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二百八十五章挑衅

第二百八十五章挑衅


 “前几天姓韦的那小子还把千钧山圣子的圣兵赢走了,现在倒好,连自己的上古之兵都输进去了,哼,真是不自量力,与千钧山圣子盲赌一番,倒还能指望上运气,去找公孙世家的小天师赌,那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吗?”有人冷笑地说道。


 “不管怎么样,肯定是有好戏看,八大王的后人,绝对不会如此善罢甘休,那个朱丹也不是什么善茬儿,说不定为会姓韦的找回场子。”有修士说道。


 然而,有修士则是不在意,冷笑一声,说道:“怎么找回场子?现在多少人对他虎视眈眈?大道魔地、轩辕世家、北域金圣世家、朱雀门等等诸大教古派都欲除之后快!只要他一露面,只怕都会被人狙杀。”


 “等着看吧,过三天公孙世家大宴诸流,说不定有好戏看。”有修士则是唯恐天下不乱,笑着说道。


 朱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不由为之一怔,韦锁一向精似鬼,他应该明白,与公孙权赌石,那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与千钧山圣子盲赌几局,那也就罢了,去与公孙权赌石,那不是寻死吗?


 韦锁这小子一向都是忽悠别人,哪里轮得到别人忽悠他了,他怎么突然犯傻跟公孙权赌起来了?


 朱丹沉吟了一下,他必须找到韦锁才行,否则,他的石斧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在华山城深处的一座古院之内。乃是韦锁与秦守、楚生三个人的落脚之处。此时韦锁、秦守、楚生三个人都愁眉苦脸,一筹不展。


 “黑鬼,我都跟你说了,别跟姓公孙的那小子赌,那小子的赌术深得很,这一下可好了,你的石斧输进去了,我们怎么样把它弄出来?”楚生抱怨地说道。


 “娘的,公孙那小子的确是有两把刷子。不管了,我们先去把千钧山那小子的圣兵取回来。大不了我们再去赌一场,奶奶的,真的不行,我们来横的。直接抢他们算了,如果不行,回去跟大姐头商量一下,把那神圣体弄出来,干死那帮小子。”韦锁狠狠地说道。


 “小心大姐头先把你的头给爆了。”秦守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黑鬼,你不是说朱兄弟在华山城吗?要不,我们掇上朱兄弟,狠干一场。姓公孙的那小子不是想跟朱兄弟赌一场吗?索性我们来个大的。”楚生也不由跃跃欲试地说道。


 他们三个人小子还真不愧是八大王之后,无法无天,别人对公孙世家、千钧山圣地这等圣地世家是惧之三分、退避三舍。然而,他们这三个小子,却盯着人家干。


 “你们三个家伙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呀。”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一个人走了进来。


 “你是何人?”外面走进一个人来,楚生与秦守立即站了起来,楚生盯着来人沉声地问道。


 “哈,兄弟,你终于露面了。”一见到来人,韦锁不惊反笑。说道。


 进来的正是朱丹,朱丹露出了真容,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三个人还真会折腾,韦锁倒好。连石斧都输进去了。”


 “嘿,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意外,意外。”韦锁嘿嘿干笑地说道。


 “朱兄弟果真是在华山城,我还以为黑鬼在骗我呢。”楚生见到朱丹立即笑着说道。


 秦守也是与朱丹勾肩搭背,笑嘻嘻地说道:“正好,我们四个人正凑成一团,大干他们一场,可惜,暴雕那小子不在,不然的话,我们像当年帝城郊外那样,杀个他们血流成河。”


 见他们三个人有说有笑,唯恐天下不乱,朱丹不由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他们这帮小子,从来就不知道怕为何物。


 “韦小子,你怎么也有犯浑的时候?竟然跟公孙权赌起来了?你是烧坏了脑袋,还是缺了一根弦,你以前一直都是精似鬼的,怎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傻事来了?”朱丹坐下之后,毫不客气地说道。


 韦锁干笑了一声,搓了搓手,说道:“兄弟,这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公孙权那小子。”


 “你这话犯浑了吧,如果你不赌,公孙权难道会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赌不成?”朱丹看了韦锁一眼,说道:“谅公孙权也没有那个胆,在帝城的地盘上强买强卖。”


 “朱兄弟,这事说起来,还的确不怪黑鬼。是公孙权那小子引诱黑鬼去赌的。”楚生笑着说道。


 “引诱?”朱丹为之一怔,怪怪地瞅了韦锁一眼,说道:“是色诱吗?男色还是女色?”


 “去你的。”韦锁打了朱丹一拳,说道:“就算我再变态,对男色也没什么兴趣。”


 说到这里,韦锁正色地说道:“的确是公孙权那小子引诱我赌的。我们赢了千钧山圣子那小子后,我们再回去,准备趁胜追击,狠干一场,打算把千钧山那小子的底裤都输光。但是,千均山那小子不赌了。而这个时候公孙权那小子却要和我们赌。我当然知道,我与那小子赌我肯定是输,虽然兄弟教了我了我一些鉴石的技巧,但是,与公孙权那小子相比起来,相差十万八千里。”


 “那你还跟他赌?”朱丹说道。


 “本来我们也是不想跟他赌的,但是,一件事却让我们改变了主意。”韦锁说道。


 “什么事?”朱丹不由为之一怔,韦锁他们三个人都是精似鬼的人物,什么事能让他们不惜与公孙权一赌呢。


 “是公孙权那小子让我们看了一件东西,黑鬼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不己,就跟公孙权赌上了,我们把身家都押上了。”秦守说道。


 听到这话。朱丹不由为之目光一凝。望着韦锁,凝声说道:“祖石!”


