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三百三十五章仙鹿

第三百三十五章仙鹿


 “我也是从其他地方得来的灵感,大道法则其实是可以用其他的形式表达。”朱丹不由笑着说道。


 朱丹把“斗转星移神功”练成了这个模样,这种灵感其实是得自于他师父李有财涂鸭,李有财在仙人峰的那些鬼画符,刚开始在所有人的眼中看来,那都是丑到不能再丑的东西。


 事实上,那是由一条条大道法则构架而成,若是没有达到那种境界,根本就看不出其中的玄妙。


 当日朱丹在仙人峰曾参悟那些鬼画符好一段时间,虽然在当时朱丹是没有参悟到太多的东西,但是,现在朱丹已经是跨入了大道,李有财的鬼画符给了他很大的灵感,特别现在修练之时,让朱丹受益匪浅。


 “看来,你对大道法则已经是有所掌握了,这正好,我把‘诛神杀圣弑仙指’传给你,现在你修练此功,绝对再好不过了。”老神偷说道。


 “太好了。”听到老神偷的话,朱丹不由为之精神一振,说道:“老哥,对于‘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我是早就闻其大名了,今天能修练此功,那是再好不过了。”


 “准备接收!”老神偷提醒朱丹一声,大禹鼎之内瞬间是冲起了一道光华,一下子冲入了朱丹的识海之内,朱丹之一震,“诛神杀圣弑仙指”的法诀一下子烙印在朱丹的识海之内。


 朱丹细细观“诛神杀圣弑仙指”,只见那是一个一个字沉浮不定。这让朱丹为之惊讶,同时也让李想到他师兄李守拙在仙人峰岩石之上一一凿下的每一个字。


 “你没有看错,‘诛神杀圣弑仙指’就是一个又一个字。”老神偷知道朱丹心里面所想,说道:“在以前。除了创写‘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的先贤之外,事实上,后人都走入了岐路!在以前,武林中很多人认为这每一个字就是一个招式,很多武林高手模仿这每一个字每一个字的一撇一捺,天赋更高,研究更深的人,则是把每一个字的痕迹化作了招式。”


 “老哥。按你这样说,以前其他的人都误入了岐途,但是,我听说。有几位魔教教主曾经把‘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中的绝学练是不错。”朱丹不由奇怪地问道。


 老神偷说道:“没错,的确是有人练得不错,你听过‘永’字八法不?这也是模枋‘永’的每一撇一捺而创的功法,像‘诛神杀圣弑仙指’乃是大道法则,只要你潜心研究。那怕你只是模枋这些字的每一撇一捺,也是一样能领悟到其中的一点点大道轨迹皮毛,在我们的世界,一点点大道轨迹的皮毛。也会变成高深莫测的武功。刚开始,我得到这绝学的时候。我也一样跟前人一样认为那只是练这些字的一撇一捺,化作招式。后来,我觉得并非是如此,挖了很多古巫的坟,才知道,这其中蕴含有大道轨迹。”


 “事实上,在那个时候,我也只是看到皮毛而己,一直到我们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我重新琢磨了一般,特别是这几年我在磨砺自己的识海,才真正发现‘诛神杀圣弑仙指’真正的玄妙,事实上,这不止是大道轨迹,而是大道法则,每一个字都是由大道法则交织而成。”老神偷说道。


