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四章先练凌波微步还是铁沙掌呢

第四章先练凌波微步还是铁沙掌呢


 听到这一席话,朱丹心里面不由为之一动,望着周佑,说道:“师父,我们虚月宗能送入虚空圣地修练的弟子名额可是有限?在我们虚月宗年轻一代,沈依真是佼佼者。”


 周佑轻轻地叹息一声,轻摩挲着朱丹的头顶,无奈地说道:“孩子,只怪师父位地言微,不能给你撑腰,你也别想太多,如果真的不能修练,就做个普通的人吧,只要我还主持观月脉,你就依然能平平安安。”


 “多谢师父,弟子一定不会让师父你失望。”朱丹深深地一鞠身,他前世只不过是一个刀童而己,没有谁如此的关心过他,就算他不是真正的朱丹,但是,在心里面依然把周佑当作自己的师父。


 “好好休息吧,也别胡思乱想,等小箭的任务完成了,我让他来陪陪你,你们师兄弟俩一向有话可说。”周佑缓声地说道。


 “是的。”朱丹忙是应声说道。


 送走了周佑之后,朱丹紧紧地握住拳头,他一定要努力,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让自己变得强大,只有这样,他的命运才能由自己作主,现在,他的敌人不单是有郑世昌这种小角色,还有龙剑君,更有虚空圣地中从未谋面的神体杜逸龙。


 总有一天,他强大了,他一定要把这些债讨回来,虽然他不是那个朱丹,但,他继承了这个生命,以前的事,也就是他的事!


 “小子,知道就好,虽然这个世界修士的战斗力很强,但,只要你按照我的方法修练下去,你也一样能与这些修士一争长短,如果你真的达到了‘法相金身’境界,就真的如金刚罗汉一样,拥有无上神通。”在大禹鼎中的老神偷听到了朱丹的心声,出声说道。


 “你自己都没有修练到‘法相金身’这一境界,你怎么知道它就如此厉害了?”朱丹不由说道。


 “小子,我那只是出了点错误,现在我有办法,把以前的错误修正过来,这一次你修练一定能行。”大禹鼎内传出老神偷干笑。


 “以你的意思,是把你当作你的试验品了?”朱丹没有好气地说道。


 老神偷干笑地说道:“你这话说得就不好听了,如果我有肉身,不困在大禹鼎内,我自己不会修练吗?说不定还轮不到你修练,更何况,你也没有更好的法子让你变得更加强大,你说是不是?”


 “算你说得有道理。”朱丹不得不承认,现在老神偷的修练方法是他唯一的希望。


 接下来的日子,朱丹苦修老神偷所传授的方法,他是先练心法,再练武功,“童子功”打下基础,再修练“少林铁沙掌”、铁布衫、金钟罩、以及“少林破衲功”。


 在朱雀峰有一座瀑布,高达百丈,河水从上面直落而下,力逾万钧,落于潭中,轰隆隆作响。


 朱丹平时就是选择在这里修练,此时,他坐于瀑布底下,让从百丈上空落下的河水重重地冲击着他的身体。


 朱丹不单是借瀑布的强大冲击力锤练自己的身体,让它变得更加坚韧,而且还借直冲而来河水的力量来修练铁布衫和金钟罩。


 此时朱丹心转“童子功”心法,气走手阳明大肠经,冲击经脉。


 朱丹发现,不单是因为“童子功”的原因,或者也是因为他是神圣体的原因,他练起童子功来,进步十分之快,精元旺盛无比,好像是有用之不尽的生命精华一样,气血冲天,生命力之旺盛,让人难于相信。


 而且,朱丹还发现,因为他是神圣体,鲜血与普通人不同,他的鲜血有五华之光,每流出一滴的鲜血,都会散发出淡淡的五华光芒,特别是随着他童子功进步越快,鲜血的五华之光越是浓郁,精元强盛。


