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三百六十章帝骨书签

第三百六十章帝骨书签


 “你跑出来了,可查明了谁出钱买杀手?”朱丹瞅了一眼神棍道,说道。


 “嘿,嘿,大爷,当然是查清了,大爷肯出钱,真相就会大白。”神棍道嘿嘿地一笑,贼眉鼠眼,双目发亮,瞅着朱丹,一副要钱不要命的模样。


 朱丹二话没说,就拿出神华,递给神棍道。然而,神棍道未接,瞅着朱丹,嘿嘿地笑着说道:“嘻,嘻,爷,你好歹也是寻龙天师,小道相信爷你是出手阔绰的爷。”


 “这么贪财,你还不如去抢算了。”韦锁没有好气地瞪了神棍道一眼,说道。


 神棍道摇头晃脑地说道:“非也,非也,黑兄此话差矣,俗话说得好,盗亦有道,何况是小道。小道乃是做小本买卖的正经人,不会做那种偷蒙拐骗之事!”


 “我不姓黑!”韦锁不由瞪眼睛吹胡子!这话简直就是暗损他。他韦锁在帝城的时候,没少干招摇撞骗之事。


 “嘿,嘿,小道没其他的意思,只是打个比方而己。”神棍道嘿嘿地笑着说道。


 韦锁很不爽地哼了一声,而神棍道则是一阵贼兮兮贱笑。


 朱丹取出神华,一块一块地码在神棍道的面前,看到这一块一块的神华,神棍道直流口水,哗啦啦的,流得一地都是。


 “这够了吧?”朱丹把码在神棍道面前的神华推了过去,望着神棍道说道。


 “嘻,嘻,嘻,爷不愧是天下地上、举世无双、绝代千秋、无人能比的最帅最酷的寻龙天师。”神棍道大拍朱丹的马屁,但,一双手没停着,三五下把码放在他面前的神华收入怀里,然后是十分满足地摸了摸肚子,好像是饕餮吃饱了一样满足!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朱丹瞅着神棍道说道。


 神棍道笑嘻嘻地说道:“告诉爷,但爷可别对外说。这消息是小道传出去的,否则,就算雇主不找小道麻烦,只怕彩凤杀手王朝也要找小道的麻烦。”


 “你真啰嗦,快点说。”韦锁没有耐心地说道。


 神棍道望着朱丹。神色认真。说道:“小道已查出,雇主是天魔圣宗的巨子咸冰锋!”


 “你开什么玩笑!”朱丹瞅着神棍道,说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神棍道严肃,说道:“爷。小道乃是买卖人,没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会跟你做买卖。这是明码标价的买卖,这样的买卖是货真价实,小道不会拿假消息糊弄爷你!”


 “这就奇怪了。咸冰锋乃是天魔圣宗的巨子,虽然他这几年未出手,但,道行绝对不弱,他要杀我,何需买凶。就算他不动手,天魔圣宗也有人代劳。”朱丹见神棍道不像是说谎,但,想不通。咸冰锋要杀他,根本不用向彩凤杀手王朝买凶。


 韦锁也点头说道:“我兄弟说得没错,咸冰锋要杀我兄弟,根本就不用买凶。咸冰锋现在的威名虽然远不如姬骁鹏,但是。楚生他们两个曾与咸冰锋交过几次手,他绝对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他绝对是属于那种深藏不露的人,说不定。他比姬骁鹏还要强。”


 “爷出手阔绰,小道不妨再给爷透露一个消息。”神棍道瞅了朱丹一眼。说道:“此事只怕与大道魔地传人柳迎风有关,传闻当年两派联姻,但,最终未成。小道听到一些消息,柳迎风欲亲手斩你,她曾警告咸冰锋,不得对你出手!”


 “这不可能吧。”朱丹一怔,说道。他与柳迎风合作过,柳迎风是那种言出法随之人,朱丹不会怀疑柳迎风的信用。


 但,很快,朱丹想到了一件事,当年在悬台的时候,有一次柳迎风突然想取他的性命,虽然,后来只是认为一场误会,但,现在又仔细想起来,其中有玄妙!


