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三百九十二章灭绝斩

第三百九十二章灭绝斩


 朱丹已经达到了宗师境界,这个消息一传出去,可以说是平地惊雷,一石惊起千层浪,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惊悚。


 达到了宗师境界,就算是老古董,也要退避三舍。


 这不得不让许多老一辈强者感叹:“长河大浪,后浪推前浪!”遥想当年,朱丹只不过是无名小辈而己,在那个时候,莫说是老古董,就算是一位顶绝大能,要杀死朱丹,那也如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现在朱丹已经是问鼎天下,当年的顶绝大能、圣主皇主,在他手中,宛如一只蚁蝼,这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其中的落差变化可想而知了。


 在当年,多少大教古派是辇着朱丹而逃,在那个时候,朱丹如同丧家之犬,被追杀得满天下逃窜,现在倒好,他反而过血洗轩辕世家,大战天下!


 朱丹当年还活着的仇人,一想到朱丹已经达到了宗师境界,都不由打了个哆嗦,夙夜不眠,现在这些仇人,都只能是夹着尾巴,乖乖做人,根本就不敢再去招惹朱丹。


 “朱丹达到宗师境界已经算不什么谈资了,最让人吃惊的是,朱丹在轩辕世家,斩了两位金银古族的强者。他达到宗师境界,已经无视天下了。”有人说出这样的话来。


 事实上,说出这样话的人,其心可诛,这话是大有深意,恨不得为朱丹拉上更多的仇人。


 “当着天下人的面斩了两位金银古族的强者?”有人听到这消息,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他是疯了不成,连古族都敢惹!”


 “如果他不敢惹,他就不是朱丹了,这小子一向来都是无法无天,还是无名小辈的时候,他就敢斩轩辕世家、大道魔地、朱雀门等等大教古派、圣地世家的弟子了。无法无天,这才是朱丹的个性。”有人说道。


 也有修士感到不可思议,说道:“朱丹这是自寻死路呀。现在多少大教古派都不敢去惹古族。古族降临,未来有可能是无人能敌,不放古族还有远古圣人活着,遇到古族许多圣地世家都退避三舍,朱丹竟然敢斩金银古族的强者。这是活得不耐烦了。”


 古族回归。镇慑天下,大教古派都不愿意去惹他们,以免招来杀身之祸、灭门之灾。现在朱丹倒好,竟然敢杀金银古族的强者。这简直就是挑衅古族!


 “嘿,也好,让古族治治他,免得他是无法无天,自认为天下无敌。”有人则是冷笑地说道。


 朱丹斩了金银古族这件事。有人有意无意地加大宣传,有意无意地让更多的人知道,其中不乏有加油添醋的夸张说法,唯恐天下不知一样。


 事实上,在暗地里,不少人是希望古族找上朱丹,以灭了朱丹。特别是朱丹的仇人,恨不得让古族立即杀了朱丹,朱丹活着一天。他们心里面就不踏实。


 更何况,朱丹若是死了,许多大教古派的年轻一代仙苗天才,就少了一个难于跨越的障碍,如此一来。朱丹斩了金银古族这事,被许多人添油加醋传了出去。


 对于外面的风风雨雨,朱丹根本就不加于理会,他当然知道一些人的用心。有人是借古族之手铲除他。就算是如此,朱丹也懒得去理会。这样的事情,说不清道不明,更何况朱丹也没有去澄清此事的想法。


 对于朱丹来说,只有自己强大了,一切事情都会平息下来,拳头才是真理!


 不过,古族还没有找上朱丹,却另有其人找上朱丹了,这一天,宗小白对朱丹说道:“外面有人要见你。”


 “谁?”朱丹不由问道,古族如果要找他,不可能如此客气斯文。


 “大道魔地传人,柳迎风。”宗小白说道。


 听到宗小白的话,朱丹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冷气,想到了以前的约定,当年柳迎风说过,等自己达到宗师境界,必斩自己!


 朱丹在山门之外见到了柳迎风,好几年过去,柳迎风还是没有变,依然是朴素平淡,依然是古井不波。


 天下人只知道有姬骁鹏,有轩辕少,朱丹清楚,姬骁鹏也好,轩辕少也罢,都不是这个时代最强的人。


 若论年轻一代强者,眼前的柳迎风肯定是其中之一,柳迎风虽然是大道魔地的传人,但是,近些年来,越来越低调,外界根本就没有她的消息,她低调到让世人都快忘记了这么一号人物。