 这一点,让老神偷都意外,他都觉得朱丹的进步实在是出于他的意料。


 就在这个时候,朱丹身体为之一震,“迎**”一下子被真气冲开,体内的真气一下子如河水一般流淌起来,手阳明大肠经、手少阳三焦经、手太阳小肠经三条经脉的真气贯通,朱丹一下子感觉自己的气血如同长河一样,奔流不息,生命力又迈上了一个台阶。


 朱丹狂喜不己,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打通了十二正经的三条经脉,他的童子功第三层圆满完成,开始迈向第四层。


 短短两三个月时间,竟然是让朱丹修练到了“童子功”第三层,这实在是让老神偷都不敢相信,这速度简直算得上是神速。


 朱丹能如此短的时间修练到了童子功的第三层,这除了老神偷教导有方之外,这也和这个世界的真气无比充沛,以及朱丹是神圣体有着莫大的关系,这个世界的真气如此之浓郁,让朱丹事半功倍,而他的肉体是神圣体,血气旺盛无比,这让童子功修练起来更加是如虎添翼。


 “起——”就在这个时候,朱丹沉喝一声,身上喷发出了真气,显出淡淡的光华,如同金钟一样罩在朱丹的身上,这正是少林寺的“金钟罩”。


 “砰——”当瀑布直冲在“金钟罩”之上的时候,隐隐有金种之声,瀑布如此之急,如此之大,从百丈高空直冲而下,力道万钧,何以承受。


 “砰——”当第二次冲涮之时,金钟罩就受不了了,一下子被强大的瀑布冲散。


 朱丹的功力还很虚弱,只是“童子功”第三层而己,而金钟罩属于内功,完全是凭着一口真气凝成金钟防护身体,所以,朱丹功力还不够深厚,不能完完全全一直挡住瀑布的冲涮。


 “起——”朱丹又一次沉喝,又运起功法,金钟再现,又一次迎上冲来的瀑布。


 尽管是不能支撑很久,但是,朱丹一次又一次的运气金钟罩迎向瀑布,借瀑布的力量来锤练自己的真气,也是锤练“金钟罩”,这样锤练下去,能让他的“金钟罩”更加的坚韧。


 朱丹一次又一次的修练“金钟罩”,真到认为是可以了,这才收回真气,这经过无数次锤练的真气,变得更加的绵长有力。


 朱丹再一次盘坐在瀑布水流最急的地方,任由强大的水力冲击他的身体,此时,朱丹的肌肉隐隐有古铜光泽,朱丹已经是运起了“铁布衫”,水流很急,强大急剧的水流一次又一次的冲刷着朱丹的身体,他是借助强大的水流来修练“铁布衫”。


 朱丹刚开始的时候,就是水流再弱的地方,他身体都很难承受瀑布的冲击,毕竟这漠布万丈之高,强大的水流直冲而下,何等的力量。


 但是,随着朱丹的功力一天比一天精进,他现在已经能盘坐在水流最急之处了,而强大的水流一次又一次的打在朱丹如古铜一般的肌肉上,就好像是打在了岩石上一样。


 铁布衫和金钟罩不同,虽然说两种功夫都是硬功,但是,金钟罩属于内功,而铁布衫是属于外功。铁布衫完全是锤练肉身的强硬,让自己的肌肉筋骨如比钢铁一样坚硬。


 在朱丹修练“铁布衫”的时候,他还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单是气血旺盛无比,因为他是神圣体的原因,他的肉体练起铁布衫来,更加的坚硬,看来,神圣体比一般的肉体更加强横,而朱布修练“铁布衫”这样的硬功,更是把神圣体潜能给发挥出来了。


 像神圣体这样强横的肉体,更加是适合修练硬功。


 朱丹气走经脉,让强大的流水冲涮着肌肉,把“铁布衫”发挥到最佳的状态,让又急又冲的流水锤打自己的肌肉,让自己的“铁布衫”更进一层。


 朱丹也不知道让瀑布冲涮了自己的肌肉有多久,他也不在道真气运转了多少次,但,他依然一次又一次地锤练自己的“铁布衫”,直到最后,朱丹才收功,穿上衣服。


 穿上衣服之后,朱丹又再一次走到了瀑布之下,一运功,喝道:“滚——”那已经湿透紧贴在他身上,被瀑布冲得不成样的衣服突然之间顶住瀑布强大的冲涮力,一下子胀了起来,无风自动,随着朱丹的真气一抖,把冲到身上的流水震开,但,上面的流水依然不停地直冲而下,朱丹一次又一次地震开流水。


