追蝉’不是五虎断门刀那种不入流的轻功所能相比的,这里的‘蝉’指的是‘天蝉’,一飞千里。这可是天山派最绝顶的轻功,这‘八步追蝉’一施展起来,一口气踏出八步,一步就是八十里,八步就是六百四十里。”老神偷没好气地说道。


 “一步八十里?”朱丹不由为之咋舌,失声说道:“这不是传说中的缩地千里吗?”


 “可以这样理解,不过,武林中能把轻功练到这种境界的人,历代来没有几个,老夫便是其中一个。不过,以你现在的功力,不适合用这种轻功,因为太耗真气了,以你现在这五层童子功,你能踏出两步就不错了。这种轻功,本来应该达到三花盖顶的时候才能用,但,为了给你保命,我只好提前了。万不得己,你可千万别乱用,一旦你施出了,以你现在的实力,基本上是能把你所有的真气耗光,如果到时你还没逃掉,只怕你连动手指的力量都没有,到时候,你就任由宰杀。就算是天山派的掌门,最多也只能跨出八步。”老神偷说道。


 “那你当年能跨多少步?”朱丹不由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上代魔教教主追我的时候,我刚练到诛心灭魔的境界,当时魔教教主已经是号称天下第一,把魔功练到第十一层,他以解体之法燃尽真气追杀我,我施出‘八步追蝉’一共踏出千步,从北漠逃到了暹罗国,把魔教教主甩掉,最后魔教教主耗尽功力而亡。”老神偷说道。


 “老神偷,你真有那么厉害吗?我听说,上代魔教教主,可是天纵奇才,一代雄主,放眼天下,无人能敌。”朱丹不由怀疑说道。


 “呸,魔教教主算得了什么,那都是一群俗人,当年魔教教最多也就是三花盖顶的境界,与我比,还差一大截距离。我老神偷只是偷了他们魔教至宝,懒得跟他们一较计量而己,哼,否则,我杀了魔教教主也不算难事。”老神偷自傲无比地说道。


 朱丹不由觉得老神偷有些变态,不过,幸好这老家伙也是一直醉心于成仙,根本就没想过称霸武林,不然真的没有能制住他。


 “好了,不说这些往事,我先传你‘八步追蝉’,切记,此功不可轻用。”老神偷说道。


 眨眼之间,又过了两个月,朱丹已经是练到了“铜筋铁骨”境界的圆通层,不过,相比起前面两个层次来,这一层更加难练,要打通十二正经的其他六正经,难度更大,尽管是如此,朱丹还是十分有信心,毕竟,一年不到,他把童子功练到第六层,可以说是前无古人。


 这天朱丹收功回去之时,他家里来了一个人,这人不是别人,是朱丹的师兄,也就是路小箭。


 路小箭和朱丹的感情一向都不错,师兄弟也一向很团结。


 路小箭长得并不俊,但,却有一股开朗气息,他有一个特点,就是双掌巨大,手臂很长,身材也高大。这和他名字中有一个“小”字很不相配。


 “朱师弟,你可好?”见到朱丹,路小箭露出灿烂的笑容,与朱丹勾肩搭背。


 虽然朱丹不是以前的朱丹,但,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和其他人如此亲热,而且路小箭是真诚的,他心里面不由为之一暖,事实上,在虚月宗还是有人关心他的。


 “师兄,我很好。”朱丹忙是说道。


 路小箭拍了一下朱丹的肩膀,说道:“兄弟,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就说出来,师兄给你作主,谁敢欺负你,我去狠揍他一顿!”


 “呵,师兄,不用了,我很好。”朱丹忙是说道,虽然说他和郑世昌这些人有仇,但是,他不想借别人的手,他想亲自干掉他们。


 “兄弟,我们还分生什么,我知道你心里面不好过,不痛快就别憋着。”路小箭忙是说道。


 “真的,师兄,我很好。”朱丹认真地说道。


 “那好,你很好就行。”路小箭不提朱丹兵魂被废之事,怕又提起他的伤心事,就笑着说道:“师兄说你最近一直躲在山上,我怕你是憋坏了,走,我出你去外面走走,出去透透气。”


 “师兄,不用了,师兄你也是刚回来,先休息吧。”朱丹从周佑口中知道,路小箭被派出去执行任务了。


 新书不容易,大家投票支持呀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