 朱丹想不明白,柳迎风为什么想杀自己,而且是要亲手杀自己!


 “嘿,兄弟,你不会是与大道魔地传人柳迎风那个冷美人有一腿吧,咸冰锋因此嫉妒,所以买凶杀你。”韦锁望着朱丹,嘿嘿地笑着说道。挤眉弄眼,神态暧昧。


 “腿你的大头鬼!”朱丹没有好气给了韦锁一个爆栗,韦锁急忙缩了头颅。


 神棍道看了看朱丹,说道:“这个,小道或者能猜得了一点。这可能与柳迎风修练‘灭绝斩’有一定关系。嘻,当然了,以上消息,多属于道听途说、或个人猜测,不敢说百分之百是真的,所以,小道就不收爷的钱了。”


 朱丹不由沉吟,如果此事真的与柳迎风有关,咸冰锋买凶杀他,他还是能想得通,但,柳迎风为何要杀他呢?这让他有些想不通。


 “嘻,嘻,爷,有一桩买卖,不知道爷有没有兴趣。”神棍道笑嘻嘻地说道。


 朱丹不由瞅了神棍道一眼,说道:“什么买卖?”


 “嘻,小道给爷做这一桩买卖,有点意外收获,彩凤杀手王朝在东黎的神秘据点,小道是知道七七八八,这件事,只怕除了小道,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摸清彩凤杀手王朝的据点。嘻,嘻,如果爷你想报仇,小道可以把这些据点的情况告诉爷,爷你一祸把他们端了。小道不收爷你任何费用。”神棍道笑嘻嘻地说道。


 韦锁不屑地瞅了神棍道一眼,说道:“死道士,你这是想借刀杀人吧,哼,你是怕彩凤杀手王朝找你的茬,所以才怂恿我兄弟去干这事!你这是把我兄弟往火坑里推,彩凤杀手王朝就算远不如当年,但,实力也不容小觑,端掉他们的据点,谈何容易。”


 “嘻,爷一个人是不行,嘻,嘻,但是,有四剑神王在,端掉彩凤杀手王朝据点,不是难事。”神棍道贼笑地说道。


 朱丹凝目望着神棍道,说道:“你这是在打歪主意。”


 神棍道笑嘻嘻地说道:“爷,话不能这样说,彩凤杀手王朝竟然选在宗家杀人,并宣扬他们杀手王朝开张接收生意之事,那就是等于挑衅四剑神王,目中无人,不把四剑神王放在眼里。”


 “说了一大堆。你还是想拉神王下水。”朱丹瞅着神棍道说道。


 “嘻,嘻,话不能这样说……”神棍道嘿嘿地笑着说道。


 “他说得在理。”就在神棍道话还没有落下的时候,另一个声音接着说道,平静的声音很有韵味。


 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剑神王已经站在月色之下。他突然出现,把韦锁他们吓了一跳,神棍道更是做贼心虚,脸色不由大变。


 “神王!”韦锁这么嚣张的人见到四剑神王都忙是拜了拜。


 四剑神王如流水一样的目光落在了神棍道的身上。就算神棍道有千百万种手段,此时也只能默默地站在那里,四剑神王那如流水的目光,好像能把他看透一样。


 “你的遁行神藏之术,可谓是一流中的一流。当今天下,懂此术的人,很少。”四剑神王平静地对神棍道说道。


 神棍道一向精似鬼,但是,此时乖乖地站在那里,很诚实站在那里,说道:“呵,呵,呵。晚辈,呵,呵,晚辈手中没宗家邀请柬,呵。呵,呵,呵,只好斗胆进来看看。”


 “年轻人勇气可嘉。”四剑神王又看了神棍道一眼。说道:“你的遁行神藏之术,我知道有一个人会。但。见你道行,与他不是同宗。”说着,又看了看神棍道一眼。


 “你是来自西漠是吧,你师父还好吧?”最后四剑神王的目光落在神棍道头发上的那根发钗之上。


 听到四剑神王的话,神棍道不由为之一震,老实地说道:“神王目光如炬,晚辈还是隐不过神王的双目。”