 韦锁也算是出身于世家,神王之兵,圣人之兵,他都见过,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像打了鸡血一样,那只有是公孙世家的祖石!


 “没错,就是祖石,一看了那玩意之后。我说什么都想赌一把,再说,公孙权那小子开的赌局还算是公道,不靠任何寻龙之术的手段。不用任何神通,跟我来了一局闻香赌石,所以,我跟秦守他们商量了一下,就押上身家,与那小子赌上一局。”韦锁点头说道。


 “嘿,就算不用寻龙之术,就算不用任何神通,一个寻龙师,特别是地师级别的寻龙师。也一样是精于闻香鉴石,此门技巧,是诸多鉴石之术之一。”朱丹说道。


 “这个我明白,以前兄弟教我几手鉴石之术中,就有这门玩意。我当时在想,我也会一二手,再加上公孙世家的祖石太诱人了,所以就跟那小子赌上了。”韦锁说道。


 “说不定这是公孙权与千钧山圣子他们设下的局,让你往里面钻,你的石斧。可是比千钧山圣地那把破损的圣人之兵强多了。”朱丹说道。


 “我当然明白,只不过,当时跟打了鸡血一样,已经是顾不上许多了,我们三个人凑合了一下。押上了身家,跟他狠狠赌一场。如果我们赢了,那就赚大了。”韦锁笑着说道。


 “可是,你是输了,如果公孙权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赢你,他肯定不敢冒险地拿祖石跟你赌。”朱丹嘿嘿地一笑,说道。


 韦锁不由尴尬地干笑了几声,楚生则是幸灾乐祸地笑着说道:“我当时都跟黑鬼说了,他是必输无疑,但是,他就不相信,说他手气还好着呢,连赢千钧山圣子那么多局,他必胜无疑,所以,他就输进去了。”


 “你客气个屁呀,当时你还不是一样跟打了鸡血一样,看到祖石,两眼发光,当时你还熬熬叫呢,说一定能把这祖石弄到手。你的身家不也一样是输了进去。”韦锁没好气地说道。


 朱丹不由目光一凝,说道:“公孙世家的祖石怎么样?”


 “不得了,真的是不得了。”韦锁还没有说,秦守就说道:“绝对是好东西,如果这里不是帝城的地盘,就算再多人守着,说不定我都会杀上去,把它抢走。”


 “的确,兄弟,那玩意,就算你看了,都一样会眼红,那东西,有天地法则,简直是逆天的东西,里面绝对是有惊天动地的东西,以我看,里面是仙珍!”说到祖石,韦锁都不由眼红,忍不住狠狠地搓了搓手,说道:“娘的,只恨这里是帝城的地盘,不然,老子怎么也去把大姐头怂恿出来,带上大成神圣体,把公孙世家轰杀成渣,抢走这祖石。”


 韦锁他们三个人绝对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们八大王连帝兵都有,能让他们三个人如此激动,公孙世家的祖石何等的珍贵,那是可想而知了!


 “好,就跟他们赌一场,公孙世家的祖石,我们要定了!”朱丹目光一厉,沉声地说道。


 此时,他战意更盛,不论是为了孔雀夫人弄到帝石,还是为了自己,都必须跟公孙世家狠干一场。


 “嘿,我就等兄弟这一句话,我们大力支持你,奶奶的,我们非把公孙世家干残不可,看他们还敢不敢再嚣张!”韦锁双眼发亮,兴奋无比地说道。


 “没错,没错,祖石这么好的东西,让它从手中溜掉了,那实在是可惜了。”秦守与楚生也是跃跃欲试,他们两个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


 “对了,兄弟,你这藏头缩尾的,你到华山城来,是为了何事?”韦锁想到朱丹易容,变换身份,就不由问道。


 朱丹把自己此行的目的简单是跟韦锁他们三个人说了一遍。


 “两颗帝石一颗祖石呀。”听完之后,楚生不由直流口水,说道:“朱兄弟,要不,我们要干就狠狠地干一场,干个惊天动地,不单是公孙世家的祖石,索性我们也把昆仑的两颗帝石一颗祖石弄走算了!”