 灭绝斩,魔帝所遗下帝学中最强最难修练的帝学,当然,此帝学也恐怖绝伦。


 柳迎风所修便是大道魔地最难修练最恐怖的帝学“灭绝斩”,修练这种帝学,能斩去自己的一切,所以,此时的柳迎风看起来,那是遗世**,出尘世外,朴素归真。


 柳迎风依然是垂首闭目,依然是不睁开双眼看这片天地,但,朱丹知道,那怕是柳迎风闭着双眼,她也一样能看到这个世界。或者说,这个世界就在她的心中。


 “柳姑娘,久违了。”见到柳迎风,朱丹寒暄地说道。


 不过,柳迎风绝对不是一个跟人哆嗦的人,也未跟朱丹寒暄,说道:“月圆之夜,巫山残脉,不见不散,至死方休!”说完,转身就走。


 “喂,喂,喂,柳姑娘。”朱丹自己傻了一下,回过神来,忙是要叫住柳迎风,而柳迎风理都不理,飘然而去。


 朱丹苦笑了一下,这还真是够有个性,约战他人,也不管别人同不同意,约定时间地点之后,转身就走。


 对于柳迎风的约战,朱丹不得不去,不论柳迎风有多强大,他都不是一个临战而逃的人,所以,就算柳迎风是天下无敌,他也一样要去赴约。


 “大哥,你非去不可?”宗怜雪不由为朱丹担忧。


 朱丹点头,说道:“既然是人家约战,我总不能怯战,不然,传出去,让人笑话。更何况,大哥也不是怯战之人。”


 宗怜雪担忧地说道:“我听堂哥说,柳迎风深不可测,甚至已经达到宗师境界,不会比大哥弱。你若是去应战。只怕不是你死。便是她亡。”


 “放心,我会活着回来。”朱丹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螓首说道。


 朱丹他与柳迎风一战,是私下间的约战,外人并不知道。朱丹也没有宗怜雪去观战,独身一人前往。


 巫山残脉,乃是东黎中部无尽苍莽山野中的一个古战场,传闻这里曾是生机勃勃,后来。在这个地方发生过几场大战役,从此之后,便成了古战场,许多山脉被打断,无数山峰被打碎,这片天地,深渊如海,断峰残岭如岛屿一样星罗密布。


 这个场战役,没有任何观众。只有的朱丹与柳迎风两个人,朱丹连身边最亲近的宗怜雪也没有带来。


 准时赴约,柳迎风也没有带任何人而来,大道魔地的一个弟子都没有出现。


 在这个暗晦的古战场之上,只有朱丹与柳迎风。除此之外,再也无第三者。


 柳迎风还是柳迎风,遗世**,出尘世外。她依然是垂首闭目,没有睁开眼睛看一看这个世界。


 “你有什么遗言!”柳迎风的声音很平淡。既没有踞傲,也没有狂妄,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一般。


 朱丹笑了笑,说道:“我的遗言就是——我不想死!”朱丹也没有狂妄,也没有踞傲,柳迎风与他的其他敌人完全不同。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柳迎风平淡地说道。似乎生死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情。


 朱丹望着柳迎风,说道:“说实在,柳姑娘,我有点不明白,为何非要你死我亡?好像你我之间,没有太多的深仇大恨。”


 柳迎风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她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这算不算我与大道之间的恩怨仇恨?”朱丹见柳迎风并没有回答,继续问道。


 柳迎风平静地说道:“此事与大道魔地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你我之间的事。”


 朱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道:“那我就更不明白了,如果是说这是我与大道魔地的恩怨仇恨,那还说得过去,毕竟,我是杀了不少大道魔地的弟子,你身为大道魔地的传人,找我报仇也正常。但,你却说这不是我与大道魔地之间的恩怨仇恨,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我朱丹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柳姑娘吧?”朱丹细细想了一遍,他与柳迎风之间,好像真的没有什么恩怨仇恨,不由说道:“如果真的要说起以前的事,我没记错的话,当年你我之间合作还算是愉快,我朱丹也未得罪柳姑娘,这何来仇恨?”


 这是朱丹一直搞不明白的事情,搞不明白为何柳迎风一直欲杀他。


 柳迎风垂首闭目,并没有回答朱丹这个问题,静静地站在那里。


 朱丹坦诚地望着柳迎风,认真地说道:“柳姑娘,我朱丹并不惧战,也不怕战伐,就算是战死,我朱丹都无所畏惧。但,我们之间一战,总要说个明白吧?如果是莫名其妙而战,莫名其妙战死,我朱丹不会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一战而战。如果柳姑娘不说个明白,我朱丹今日拒战。就算我朱丹战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


 朱丹说出这番话,铿锵有力,他的态度绝对没有回旋的余地。


 柳迎风轻轻地站在那里,风轻轻地吹拂着,柳迎风垂首闭目,没有说话,朱丹也静静站着,朱丹在等待,等柳迎风的回答,他有这个耐心等下去。


 “我修修‘灭绝斩’。”最终,柳迎风态度有所松动,开口说话。


 朱丹点头说道:“此时我知道,柳姑娘所修的乃是‘天魔大灭绝’中最巅峰帝学‘灭绝斩’,这种绝学朱丹也有所耳闻,号称大道魔地第一帝学。”


 “‘灭绝斩’未成之时,不睁眼看世界。”柳迎风平静地说道,她似乎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与她没有关系一样,说道:“我自幼修练此学,自幼闭目,不观世界,不识五色。”


