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三百五十四章四剑神王

第三百五十四章四剑神王


 朱丹目送着沈依真离去,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喂,兄弟,你也用不着如此多情吧,人都走了这么远了,你还回不过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韦锁站在朱丹的身边,用手肘顶了一下朱丹的肋部。


 朱丹翻了他一眼,不理会这个大嘴巴。


 朱丹他们一行人继续浏览宗家美景,不觉之间,朱丹与宗怜雪落后韦锁他们好一段距离。


 “沈姑娘也是虚月宗的?”宗怜雪盈盈秀目望着朱丹。


 朱丹默默地点了点头,最后说道:“是的,与我同出一门,算是从小一同长大。”这一次再见到沈依真,勾起了朱丹许多的回忆与感慨。


 “听说,你与沈姑娘有婚约?”宗怜雪瞄了朱丹一眼,粉脸有淡淡薄晕,最后低声轻问。


 朱丹听到这话,不由为之一怔,看了宗怜雪一眼,宗怜雪不敢与他双目相对,低垂首。朱丹也没有想到宗怜雪会知道这事。


 对于这个问题,朱丹还是点了点头,坦白地说道:“是的,那是很久的事情了,是父母之约,不过,后来此事已经作罢了,她爷爷悔了这桩娘婚事,我是答应了。”说到这里,朱丹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今天再回顾当年,朱丹并不怪虚月宗宗主,毕竟,在那样的情况之下,谁都会反悔。当时,他兵魂被毁,可以说是废人一个,一辈子都基本上没机会踏上修道之路,一个修士,一个凡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说,当年虚月宗主反悔这宗婚约也是正常之事。


 “那是她没那福气,你总有一天,会站在东黎巅峰。”宗怜雪轻轻地说道,她音很小,但是,很柔。


 “未来的事,谁会知道,当年她爷爷做这样的选择,也不是错。”朱丹苦笑了一下,望着宗怜雪,说道:“多谢你的鼓励,能不能站在东黎巅峰我是不知道,但,大道漫漫,我会努力前行。”


 宗怜雪低下头,露出笑容,独自享受这个笑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宗怜雪轻轻地咬了咬朱唇,低声问道:“你和沈姑娘,你还会怀念回忆吗?”说到这里,宗怜雪的声音低如蚊纳,好像只有她自己能听得到一样,姑娘家的脸儿通红。


 朱丹愣了一下,看了看宗怜雪,好不容易缓过神来,最后,轻轻地叹息,说道:“往事如烟,大道漫漫,我只是一个踌躇前行的独行者,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


 而就在朱丹与宗怜雪说话之时,走在前面的韦锁对楚生与秦守他们挤眉弄眼,暧昧无比地低声说道:“嘿,有戏了,嘿,嘿,我们兄弟的浪子之心,说不定是被套牢了。”


 暴雕他们三个人都不由露出笑容,他们也是乐观其成。


 “哼,谁说我大哥哥一定会喜欢雪姐姐!”小敏,也就是尧语敏咪了咪秀目,脸儿红扑扑的,不服气地说道。


 “丫头,嘿,不用你大哥哥喜欢,姑娘家喜欢你大哥哥就行了。”韦锁笑嘻嘻地说道。


 小敏不服气,哼声说道:“我大哥哥不是那样的人!”


 韦锁他们四个人相视了一笑,这让小敏是鼓着梆腮子,很不服气。


 “哟,骚包,实在是少见呀,竟然跑到这里来谈情说爱了。”就在朱丹他们一行漫漫而行之时,韦锁他们几个损友故意让朱丹与宗怜雪独处,就在他们乐见其成的时候,一个火辣辣的声音响起。


 大家抬头一看,只见虞梦灵迤逦而来,她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一人,这人朱丹他们熟悉得很,就是——老爹!