 “是你头上的发钗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四剑神王平静地说道:“炀纣帝的帝骨书签曾流落于佛山,看来,这是真的。”


 神棍道不由摸了摸自己头顶上的头钗,苦笑了一下,说道:“原来是如此。”


 而听到四剑神王的话,朱丹与韦锁不由为之一震,都唰的一声,齐望向神棍道头顶上的那根白骨头钗。


 神棍道头顶上一直都有这么一根头钗,但是,朱丹他们从来都没有注意过,这一根头钗怎么看起来都是一把普通的头钗而己,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头钗竟然是一把帝兵!


 炀纣帝的极道之兵有两部分,人皮签!人皮书传闻乃是以不灭神皇的人皮所炼化而成,而帝骨书签传闻是以准帝的脊骨炼成!


 人皮书在八大王老大无名老人手中,帝骨书签一直下落不明,世人不得而知。


 但,让人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件帝兵竟然在神棍道的手中,而且神棍道竟然把它当着头钗,插在头发上,满世界在跑!若是被人知道,那还得了,这简直不敢想象。


 朱丹这个时候想一些事,以前胖和尚曾向神棍道要帝兵,但是,神棍道拒绝了,这么说来,胖和尚早就知道帝骨书签在神棍道的手中。


 “当年与你师父在佛山一别四千余年,他可好?”四剑神王平静地说道。


 神棍道没敢耍花招,鞠了鞠身,老实地说道:“回神王,师父他老人家安好。晚辈在恩师座前之时,恩师曾不止一次赞神王无上剑道。”


 “当年佛山之时,你师父已证罗汉果。当年一战,实在让人怀念。”四剑神王遥望星空,似乎是能看到天边的故人一样。


 朱丹与韦锁没有说话,当年四剑神王纵横天下,一剑无敌,能成为四剑神王对手的人,都是惊才绝艳之辈,四千年过去,神棍道的师父竟然还活着,可想而知他师父是多么的强大了。


 “恩师说起神王,曾说,当年与神王一战,他老人家输得心服口服。”神棍道恭敬地说道。


 四剑神王笑了笑,往事如烟,没有再提。他对朱丹说道:“丹儿,等大宴之后,我跟我走一趟。小友说得没错,彩凤杀手王朝既然选在宗家宣扬他们开张之日,他们就应该想到后果!”


 说到这里,四剑神王遥远夜空,平静地说道:“有些事,了结一下也好。”话还没有落下,四剑神王消失了,朱丹他们都没有看清楚四剑神王是怎么样离开的。


 “好厉害。不愧是四千年前纵横天下、一剑无敌的四剑神王!”四剑神王走了之后,神棍道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任!


 别看神棍道贼头贼脑,但是,他与胖和尚是一样的人。他们假面之下。是有一颗无法无天的心,但是,就算最无法无天的他,在四剑神王面前。都一样是有着莫大的压力。


 “呵,呵,呵,你们在看什么?”这个时候,朱丹与韦锁两个人都紧紧地盯着神棍道。这让神棍道莫明紧张。


 “嘿,嘿,道士,你的头钗借我用几天怎么样?”韦锁瞅着神棍道头顶上的头钗说道。事实上,这看起来是头钗的东西其实是一件极道之兵,炀纣帝的帝骨书签。


 “呵,呵,爷你说笑了。”神棍道干笑地说道。


 韦锁认真地说道:“不,我一点都没有说笑。人皮签是完整一套的帝兵,若是两件帝兵合一,听说玄妙无双。我大爷有人皮书,正好缺帝骨书签,想看看两件帝兵合一的情况!”