 “这事我也有所耳闻。”朱丹点头说道。这件事,以前大肥猫与胖和尚就说过,大肥猫曾经说过。如果柳迎风睁开双眼看世界的话,那就不得了,她修练成“灭绝斩”,就可以睁开看世界,到了那一地步。柳迎风的道行是惊天动地。天下难有敌手。虽然不能证帝,但也能封圣。


 “但,我睁眼了,而且。失去了初光之华、初世之情。”最后,柳迎风缓缓地说道。


 “呃——”朱丹苦笑了一下,说道:“柳姑娘睁眼了,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第一眼看的便是你,而且失去两道眸光!”柳迎风平静地说道。静静地站在那里。


 “第一眼看我?”朱丹他自己都为之傻眼,不敢相信,说道:“柳姑娘,这不可能吧,我认识你到现在,好像我从来没见过睁过双眼,你什么时候看过我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年你曾展过一次世界,佛光万丈,罗汉菩提绰绰而现。一方净土隐隐,便是那个时候。”柳迎风徐徐地说道。


 “有这样的事情?”朱丹呆了呆,细细地想,朱丹绞尽脑汁,搜肠刮肚。仔细地回忆,现在被柳迎风这样一提起,朱丹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档事,不过。他当时是没怎么注意,但。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哦,我有点印象了,后来我感觉到我心里面有变异,好像有东西钻进我的体内,后来我施出了第十三层的‘龙象般若功’,展开西方极乐世界,把那东西炼化了。”


 朱丹终于想起这件事情了,当时他还以为有人窥视自己,没有想到,竟然是这么一回事。


 “那是两道眸光,一道是初光之华,一道是初世之情。”柳迎风徐徐地说道。


 朱丹摊了摊手,苦笑地说道:“那我只有说是抱歉了,这两道眸光只怕我已经把它炼化了,没办法把它还给你了。”


 “只要你在,它们便在。”柳迎风徐徐地说道。


 “呃,它们还在?”朱丹怔了一下,不由为之意外,他记得,这东西已经被他炼化了,他还记得,当时有一种异样的暖流流入他的心中。


 “它在你心里面的世界之中,在你的异象世界之中。”柳迎风平淡地说道。


 朱丹喃喃地说道:“这么说来,它是在西方极乐大千世界之中了!”“龙象般若功”第十三层之后,便高深莫测,特别是他展开的极西极乐大千世界更是无穷无尽,似乎是一个广袤无边的世界一样。


 这些年来,朱丹道行精进,已经非昔日吴下阿蒙,朱丹曾几次探试自己展开的西方极乐大千世界,但,都没有太多的收获,因为他展开的西方极乐大千世界实在是太大了,他自己探入其中,几次都迷失在那阵阵佛乐之中。


 “没错。”柳迎风说道。


 朱丹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柳姑娘,虽然说,你的初光之华与初世之情两道眸光在我这里,这一定要杀我朱丹吗?”


 柳迎风静静地站着,垂首闭目,没有说话。也不在道是过了多久,柳迎风才静静地说道:“我只差一步,便能斩道成王,我斩却六情六欲,却有一情不在我这里,我少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朱丹不由为之一怔,问道。


 柳迎风沉默了一下,说道:“情丝,七情六欲的其中一情,我的初世之情那一道眸光在你那里,情丝在你心里面!”


 “你的情丝在我心里面?”朱丹他自己一下子都不由傻了,这样的事情,他第一次听到,听起来有些荒谬,却是真的。


 “在你心里面的世界。”柳迎风平静地说道。


 “西方极乐大千世界。”朱丹明白了,说道:“所以,你是要斩我,取回你的初世之情那一道眸光?”


 “不取回也行,斩了你,就等于斩了这一道眸光。斩却七情六欲,我当能斩道成王!”柳迎风说道。


 朱丹他一时之间,不由为之傻了,好一会儿说道:“这么说来,是你警告咸冰锋不向我出手了?”


 “你只能死在我手中。”柳迎风平静地说道。


 朱丹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柳姑娘要斩我,我能想得通,毕竟柳姑娘要斩七情六欲,斩道成王。但,我奇怪的是,在此之前,柳姑娘一直都有机会出手,为何柳姑娘没有出手呢?”


 柳迎风静静地站着,没有说话,风轻轻地吹,过了盏杯功夫,柳迎风说道:“斩你便是斩我,你以前太弱,不足为我对手,若是在那时斩你,必不能斩尽七情六欲。我在等,等你强大,也是在等眸光成熟,你现在道行与我相若,你心中的那一道眸光已经成熟,斩了你,便能斩尽我的情丝!”


 “我明白了,我比较倒霉,正确地说,我是你那一道眸光的宿主。”朱丹自嘲地笑了一下,说道。


 “你有实力,也可斩我。”柳迎风平静地说道。


 “这倒公平,你我道行相若,谁列谁活,这就要看本事了。”朱丹喃喃地说道。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