 “丫头!”虞梦灵到这里,朱丹也不由为之意外。然后忙是上前,拜见老爹,老爹轻轻地点了点头,不作声,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喂,虞丫头,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韦锁对虞梦灵说道。他们三个人曾经是生死同共,出生入死,交情很好。


 “怎么,你这个骗子能来得,本姑娘就来不得?”别看虞梦灵长得可爱俏气,但是,很多时候她说起话来,那可是火辣辣的。


 “行,我惹不起,总躲得起吧。”韦锁也知道这姑娘不好惹,立马投降。


 朱丹笑了笑,虞梦灵的脾气他们又不是不知道,就笑着说道:“虞姑娘是为沉休兄而来吧,他刚刚离去。”


 “错——”虞梦灵瞅了朱丹一眼,说道:“我是为你而来。”


 “哇,兄弟,我还真不知道你这样的人,竟然到处留情,你这也太花心了吧。”韦锁动作夸张无比,说道。


 “韦骗子,你不说话,别人没动你哑吧。”虞梦灵那月芽眼是扑闪扑闪,横了韦锁一眼,不理会他,然后瞅着朱丹,说道:“现在人人都称你东黎第一,本姑娘是来镇压你的!”


 听到虞梦灵的话,朱丹是哭笑不得,摇头说道:“你找错人了,东黎第一,我还勾不着边,你还不如去找姬骁鹏,近两年来,他是东黎年轻一代无敌。”


 “哼,姓姬的?还不是本姑娘的菜!”虞梦灵月芽眼儿一咪,说道:“‘迦楼罗屠龙击’虽然杀伐无双,哼,在本姑娘的‘舜守江山’之前,他就歇菜!我倒想见识一下你的天师之术的杀伐手段,你全盛之时,借龙脉之气,或者还有点看头。”


 虞梦灵月芽眼儿扑闪扑闪,但是,这口气与她可爱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朱丹不由为之惊讶,打量了一番虞梦灵,最后不得不点头,说道:“先天圣人魄,的确是举世无双。”


 毫无疑问,现在的虞梦灵道行比前两年不知道深了多少,朱丹都有些看不出深浅!虞梦灵一直都被肉身所限制,她的肉身完全没办法匹配她的魂魄,这四年来,她得到了朱丹帝汁相助,肉身提升了好几个层次,充分地发挥了先天圣人魄的优势。若是虞梦灵真的出手,只怕姬骁鹏还真不是对手!


 “你与姬骁鹏一战,最好能活下来,不然,本姑娘少了一个镇压的对象!”虞梦灵月芽眼儿横了朱丹一下。


 “安了,死不了,这一点你倒放心。”朱丹笑了起来。


 如此一来,虞梦灵加入了他们的队伍,虞梦灵绝对不是什么客气的女孩子,接下两天,她是索性搬进了云谷,老爹也一同住了进来。


 朱丹与韦锁都很奇怪,搞不明白老爹与虞梦灵是什么关系,他们看得出来,老爹对虞梦灵十分爱护,但,老爹如同一团雾一样,朱丹他们根本就看不透,也不知道他的来历。


 对于老爹的来历,虞梦灵只字不提,而老爹更是寡言,他基本上是不说话,他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第三天的时候,一直不见影子的宗小白突然出现,宗小白笑着对朱丹说道:“兄弟,老祖出关了,他要见见你。”


 听到这话,朱丹不由为之精神一振,这一次到宗家来,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再一次见见四剑神王。


 四剑神王,何许人也,天下天才虽多,但,只怕没有几个人能入他的法眼,让他亲自召见。


 “哇,我也想见见神王他老人家。”韦锁第一个按奈不住,立马跳了起来,说道。


 宗小白摇了摇头,说道:“只怕让韦兄失望了,老祖这一次只见朱兄一个人。”


