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二百六十五章开棺

第二百六十五章开棺


 “是异族还是人族,打开棺不就知道了吗?”韦锁忙是说道。


 “无量笀佛,善哉,善哉,我佛慈悲。”胖和尚合什,对石棺拜了拜,笑嘻嘻地说道:“此话有理,开棺看了便知道。”


 “死和尚,少在这里假惶惶的,猫哭耗子,没安好心,你挖的坟还少吗?”韦锁冷冷地瞥了一眼胖和尚,不屑地说道。


 胖和尚一点儿都不在意韦锁说什么,笑咪咪地说道:“嘻,嘻,招呼是要打的,这是基本礼貌,有得罪先贤,又怎么不能打一下招呼。”


 “哼,虚伪!”韦锁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走开一点,我来开!”说着,韦锁往手里吐了两口唾沫,伸手就去掀石棺盖,但是,他用了很大的力气,石棺盖都纹丝不动。


 “真有些邪门,一块石棺盖就如此沉。”韦锁不信邪,金精之气冲盈,全身是龙气腾腾,血藏冲起,化作千万钧的力量,双手力大掀岳,沉喝道:“开——”此时,他用了最大的力量,去掀石棺盖。


 但是,石棺盖依然是纹丝不动,韦锁是血藏冲天,全身金精之气、龙脉之气翻腾而起,龙腾凤吟,此时,韦锁已经施出了全身的功力,脸色涨得通红,但是,石棺盖依然是纹丝不动!


 “这怎么打不开!”韦锁松手,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的石棺盖,他全身功力施展开来。就算是再大的巨岳他都能掀翻。不要说是眼前这小小的石棺盖,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任他用再大的力量,就算是吃奶的力气使尽,都没有办法把石棺盖掀开。


 “让贫僧看看。”胖和尚忙是说道,然后低首仔细观察石棺一番,最后脸色一变,沉声地说道:“不妙,帝俊当年在这里动过手脚!”


 “你怎么知道帝俊在这里动过手脚!”韦锁不由奇怪地说道。


 “这些墨线。你们都看到了。”胖和尚指着石棺上的墨线说道:“这墨线不仔细观察,与普通墨线无疑,事实上,它并非是普通的墨线。这是帝俊的手泽!墨线虽小,但,每一条都重如山脉,这么多的墨线封住石棺,简直是要把石棺封死!我曾去过一次尧家,帝俊的手泽我见过,绝对不会错。”


 听到胖和尚的话,朱丹他们都不由为之一震,大帝的手泽,那非同凡响。比远古圣人之兵还要强大。看胖和尚手中的“毗婆尸佛图像”就知道了,何况,毗婆尸佛图像还是毗婆尸佛还未证道之时所书!


 朱丹与韦锁听到胖和尚的话之后,仔细观察石棺上这一条条墨线,第一眼的时候,墨线没有什么出奇,跟普通的墨线是一模一样,但是,仔细一看,这一条条的黑线极有立体感。这不是墨线,更像是一条条的山脉压在石棺之上,一股凝重的气息扑面而来。


 “完了,这么多墨线,就像百万条山脉一样镇压在这里。而且这还是出自于帝俊手泽,我们就算再厉害也打不开。”韦锁不由失望地说道:“我们岂不是白跑了一趟。”


 “不对。”朱丹观察到石棺的一角。说道:“石棺后来被人打开过,你们看,这里有点点移位,墨线当年被人斩过。”说着指着石棺一角的接缝处。


 韦锁与胖和尚忙是探首观看,果真是如此,在这一角的接缝处真的有一点点的移位,墨线没有接上,与其他墨线的浑然天成完全不吻合!


 “有人来过这里!”朱丹他们三个人不由相视了一眼,而且来的人很强大,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强大。


 “划得帝纹传送阵,平安抵达这里,而且还开得石棺,奶奶的,不得了,至少也是神王级别!”韦锁失声地说道。


 “不,应该是圣人级别!”胖和尚说道:“前面的两个帝纹传送阵完整无比,在这龙脉大局已定的地方,竟然还能撕开大势,而且帝纹传送阵遗留在这里那么远久没有朽化,说明出手的人已经达到了圣人境界,刻下的道纹就算是三五万年时光都难于磨灭,这只有圣人手笔才能达到如此之境!”