 “你想死也别找上我!”韦锁一巴掌拍在楚生的后脑勺上。瞪了一眼楚生。说道:“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但,我可还想多活几年。公孙世家、轩辕世家这些大教古派,我们照惹不误,哼,我们万福疆的底蕴不弱于他们任何一个大教古派,但,昆仑就不同了。你看一下大爷就知道了,谈到轩辕世家、大道魔地等大教古派,大爷都是等闲视之。根本就不怕得罪这些大教古派,但是,对于昆仑,大爷就谨慎了不少。大爷说过。昆仑神秘莫测,来头极为玄奇,很少人能摸得清他们底细,少惹为妙。”


 朱丹听到这话,在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凛,八大王的老大无名氏,虽然他未见过,但,与韦锁他们混了那么久,朱丹隐隐知道一个轮廓。无名氏绝对是很恐怖的人物,深不可测,就算是诸大教古派的老古董都不敢与之并肩,连他这等人物对昆仑的评价都如此谨慎,可想而知昆仑是何等的可怕!


 “反正这口气我们是出定了。”秦守说道:“黑鬼,我们去把千钧山那小子的圣兵取回来,反正那小子的颜面也损够了。”


 第二天,大家都认为朱丹不敢出来应战之时,韦锁这小子却强势无比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向公孙世家提出了挑衅。当着众人的面嚣张地叫道:“姓公孙的小子,你给大爷听好了,你不是想跟我兄弟赌一场吗?我兄弟朱丹就陪你玩一场,你们公孙世家准备败光底裤,光着屁股滚出东黎吧。放心,我们兄弟还是有仁慈之心的。怎么也会留给你们一条底裤穿着离开东黎!免得你们光着身子回中洲有伤风气!”


 韦锁突然强势无比地挑衅公孙世家,顿时让整个华山城是一片哗然,无数的修士都被这一场赌局所吸引了。


 “姓朱还真是胆大包天,竟然真的敢来应战!”有修士感到无比的遇外,说道:“现在多少大教古派对他是虎视眈眈,他竟然还敢跑出来,他真的不怕死吗?”


 一时之间,不少修士议论起来。


 对于韦锁的挑衅,公孙世家的小天师公孙权也很快回应,公孙权的态度也是极为强硬,冷笑地说道:“就怕他不来,哼,只要他敢来,就别想活着出去,告诉他,赌局有风险,别把头颅输在了我桌上!”


 “有好戏看了,公孙权终于破例出手了,难道呀,公孙权一向自视极高,这一次破例出手,不得了呀,看来八大王的后人真的把他惹怒了。”有人见公孙权强硬回应,立即明白是风云迭起。


 “是呀,听说公孙权晋升为地师之后,就极少出手,年轻一代的寻龙师,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只有名宿才够资格让他出手,不过,多数的名宿都不会与他这么一个晚辈较量。”有修士说道。


 “以我看,这次公孙世家是赢定了,公孙权号称是公孙世家的小天师,其实力可想而知了,未来的天师呀,听说,他已经把公孙世家的天师之术修练到出神入化的境界,能抽脉化龙,听说,对于他来说,天下龙脉大藏,俯而拾之。正是因为如此,东黎诸大教古派都看好公孙权,若是他一日成为天师,公孙世家在寻龙一脉就是无冕之王,现在东黎很大教古派都与公孙世家交好。”有修士感叹地说道。


 “很好,姓朱的终于露面了,这一次叫他有来无回!”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轩辕世家的轩辕红河也是目光一厉,杀气腾腾。


 就是连朱雀门的朱雀小王子也都当着天下人的面支持公孙权,他扬言说道:“哼,莫说是朱丹这等区区小辈,就算是八大王敢与公孙权作对,都是等于与我朱雀门作对!”朱雀小王子乃是朱雀皇的亲生儿子,他说出如此的话,毫无疑问是等于朱雀门对公孙世家鼎力相助。


 “只可惜公孙兄先要他项上头颅,否则,不用公孙兄代劳,我裘千华第一个就先斩下他的头颅!”不单是朱雀门,就是大道魔地的大弟子裘千华也是当众说出这样的话,这也是等于与公孙权站在了一条线上!


 而在公孙权那边做客的北域金圣世家老古董金甲老圣呷了一口茗茶,双目吞吐着可以洞穿九幽的魔芒,森然地说道:“八大王必须付出代价!”


 而在昆仑的古阙之中,剑凝霜与李三道都在场,剑凝霜听到此消息之后,若有所思,而李三道依然平凡地坐在那里。


 “此子胆识果真是非同一般。”李三道平淡道来,话平淡如水,但,却极有份量。


 “李前辈都看重他,说明他的确是潜质无限。”剑凝霜神采无双,说道。


 “可惜,天罚灭道,此子却是神圣体,若不夭折,必是第二个宗四剑,在他身上,我看到他当年无双神王的影子。”李三道说道。


 “凝霜听闻,曾有大教古派雪藏有神圣体,甚至有神圣体造诣惊天,凝霜甚至听说,曾有神圣体斩道,但,终还是难逃天罚,朱丹他凭己之力,能逃天罚吗?”剑凝霜凝重地说道。


 “很难说。”李三道沉吟,说道:“大道己变,只怕古族再现,荒古之时的诅咒应该会被打破了。此时我来东黎,也是为了挑选仙苗,欲作最坏的打算。若是此子幸运的话,或还有可能渡过天罚。”


 “若真是如此,那不得了,神圣体,乃是第一体质,远古之时,曾有神圣体证道,成就始王,比肩古皇,百族也惧之!”剑凝霜说道。(未完待续飘天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