 此时朱丹练的是“沾衣十八跌”,这是少林七十二技之一。


 沾衣十八跌,正如其名,一沾到衣裳,就会被震得连跌十八次,沾衣十八跌是借真气流动,密布于衣服之上,以震开敌人的兵器或拳脚。


 这些功夫都是老神偷为朱丹量身打造的,朱丹兵魂被毁,而这个世界的修士所炼祭的兵器又是锋利强大,所以,朱丹必须练成一身强横的肉体,不论是“金钟罩”,还是“铁破衫”,又或者是“沾衣十八跌”都是专门对付兵器的。


 “你的‘沾衣十八跌’练得还不够纯,如果你把童子功练到十二层,沾衣十八跌练纯了,能把这整个瀑布的流水震出去!”大禹鼎内传来老神偷的话。


 朱丹也知道自己练得不够,接受老神偷的批评,一口气狂练不息,一次又一次地震开瀑布流水,真气滚动,最后流水被震得在他身边形成了一个漩涡。


 也不知道练了多久,朱丹这才收功。


 “破衲功和铁沙掌下午再练,今天我再传你轻功。”等朱丹收功之后,大禹鼎传来老神偷的声音。


 “传我哪样的轻功?”听到这话,朱丹精神为之一振,横练功夫他现在已经修练有了,但,逃跑的功夫他还没修练。


 “我思来想去,这个境界,我打算传你三种轻功步法,一,是天山派的踏雪无痕;二,是逍遥派的‘凌波微步’,三,是少林的‘大挪移身法’。”老神偷说道。


 听到这话朱丹不由狂喜,这几种武功他都的过,那都是绝世武功,朱丹不由说道:“老神偷,我听说‘凌波微步’要修练‘北冥神功’后才可以修练?”


 “你听哪个白痴说的话?‘凌波微步’是人功力够深厚了才能够修练,不练‘北冥神功’也一样,我老神一样不练‘北冥神功’,不也是把‘凌波微步’发挥到极限,就算他们的创始人都比不上我。”老神偷哼了一声。


 “呵,那是我听错了。”朱丹忙是干笑说道。事实上,他对各门派的武功见识很浅,毕竟以前他只不过是一个刀童而己。


 “不过,‘凌波微步’和‘大挪移身法’留到后面再修练,这两种身法需要很深厚的功力,特别是‘大挪移身法’,等你童子功练到第七层了,我传你‘凌波微步’,童子功练到第九层了,再传你‘大挪移身法’,我现在先传你‘踏雪无痕’。”老神偷的声音传来。


 “好。”朱丹对这方面完全没有经验,绝对听从老神偷的教导。


 “天山派久居于天山之中,那里是雪山万丈,深渊沟壑无数,而且是积雪封顶,登者不易,所以,天山派的轻功在武林中是数一数二,踏雪无痕就是天山派最杰出的轻功之一,如果你把踏雪无痕练到最高境界了,不单是踏在雪上无痕,就算是踏在水珠上也不碎,整个人无声无息,如同轻烟一样,日行万里,不在话下,别人想追都追不上你。”老神偷说道。


 “好,我就练这功夫。”朱丹不由精神为之一振,这可是逃命的功夫。


 “我先把功法传给你,等你领会之后,有不明白的地方再问我。”老神偷说道,话一落下,大禹鼎喷出光华,“踏雪无痕”的功法直接印在了朱丹的记忆中。


 “好了,你慢慢体会,我要沉睡冥想了,打算再研究一下这套修仙的套路。”老神偷说道。


 “老神偷,你这不是坑我吗?以前你信誓旦旦的说,你这套修练法子没问题,你现在又说要研究一下,你自己心里都没底,万一你让我练到走火入魔怎么办?”听到这话,朱丹都有些后怕,不由翻了一下白眼说道。