 朱丹与韦锁听到这话,心里面都不由为之一震,远古圣人呀,后荒古时期,远古圣人远不如前荒古时期、上古时期多,特别是近一万年来,赤帝道崩,帝劫镇压万年,远古圣人远遁的远遁,坐化的坐化,在这一万年以来,莫说是远古圣人,就是神王都难出,帝动太厉害了,镇压万年之久,诸雄不出!


 “看来来人很强大,大到我们难于猜测!幸好也是如此,否则我们也开不了此石棺!”胖和尚说道:“如果不是前贤破了帝俊的手泽,只怕我们永远开不了石棺。”


 “和尚,你这不是痴人说梦话吗?石棺都被远古圣人开了,里面只怕什么都没有了!”韦锁不由说道。


 “你知道什么!”胖和尚瞥了韦锁说道:“如果你是,你把石棺中的所有东西都一卷而空,你会把石棺盖盖回去吗?有必要多此一举吗?”


 “这,这倒是有道理。”韦锁听到这话,不由怔了怔,然后又不由说道:“但是,说不定人家没把葬在这里的尸体带走。”


 “笨!”胖和尚说道:“葬在这里的是什么人物?哼,以我看,不是大圣就是准帝,要不就是圣灵,不会比上次的大成神圣体的遗蜕差!换作是你,你要圣体,还是要宝兵?一具大圣的遗脱,比什么都强!我盗墓这么久,不要说是大圣,就算是圣人的遗蜕都没有弄到过!你以为达到他们这种境界,他们的遗蜕那么容易弄到吗?”


 被胖和尚这么一说。韦锁也不由觉得有道理。上次大成神圣体的遗蜕是花了多少的心血?在他们夺遗蜕之前,诸大教古派、圣地世家不知道倾注了多少心血才破了各种禁制,到了最后一层禁制,他们也一样花了很大的功夫才破解,依靠个人力量,想挖得大成神圣体的遗蜕,那根本就不可能!


 “现在怎么办?”朱丹问道。


 “推,别掀,就算这墨线已被破坏,但。终究出于大帝的手!威力依然极大,以我们的实力,想掀开基本上不可能,我们用推。能推开多少就不敢说了,反正能舀多少就多少。”胖和尚说道。


 “好,我们动手吧。”韦锁忙是说道。


 朱丹他们三个人站成一排,全部站在一边,按住石棺兽的边缘,然后胖和尚沉喝道:“一,二,三,推——”瞬间,他们三个人气势冲天。金精之气腾腾而起,血藏如汪洋大海,在他们齐推之下,就算是再巨大的山岳都能被推倒。


 但是,朱丹他们三个人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了,所有的功力、血藏都转化为力量,但是,石棺盖依然是纹丝不动,三个人都涨得脸色通红。


 “不行,完全推不开。”韦锁放开手。摇了摇头说道。


 “这样吧,我们三个人的力量不要分散,合成一股,你们助我一臂之力!”胖和尚手捏诀印,说道:“我施一门禁术。推开石棺盖!”


 “好,动手。”朱丹与韦锁二话不说。手按于胖和尚天灵,他们两人的所有功力、血藏瞬间如决堤的洪水滔滔不绝地灌入了胖和尚的体内。


 “无量笀佛——”胖和尚长喧了一个佛号,手印轮转,瞬间,胖和尚头脑后泛起了一轮一轮的佛光,全身如同金铸一样,就好像是寺庙里摆放着的金铸罗汉一般,佛号如狮号,威猛无比。


 朱丹与韦锁感受到一轮一轮的刚猛气息如滔天巨浪一般扑面而来,好像是一尊伏魔罗汉复活一般,伟力惊天。


 “开——”胖和尚一声沉喝,声音惊九天,如炸雷一样平地炸开,随着胖和尚一推,整个土丘宛如是摇晃了一下。


 “轨——”胖和尚全身肌肉贲起,如小山一般,最后在他们三个人全力以赴的情况之下,石棺兽终于有动静了,响起了边缝磨擦之声。


 “轨、轨、轨……”朱丹他们三个人血藏无穷,奋力之下,石棺盖以极慢的速度一丝一丝的被挪开,好不容易,终于让他们推开了一条小缝!