 韦锁没办法,只好蔫了。


 “有劳小白兄带路。”朱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对宗小白说道。


 宗小白带着朱丹一个人前往,连宗怜雪都没有跟来。宗怜雪是四剑神王的唯一亲人,也是四剑神王的唯一子孙,这个世上如果谁能随便见四剑神王,只怕宗怜雪是唯一的一个。


 宗小白带着朱丹到了宗家神土深处的一座天空古阙之内,到了殿外,宗小白都未跟进去,让朱丹进去。


 朱丹走入殿内,只见大殿古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岁月,在这里,没有神芒,也没有华采,只有岁月沉淀留下的痕迹。


 四剑神王坐在殿内,静静地坐着,他没有慑人的气势,也没有夺目的光华,就静静地坐在那里,好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返朴归真。


 朱丹不是第一次见四剑神王了,今日的四剑神王与他以前所见的,相差不远,只是头发束于脑后,穿着一件干净的衣裳。脸庞奇瘦,皮肤如经历风沙打磨一样。


 “前辈。”上前,朱丹深深地一拜。


 四剑神王露出笑容,笑容很平静,很安宁,说道:“坐吧。”


 朱丹安静地坐于四剑神王的面前,此时,再多的言语都是废话,他等着四剑神王问话。


 “剑道如何?”四剑神王笑容很安宁,像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叔辈在跟小侄子说话一样,很难想象他是四千年前无敌天下的绝世王者。


 朱丹羞涩一笑,如小孩,轻摇头,说道:“只怕有负前辈所望,小子浅薄,只是把它记于心里,还未有所悟。”


 “不急,这也是正常。我自小入剑道,抱剑二十年,只是略有所得而己,你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四剑神王含笑地说道。


 当然,事实并非是四剑神王所说的那样略有所得,当他已经是掌握了剑道了。


 “小子惭愧。”朱丹说道。


 四剑神王说道:“慢慢来,欲速则不达。你并非只修剑道,所以,总会有些出入。我自小便入剑道,二十年略有小悟,四十年才略有小成。相信,你有一天也能做到的。”


 四剑神王四十之时,已经是纵横天下了,可以说是天下无敌了。


 “小子自勉。”朱丹把四剑神王的话记于心中。


 “听闻你有一战?”四剑神王说道。


 朱丹深深地一鞠,认真坦诚地说道:“区区小战,不足让前辈挂齿。这是小子的一场磨砺,小子一定能跨过去。”


 “有这样的道心,何愁大道漫漫。”四剑神王轻轻点头,说道。


 朱丹与四剑神王坐于一起,爷俩如同闲聊,四剑神王也没有问特别的事情,只是闲聊些话儿,而且都是浅尝辄止。


 在他们爷俩闲聊之下,不觉间时光流逝,朱丹都忘了时间。许久之后,朱丹才站起来向四剑神王告辞,四剑神王勉励几句,未送行。


 待朱丹离开之后,四剑神王平静地说道:“你看如何?”


 这个时候,殿后走进一个老者,老者身材魁梧,十分威武,他鞠身坐下之后,说道:“此子道心与天赋都无可挑剔,不过,神圣体是一个坎儿。”


 “你箭家的上古奇宝,正好适合他,若有你箭家的上古奇宝,这坎儿,不算是什么事情。”四剑神王平静地说道。


 老人沉吟了一下,说道:“神王,我家那丫头,刚烈自傲,晚辈是没意见,只怕,我那丫头,不好说话。”


 “那就让我跟她说说吧。”四剑神王说道,然后望着老人,说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说来听听吧。”


 “此子可以说是没什么好挑剔的,只是,仇家有点多。”老人说道。


 “这个你放心,你箭家不会有什么麻烦,到时你找我。”四剑神王说道。


 “有神王这一句话,晚辈就安心了。”老人最后站起来,向四剑神王拜了拜,说道:“我让我家的丫头前来拜见您老。”


 朱丹回去之后,韦锁他们几个立即围了上来,韦锁这个大嘴巴立即说道:“兄弟,快说来听听,神王有没有传你两手无敌的剑道?”