 “像担心什么,有我这样的人给你保驾护航,绝对没问题。”老神偷说道。


 “屁话,你自己都练到灵魂出窍。”朱丹对老神偷的话没有信心。


 老神偷被擢到尴尬之处,干笑说道:“失误,那只是失误,小子,我也是为你好,我是把这套方法完善一下,你以为我会随便玩呀?我可是把性命交在你手中,如果你出了什么岔子,我一辈子都困在你泥宫穴中,所以,我也希望你一直修练下去,直到升仙,到时候,你就可以把大禹鼎从泥宫穴中取出来,然后借无上的功法神通,再帮我塑重肉体,或者想办法把我送回去,我可不希望被困这里永世。”


 这个世界的肉体和朱丹那个世界的肉体有些不同,因为兵魂居于泥宫之中,所以,泥宫可以藏宝器,以前朱丹所留面泥宫中的宝器兵器,现在的朱丹都能操控,把它取出来,但是,唯有大属鼎奇怪,它稳稳地呆在泥宫中央,一动不动,任由朱丹用什么法子去催控它,它都依然不动。


 这天,朱丹修练了一天,回到自己的宫殿之中,虽然朱丹一天天修练,没有停歇,但,依然是精神饱满,没有半点疲状,这不单是因为朱丹修练了“童子功”的原因,更是因为朱丹是神圣体,精血旺盛。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朱丹刚回宫殿,见大殿中央盘坐一个和尚模样的人,朱丹被他吓了一跳,后退一步,警惕地盯着眼前这个人。


 这二三个月来,朱雀峰很平静,或者是因为有虚月宗主的吩咐,所以就算是郑世昌都没有上朱雀峰来打扰自己,平时,只有他师父周佑有空的时候会来探望一下他。


 眼前和尚,朱丹不由吓了一跳,这不单是因为朱雀峰从来没有客人,而且虚月宗的防卫是极严的,就是观月脉都有几百个弟子,每一条道路都被封锁,更何况在虚月宗外围也一样被虚月宗弟子把持,外人想进来极为不容易。


 虽然说虚月宗比不上那种远古圣地、荒古世家,但是,在这千里之内,虚月宗绝对是主人,拥有绝对控制权,别人很难潜得进来。


 眼前的光头年纪不大,看模样,最多也就是二三十岁,身体肥肥的,一双肉掌是肥嘟嘟的,身上穿着一身灰衣,补丁无数,破破烂烂,一张肉脸是脏兮兮的,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邋遢僧。


 这个邋遢僧在朱丹进来之时,一直望着殿前的那尊神像,朱丹居住的宫殿是朱家祖上留下来的,现在已经没落,只剩朱丹一人,这宫殿房间虽多,但,余物则不多,唯有在殿中的一座神像一直都在。


 这尊神像是一个人的神像,面目看不清楚,左有朱雀,右有麒麟,看起来没有什么奇特,但是,这邋遢僧却像见宝一样,一直盯着。


 “呵,贫僧见这座山峰与众不同,有龙气滚滚,所以特地来看看。”当听到朱丹的话之时,这个邋遢回过头来,呵呵地笑,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直往朱丹身上瞧,一看就知道是一双贼眼。


 朱丹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和尚,更没想到,眼前的和尚,一点和尚气息都没有,更像是一个酒肉僧,一看他那贼眉鼠眼的模样,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哪来什么龙气?你不会是跑到我这里来偷东西吗?”朱丹不怎么相信他的鬼话,瞅了他一眼,凝声说道,不由提起了警惕。


 “呵,呵,施主这话太伤人了,再说,施主这里我已经搜过了,没啥值钱的东西,就算是贼,也不会光顾。”邋遢僧笑着说道。


 朱丹一下子被气结,这家伙绝对是个小偷,一来他这里,就搜人家的东西,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秃驴,既然我这里没什么好偷的,就赶快给我走吧,若被我虚月宗高手知道你潜到这里来,哼,只怕你小命不保。”朱丹也不客气,直接叫他“秃驴”。


 又一章来了,求票哈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