 大道轨迹与大道法则,相差很无,大道轨迹,只是大道浅层次的表象,而大道法则,则是大道本根,大道法则之外,也一样是有大道轨迹。


 “我明白了。”这个时候不由想到了李守拙,这时候朱丹才真正的明白,李守拙以前凿的每一个字,并非是字,而是大道法则。


 当时朱丹也是想学李守拙那样凿字,不过后来他师父李有财却拒绝了,因为李守拙凿字是自小开始修练的,而朱丹半路出家,完全不适合。


 朱丹知道李有财是为他好,因为在那个时候,他根本就还没有达到能领悟大道法则的地步,就算他生硬地学李守拙凿字,那也只是纯粹凿字而己,反而是因此荒废了自己本身的修练。


 “好好修练,‘诛神杀圣弑仙指’这正是你领悟大道法则的最好磨砺石。”老神偷鼓励地说道。


 “我明白。”朱丹重重地点头,此时,他已经真正的跳出了招式变化的局限,踏入了大道,在大道之前,一切的招式变化都是表象而己。


 朱丹继续呆在水底下修练,一边炼化龙脉之气,一边领悟,“诛神杀圣弑仙指”中的大道法则,朱丹默默苦修,再加上他自己本身就已经有着很扎实的大道基础,朱丹如此苦修之下,对大道法则的领悟很快。


 随着朱丹炼化龙脉之气,他的舌识化身已经是大成,快接近大圆满,再这样炼化下他的舌识化身就大圆满,到时,天劫必会再次降临。


 朱丹打算离开这一方水泽,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待着天劫的来临。


 这一天,朱丹收了所有功法,从这一方水泽最深之处,浮了上来,踏于碧波之上,此时,朱丹全身是水气氤氲,宛如是一方水泽神灵一样。


 朱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外面的清新空气,踏波而行,最后落在了岛屿之上,朱丹长吁了一口气,他准备离开,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待天劫天来,朱丹对自己是信心十足,因为他已经渡过了两次天劫,他对自己的天劫有了一定的了解,他相信自己绝对能渡过天劫。


 朱丹正欲离去,突然,听到岛屿深处突然传出一声“嗯——”的一声低鸣之声,这是像野兽受伤痛苦呻吟的声音。


 朱丹一时好奇,就跨步循着声音而去,在岛屿的深处,朱丹终于找到了刚才痛苦低吟声音的来源。


 朱丹到了岛屿深处,看到眼前的景象之时。一下子为之呆住了。


 只在岛屿深处,是兰芝丛生,药香阵阵,让朱丹吃惊的不是眼前丛生的兰芝。因为朱丹知道,在这地下有一条大龙之脉,在这样的地方生有灵药也是不奇怪,毕竟,这里是龙脉之气孕育之地,有灵药生长,那是正常之事。


 让朱丹一呆的是,在兰芝丛中躺着一头幼鹿。这头幼鹿并不大,如果个五六岁小孩那般高,幼鹿荡漾起仙光,这一道道的仙光从它身上荡漾出来。宛如是湖水波动一样,幼鹿身上是一道道的大道法则交错,织成了一朵又一朵美丽无比的梅花斑纹。


 此时,幼鹿躺于兰芝之上,全身伤痕累累。每一道伤痕都闪烁着乌光,这是强大功法与宝兵所伤,每一道伤痕流出的鲜血都幻出七色的华彩。


 此时,幼鹿口嚼灵药。用粉嫩的舌头舔着一道又一道的伤痕。


 “仙鹿!”朱丹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喃喃地说道。天下逐鹿。没有想到仙鹿就在自己的眼前。


 朱丹第一次见到仙鹿,在此之前。他根本就没有见过仙鹿,但是,朱丹可以肯定,他眼前的幼鹿就是天下追逐的仙鹿。


 这个时候仙鹿也发现了朱丹,爬了起来,但是,它受的伤太重了,爬起来后没走两步,就踉跄地摔在地上。


 “呜——”尽管如此,仙鹿低吼一声,一双如宝石一样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朱丹。那怕它已面临巨大的危险,生死悬于一线,但,它那如宝石一样的眼睛却清澈无比,充满了不倔,充满了无畏,充满了对生命的向往。


 看到仙鹿那一双眼睛,朱丹身体为之剧震,一下子让朱丹心湖翻滚,那不倔的眼神,那无畏的眼神,那充满了对生命向往的眼神,这一下子触动了朱丹。


 在瞬间,朱丹好像是看到了自己,似乎,朱丹看到了自己的当年,当年,在南东黎逃亡之时,多少大教古派欲除他而后快,他逃亡千万里,一次又一次躲过了死亡。


 在那坚苦无比的日子里,他一样坚持住,那是因为对生命无限的向往,不论是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不论是遇了怎么样强大的敌人,他心里面都充满无畏,他不屈不挠地生存着,他明白,自己的道路只有自己杀出去。