 朱丹瞥了韦锁一眼,说道:“你就不能说一下其他的吗?神王的剑道,就算他传给我,我一时半刻,能练得成吗?”


 “好,不说这问题,嘿,嘿,嘿。”韦锁十分暧昧地笑着说道:“那么,兄弟你有没有向神王提亲呢,嘿,嘿,嘿,这么大好的时机,你应该趁热打铁,向神王提亲。嘿,嘿,嘿,以后我兄弟是神王的孙女婿,作为兄弟的我,那么,在东黎,那可是横着走,天大地大,谁敢惹我?”


 “哪里凉快就滚哪里去。”朱丹毫不客气地狠狠地一脚把韦锁踹了出去。


 宗怜雪没说其他的话,低首头,粉脸通红,秀目娇媚。


 “这事,我看成,你去跟神王提亲,那十之**,都不成问题。雪妹子,你说是不是?”虞梦灵横了朱丹一眼,扑闪扑闪的秀目望着宗怜雪。


 “这,这,这关我什么事呢。”宗怜雪脸色通红,声音如蚊纳一般。


 朱丹瞪了虞梦灵一眼,说道:“好了,你们别只会欺负善良的怜雪,说一下其他的东西吧。”


 “哟,还真不一般,八字还没有一撇,就帮着怜雪妹子说话了。”虞梦灵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瞅了朱丹一眼起哄说道。


 “四剑老了吗?”就在朱丹他们几个笑闹的时候,一直不作声的老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朱丹不由为之一怔,然后回答地说道:“神王不见老,神态宁静,晚辈浅见,觉得神王他是到了一个大境界,至于是怎么样的境界,晚辈浅薄,就不敢推断。”


 “嗯。”老爹轻轻地点了点头,就没有再说其他的话,然后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


 朱丹见老爹不说话,就低声问道:“前辈可与神王相识?”刚才他听到老爹呼之为“四剑”,当今天下,敢如此叫四剑神王的人,只怕是寥寥无几!


 老爹没有回答朱丹的问题,只是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吐出烟雾,只见是烟雾缭绕,老爹似乎是隐藏在了这缭绕的烟雾之中,越发神秘,让朱丹他们看不透。


 次日,朱丹他们几个还是没事干,依然是宗怜雪全程陪着他们,在宗家神土乱逛。如果不是有宗怜地相陪,只怕,宗家很多的地方他们都不能去。今日的宗怜雪在宗家的地位非同小可,她是四剑神王唯一的后代,现在她可是宗家的公主!


 朱丹他们一行人在宗家神土之内游逛,这几天,可以说是让他们大开眼界,让他们不得不叹,上古世家的底蕴之深,的确是让人难于想象。


 这几日,宗家的宾客是越来越多,在这其中,朱丹没少遇到熟人,当然,基本上都是仇人。不过,也遇到了一个朋友,那就是昆仑传人剑凝霜。


 与剑凝霜前来的还有圣堂的李三道。


 “朱兄一战,凝霜必助阵。”剑凝霜对朱丹很友善,相见之时,含笑说道。她是风姿绰绰,宛如天人。


 “剑姑娘助阵,那我朱丹就信心涨了一倍。”朱丹开玩笑地说道。


 李三道不是多话之人,他一到场,凝望了老爹好一会儿,老爹没有作声,只是吧嗒吧哄地抽着旱烟。


 在与剑凝霜告别之时,李三道拍了拍朱丹的肩膀,说道:“最近圣堂开设课堂,你到中洲之后,不妨来听听。”然后就离开了。


 朱丹一愣,还没有回过神来,李三道已经走了。


 “圣堂之课,与众不同,可以一听。”李三道走了之后,寡言的老爹说了这么一句话。


 韦锁也都不由点头说道:“老爹的话在理,我大爷也说过,若是圣堂开课,他建议我们去听听,就不知道能不能被圣堂挑上,听说圣堂眼界很高,挑选的学生都是天才仙苗。”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