 “嗡——”的一声,就在朱丹他们三个人推开一条小缝之时,石棺之内一阵波动,一轮轮神光从这一条小缝隙中射出来,这一轮轮的光华是五光十色,这轮轮的光华乃是神光,惊艳无比。


 “宝物——”韦锁忍不住兴奋大叫一声,还未见到棺中的东西,但是,这一轮轮的宝光就足己说明棺中的东西不凡。


 “小心,作好准备,以防奇宝遁逃!”胖和尚沉喝一声,再加把劲,血藏喷起,轨轨声作响,再把小缝推开一些。


 “嗡——”的一声,当小缝再推开一些之时,一阵奇宝鸣动,光华一炽,好几件奇宝从小缝中冲了出来。


 朱丹三个人同时出手,速度极快,他们同时向飞出的奇宝抓去,三个人都抓几件奇宝中光华最盛的奇宝!


 奇宝的速度也极快,朱丹他们三个人出手,速度足可以追电捉光,但是,还是让奇宝逃了二三件,朱丹抓住了一件,韦锁也抓住了件,而胖和尚道行比他们两个人还要深,抓住了两件。


 “和尚,你发了,比我们多了一件。”韦锁不由说道。尽管是羡慕,但,不得不承认,胖和尚道行比他们还要深,同时全力出手,他们只抓住了一件,胖和尚却抓住了两件。


 “无量笀佛,善哉,善喷。”胖和尚笑嘻嘻地把抓住的东西揣入怀里,好像怕别人跟他抢一样。


 “看,这是怎么了!”一直盯着石棺的朱丹此时脸色一变,沉声地说道。


 “滋——”就在这个时个,在被他们打开的小缝间再也没有奇宝冲出,而是“滋”的一声,一条条的鸀毛从石棺里生了出来,而且这一条条的鸀毛生得极快。像是一条条小蛇一样游走。眨眼之间,这一条条毛茸茸的鸀毛竟然把整个石棺卷住,整个石棺看起来是鸀油油的,长满了鸀毛,让人毛骨悚然。


 “不好,棺中有变!”胖和尚脸色剧变,他常年行走于地下,对这一方面的见识比朱丹韦锁强上许多,大骇之下,说道:“我们走——”


 “为什么——”韦锁不明白。忙是说道。


 “棺中有变,有不祥之物!”胖和尚急忙拉着朱丹与韦锁急退,以最快的速度与石棺拉开距离。


 “呜——”胖和尚他们刚退,一阵鬼哭狼嚎。在石棺的小缝冒出袅袅的鸀烟,这袅袅的鸀烟凝成了一个魁梧的人形。


 一个由鸀烟凝成的人形站在石棺之上,它一出现,瞬间邪气冲天,席卷万里,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什么鬼东西!”韦锁一见到鸀烟人出现之时邪气冲天,让人毛骨悚然,不由为之变色说道。


 “不知道发,反正就是邪物,棺中有变!”胖和尚脸色巨变。说道:“我们走,否则谁都别想活着离开!”