 这一下子,让朱丹感动,小小幼鹿,饱受天下强者追杀,逃亡亿亿万里,所到之处,都有无数贪婪的人追杀。


 朱丹忙是取出了一瓶不死水,远远地扔了过去,扔在了幼鹿身前,而幼鹿还是警惕无比地盯着朱丹!


 “喝下,能治好像的伤。”朱丹大声说道。然后退得远远的,以减弱仙鹿对自己的警惕。


 仙鹿是充满灵性的精灵,朱丹退远之后,这个时候才降低了警惕,它也知道朱丹瓶中的不死水是好东西,咬开塞子,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


 不死水不愧是极品金创仙药,仙鹿喝下了朱丹的不死水之后,它身上的仙光更盛,如湖水一样羡慕,它身上的伤痕流出了七色的光华,洗涤着伤痕的功法侵蚀,没有一会儿功夫,它身上的伤痕都慢慢愈合,很快好了起来。


 看到仙鹿伤势好起来,朱丹都不由为之松了一口气。


 不死水的药效之下,仙鹿的伤势好得很快,没有多久,它就站了起来,“呜”的一声长声鸣叫,然后撒蹄飞跃而去。


 仙鹿如同精灵一样跳动,它一跳一跳之间,速度惊人无比,任你再快的速度,只所都没办法追得上,它一跳一跳地飞奔而去,脚下生辉,美丽无比的道纹铺开了一条道路。


 目送仙鹿远去之后,朱丹不由为之松了一口气,到兰芝丛中收回了自己的玉瓶,并且在兰芝丛中找到了一些老药,拔下收藏起来。


 虽然这些老药不算是什么仙药,但,对于修练,多多少少都有用处。现在的他眼界高了,若是换作是以前,眼前这些老药可是珍贵无比的好东西。


 “啾——”就在朱丹拔下老药收起的时候,他身边突然响起了一声低吟之声,朱丹转身一看,只见仙鹿又回来了,站在他的身边。此时它口衔着一株半尺高的老药,老药厚皮裂开,如龙鳞一样,一阵阵的药香。散发出来,让人臭之,宛如是登仙一般。


 “因道藤!”一见到老药,朱丹不由为之吃惊,这种灵药朱丹听过,稀有无比,乃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


 仙鹿衔药,原来是真的。并非只是传说而己。


 此时,仙鹿把因道藤丢在了朱丹脚下,宝石一样的眼睛望着朱丹,那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这老药是给朱道的,以报朱丹相救之情。


 朱丹也没有客气,收下了因道藤,见仙鹿还没有走,一双如宝石一样的眼睛望着自己。朱丹不由伸手去摸了摸一下它的头颅,仙鹿知道朱丹没有恶意,没有躲避,任由朱丹抚摸。


 “快逃吧。逃越远越好,逃到最安全的地方去。”朱丹对仙鹿说道。


 就算他想保护仙鹿。他也没有那个实力,任何一个大教古派的老古董都有实力灭了他。


 朱丹的话刚刚落下。虚空一阵波动,虚空之上瞬间打开了一个域门,从里面走出几十个人来。


 “仙鹿应该就在这一带,我特地敝开轩辕世家他们,就是欲打算独吞它。它受了很重的伤,绝对是逃不掉,只要找到它,就是手到擒来……”这几十个人为首的是一位年轻人,年轻一跨出域门就说道。


 这年轻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停住了,因为他们都看到站在地上的仙鹿与朱丹。


 朱丹一看到来人,不由为之一震,清一色的公孙世家衣着,不用问,这全部都是公孙世家的弟子。


 为首的年轻人是气血如海,朱丹不用问也知道是谁,公孙拓!东黎最近两年来风头最健的年轻一代强者。


 与公孙拓随行的公孙世家弟子,可以说是强者无数,初步大能与大能占了一半,还有五六个地师,最强的是,有一位是老朽无比的大成地师!