 “呵。呵,呵,无名氏前辈乃是纵横九天、傲立十地的人物,他老人家这样的大人物。不会与小道这样的晚辈抢东西。”神棍道干笑地说道。


 韦锁嘿嘿地笑着说道:“我大爷是不会抢你的帝骨书签,嘿。嘿,嘿,但是,我八爷、七爷、六爷、五爷、四爷……等等,他们就很难说了。嘿,嘿,嘿,假道士,别忘了,我们一家都是土匪出身,其他的本事倒没有,但,说到杀人越货,嘿,嘿,嘿,那是再拿手不过了。”


 “爷,你可别吓小道。”神棍道是惨兮兮地说道。


 朱丹拍了一下韦锁的肩膀,说道:“好了,兄弟,别捉弄他。”说到这里,朱丹瞅着神棍道,说道:“假道士,你与胖和尚是不是师兄弟?”


 “呸,呸,呸,乌鸦嘴,大风吹走。小道我怎么会和那个王八蛋是师兄弟,哼,哼,哼,谁跟他是师兄弟,谁就倒八辈子大霉。”神棍道呸呸地说道。


 朱丹目光一凝,说道:“你师父是和尚吧,我记得,胖和尚好像也是来自西漠!”


 “呵,呵,我师父是真和尚,但是,姓痕的秃驴是个屁和尚,他是个假和尚,你还真以为他剃了个光头,披上袈裟,他就是和尚了。”神棍道说道。


 “他不是和尚,那你也不是道士!”韦锁说道。


 神棍道嘿嘿地笑着说道:“小道也没说自己是哪个道教门派出身呀,嘿,天底下又没有哪条规定不准和尚穿道袍的,你说是不是?”


 朱丹总算明白胖和尚为什么叫神棍道为假道士、而神棍道又叫胖和尚为假和尚了。他们两个人都是假的,神棍道不是道士,胖和尚也不是和尚!


 他们两个人都出身神秘无比,大有来头。就算胖和尚与神棍道不是师兄弟,但,只怕他们两个人都有渊源。


 “嘿,嘿,嘿,爷,你收小弟跟班不?”神棍道瞅着朱丹,嘿嘿地笑着说道:“小道我,嘿,嘿,做你的小递跟班如何?”


 “假道士,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朱丹见神棍道贼眉鼠眼,就说道。


 神棍道嘿嘿地笑着说道:“没别的,嘿,嘿,大爷你做了神王的孙女婿,有大爷你罩着我,以后专职推销木剑,逢人就说,哟,各位爷,大家快来买,这是四剑神王用过的木剑,里面藏有神王的无敌剑式,快来买哟……”


 “滚,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朱丹对这奸商狠狠地踹了一脚,把他踹飞。


 接下几天来,宗家是高朋满座,天下各诸的强者名宿都差不多来齐了,毕竟,为了这一场大宴,宗家早早就邀请天下各派,不论是北穹、西漠、南岭、中洲甚至是东洋的宾客都有充裕的时候赶来宗家参加大宴!


 所以,现在还没有赶到的宾客已经是很少了,随着大宴的日子快到来,宗家是越来越热闹。


 就在近大宴之日,一直没有露面的姬骁鹏也终于出现在宗家了。


 朱雀门在北域,到宗家来并不需要很多的时间,不过,姬骁鹏刚出关,所以他是为数不多来得比较迟的宾客之一!


 “姬骁鹏来了。”姬骁鹏出现在宗家,引得不少人议论。


 来宗家的宾客,都是大人物,有雄霸一方的圣主皇主,也有千年不出世的老古董,至于像虞战天这样的人物,那就更不用说了。


 不过,这两年来,姬骁鹏风头太健了,威名远扬,甚至被人认为是东黎年轻一代无敌,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很多人都认为姬骁鹏代表着东黎年轻一代!


 所以,姬骁鹏出现在宗家的时候,引得不少人注意。更多的人都不由想起了姬骁鹏与朱丹的一场约战。


 一时之间,宗家不少人都在讨论朱丹与姬骁鹏之间的一战,可以说,他们将来的一战,是很引人注目!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