 朱丹与韦锁哪里敢再停留,此时,他们都不敢贪恋宝物,跟着胖和尚转身就逃。


 “没路了!”朱丹他们三个人刚冲下山丘,脸色剧变,刚才还在的幽蓝幽蓝的大湖此时竟然消失了,在他们面前的是封绝四方的绝壁,如同一个巨大的牢笼一样,把他们囚禁在里面。


 “怎么会这样!”一见到幽蓝幽蓝的大湖消失了。变成了封绝四方的绝壁,朱丹不由为之变色。


 “不知道,地势有变!”胖和尚也脸色大变,后有邪物,前无去路。这一下子他们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呜、呜、呜……”站在石棺之上的鸀烟一阵鬼哭,向朱丹他们三个人扑来。这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它一扑来,阴风阵阵,狼哭鬼嚎,遍地是骷髅,幽灵满天飞舞,情景骇人无比。


 “去死!”韦锁大吼一声,自己的神王之兵斩了出去,打出了神王之威!


 “揭帝,揭帝,波罗揭帝!”朱丹口吐真言,手结“降魔印”,虚空佛门大开,第三式韦陀杵降下,金刚附体,手持韦陀杵迎面劈向扑来的鸀烟。


 鸀烟凝成的人影双手一抬,封出一个手印,瞬间天地为之一黑,万物寂灭,鬼物横行,如修罗地狱一般。


 “砰——”的一声,韦锁的神王之威,朱丹的韦陀杵,都没有伤到这个鸀烟凝成的人,反而是被他一个手印镇飞出去。


 “哇”的一声,朱丹与韦锁两个人张嘴吐了一口鲜血,气血翻滚,他们两个人都不由为之大骇,这鸀烟所凝成的人也太恐怖了吧。


 朱丹他们两个人还未站了起来,鸀烟凝成的人已经扑下土丘了,伸手就向朱丹与韦锁的心脏摘去。


 “无量笀佛——”胖和尚身披万佛袈裟,佛光万丈,万佛禅唱,他一指点出,一条如针小的法则刺向鸀烟成人的眉心。


 鸀烟成人急忙结了一个手印,番盖而下,覆灭天地,镇压而下,欲镇碎胖和尚那如条大小的法则。


 “砰——”的一声,胖和尚下场与朱丹韦锁一样,整个人被震飞出去,狂喷了一口鲜血,不过,胖和尚的确比朱丹、韦锁强许多,他硬是把鸀烟人逼退好几步。


 朱丹与韦锁接住了胖和尚,胖和尚脸色发红,骇然,说道:“好强!”


 “舛、舛、舛——”鸀烟人再一次鬼叫,再次扑杀下来,直取他们三个人的头颅。


 朱丹与韦锁脸色一变,正欲迎上去,但,胖和尚立即拉住他们两个人,他手一翻,僧钵悬于头上,垂下了一缕缕的乌光,把他们三个人罩在其中。


 “砰”的一声,鸀烟人扑在了乌光之上,被乌光挡在外面,没有伤着朱丹他们。


 “别动手,这只是棺中不祥之物的一缕邪念!灭了它也不济于事。”胖和尚脸色凝重无比,说道:“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棺中有恐怖无比的邪物,一旦让它破棺而出,我们必死无疑!”


 果真是如胖和尚所说一样,此时,那鸀油油的鸀毛在石棺上疯狂生长,像发疯了一样,在这眨眼功夫,已经占满了整个石棺。


 “但,四方封绝,我们怎么逃!”韦锁也不由为之失色地说道。


 “只有把希望寄盼在大帝道纹传送阵上了。”胖和尚脸色也不好看,舀出一块古玉,说道:“还好我们留了最后一手,希望我这块圣人所留下的古玉能助我们一臂之力,打开大势!”


 “那还不快点。”朱丹见鸀烟人再次扑上来,不由变色说道。


 “你们掌持僧钵,我打开域门!”胖和尚急忙说道。


 僧钵悬于朱丹的头顶之上,朱丹与韦锁都不敢怠慢,都立即把功力灌入僧钵之内,撑住垂下的一条条乌光。


 “开——”胖和尚运转功法,欲激活古玉,这古玉之上刻有无尽的道纹,但是,胖和尚用再强的功法去激活,此时古玉也是没有任何动静。


 “砰——”的一声,鸀烟人再一次攻上来了,也不知道胖和尚这僧钵是何宝兵,鸀烟人极为强大,但,垂下的缕缕乌光依然把它挡在外面。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