 这个时候,几十双眼睛都盯着朱丹与仙鹿!一时之间,整个天地都像是静了下来,连银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朱丹!”这个时候,公孙世家的一位地师厉叫一声,认出了朱丹。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公孙拓双目一厉,喷出了千里神芒,直盯着朱丹,杀气滔天,森冷无比地说道:“姓朱的,今日让你碎尸万段!”


 朱丹与公孙世家的仇可深了,朱丹杀了公孙权,赢走了他们的祖石,这些对于公孙世家来说,那是奇耻大辱!


 “走!”朱丹根本就不理会公孙拓的怒气,大吼一声,冲天而起,抡拳就轰杀出去,拳出,罗汉附体,大道法冲如一条条蛟龙一样冲天,大道之力如汪洋大海一样溢满!


 “小辈,休得狂!”一位公孙世家的大能站了出来,沉吼一声,双掌一翻,双手抱着一个宝炉狠狠地砸了下来,“砰”的一声,宝炉还没有砸到地面,整个岛屿都瞬间被砸成了粉末。


 “砰——”的一声巨响,朱丹与大能硬撼了一招,听到“啪”的一声,这位大能的宝炉竟然被朱丹一拳打碎,朱丹功力不如大能,狂吐了一口鲜血,被打了下去,但是,朱丹那一条条冲天的大道法则如神链一样,“铛”的一声,一下子刺穿了这位大能的身体,就算这位大能的身体冲起了无量光华,也一样挡不住无敌的大道法则。


 “跨域!”这位大能受伤,为之一骇,朱丹的功力明显不如他,但是,却被朱丹的大道法则刺穿身体,这是跨域的战斗力。


 很多大能,都只是刚刚领悟大道法则而己,就算是顶绝大能,能随心所欲的催动大道法则的,也是寥寥无几,但是,朱丹却比很多人提早领悟大道法则,在李有财的激发下,他对大道法则的悟领是难有人能比。


 就在朱丹一拳轰杀而上之时,仙鹿毫不犹豫,如精灵一样,飞奔而去。


 “拦下它!”公孙拓脸色一变,立即出手,在场的公孙世家所有强者都出手,打出了强大无比的功法,打沉了一座座岛屿,但是,仙鹿如同精灵,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一跳一跳之间,瞬间躲过了公孙世家强者的轰杀,消失在天边。


 “追!”公孙拓脸色大变,急忙大声说道。


 “公孙小白脸,我们的帐还没算!”朱丹冲天而起,大喝一声,黄金大脚直踏而下,封住了公孙拓他们的去路。


 “三叔,你们几个斩了这小子,我与六祖诸人拦仙鹿!”公孙拓根本就没有心思与朱丹大战,厉喝一声,身子一晃,踏出无上步伐,躲过朱丹的“踏仙脚”。


 “小辈,受死!”公孙世家中站出了四位大能,一位一只脚踏入了大成地师的强者。


 这位地师强者厉喝一声,祭出了神华,张嘴吐出千里神刀,斩向朱丹。


 “怕你们不成!”朱丹厉吼一声,功力一催,黄金大脚垂下了如天瀑一样大道法则,“砰”的一声,黄金大脚当场踏碎了神刀。


 “小辈,休狂!”四位大能厉喝一声,都同时轰杀而上,掀起万丈浪澜!


 “轰隆——”一声巨响,朱丹以一敌五,整个都轰杀出去,鲜血狂喷,但是,大道法则无敌,如神链一样贯穿了四位大能的身体,虽然不足要他们的命,也足让他们变色。


 就在朱丹与公孙世家高手交上手之时,公孙拓带着公孙世家的其他强者去追仙鹿了,他们虽然与朱丹有不共戴天之仇,但,此时,什么都比不上仙鹿。飘天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