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三章天才不容易当

第三章天才不容易当


 朱丹听到宗主的话,就依言坐下,抬起头迎上虚月宗宗主的目光,虚月宗主实力极为强悍,目光只是轻轻一望,都让人感觉莫大的压力,好像是巨石压在胸口一样。


 朱丹深吸一口气,真气运转,依然不收回自己的目光。


 见朱丹直视自己的目光,虚月宗主也没有任何表情,他缓声地说道:“这几天可好?”


 “回宗主,弟子很好。”朱丹徐声说道。上辈子他是无名小辈,但,现在重生,可以说是上天给他一次机会,现在他已经有了自己要走的道路,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出人头地,不再做人下之人。


 正是因为这样,朱丹才会顶着压力,迎上虚月宗主的目光。


 “让我看看你伤势。”虚月宗主伸出手来,按在朱丹的头顶,朱丹也没有躲避,他虽然不知道虚月宗主有多强大,但是,如果他想对自己不利的话,自己绝对是逃不掉。


 虚月宗主手按于自己的头顶上,朱丹感觉有股神力灌入自己的泥宫,以作试探,不容他拒绝。


 “泥宫寂如铁,兵魂消无影。”虚月宗主望了朱丹一眼,说道:“这辈子只怕你再也没办法修行了。”说着,他按于朱丹头顶上的手掌突然一虚,就好像是冷冰融解,化作水一般,向朱丹的泥宫探去,钻入朱丹的泥宫之中。


 一下子,朱丹感到了危机,一种不妙的感觉,就在这个时候,居于泥宫中央的大禹鼎突然震动了一下。


 虚月宗主手如雷殛一样,脸色剧变,一下子收了回来,吃惊无比地盯着朱丹。


 这突然的变化,让朱丹心里面不由一凛,警惕地望着虚月宗主,说道:“宗主,这是何解?”这让朱丹心里面不由为之一沉,难道虚月宗主要对他不利?


 “神圣体果然是不凡。”虚月宗主吃惊,望着朱丹,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手竟然没有探入泥宫就被震出来了,这是何等强大的肉体,当然,他不知道朱丹泥宫之内有大禹鼎这样的旷世之宝。


 见朱丹警惕的模样,虚月宗主也没有半点的尴尬,只是缓声地说道:“现在你兵魂已毁,只怕是难以修练,当日宗中赐你几件宝器,现在你已经用不上,也该归还宗中,留给能用得上的弟子。”


 听到这话,朱丹有些不是滋味,虽然他已经不是这个肉身的朱丹,但是,这显出人情淡薄,当日他蒸蒸日上之时,神圣体有可能被送入虚空圣地培养之时,门派中的诸长老都看好他,现在兵魂一毁,虚月宗就急着收回当日所赐的宝器。


 “我知道你心里面不满,我正是因为尊重你,才亲自叫你来,这样让你心里面好受一点。”虚月宗主说道:“虽然这几件宝器算不上什么顶尖宝器,但,落于你手中,也没多大作用。宝器若没有灵气孕养,迟早会如凡铁一样生锈烂掉。”


 “呵,门派还真是急着收回,不见得我朱丹就是永远出头之日。”朱丹心里面很不是滋味,不由嘲笑地说道。


 虚月宗主望着朱丹,说道:“这事派中已经决定下来,如果他日你真有机会重塑兵魂,宝器依然还给你。”


 事实上,这完全是没有机会,一个修士被毁了兵魂,完全不可能重塑,兵魂是天生的,就像是人的灵魂,魂飞魄散,还可能重塑吗?


 “宗主抬爱了,我朱丹也不是贪宝之人,就算是他日我朱丹能横空而起,也不稀罕这宝物。”朱丹不由冷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不交出宝器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没有想到虚月宗主的度量也不错,竟然没有生气,只是沉默。对于一个门派来说,一个弟子如此顶撞掌门,那可是大罪。不过,这一次虚月宗是有些理亏,更重要的是,虚月宗乃是朱丹祖先所创,只不过,朱丹他们这一脉已经没落了。


 朱丹知道,在朱丹手中,有四件兵器,其中一件是由朱丹以自己的兵魂所凝金精之气、用龙气炼化而成的,另外三件是派中所赐。


 在这几天中,朱丹也用意念催动过这四件兵器,只不过,这四件兵器已经没有了兵魂凝炼,没有金精之气孕养,已经是变得黯淡无光,如同凡铁。正如虚月宗主所说的一样,如果日长月久,兵器没有金精之气孕养的话,也一样会像凡铁那样生锈腐朽。


 朱丹意念一动,手中出现了四件兵器,眼前这四件兵器都黯淡无光,没有金精之气孕育,就像凡铁,遇到修士那强大锋利的兵器,只怕一碰就断。


 朱丹连同肉身朱丹所炼的兵器也放在虚月宗主面前,说道:“也好,我也不想欠虚月宗什么,宝器还了之后,我不欠虚月宗的。我身上不再有虚月宗的东西,如果虚月宗要收回朱雀峰,我也没意见。”


 虚月宗主没有计较朱丹孩子气的话,说道:“这个你放心,朱雀峰乃是你家的私有领地,派中不会收回。”


 朱丹轻哼一声,不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朱丹。”当朱丹走到门口之时,虚月宗主叫住朱丹,说道:“如果你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尽量住在虚月峰吧,不要外出为好,毕竟,这些年来,下边弟子中,你没少树敌人。我已经吩咐下去了,让下边弟子不准上朱雀峰打扰你。”


 说来,虚月宗主也算是仁义己尽,至少,他还给了朱丹一个安身之处。


 “多谢。”朱丹淡淡地说了一声,不再说其他的,转身就走。


 出了高阁,朱丹认准方向,下山回朱雀峰,但,朱丹刚下一个山头,迎面就上来几个弟子,为首的是一个双目有些阴鹜的青年,看他身边几个弟子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就知道他身份不凡。


 “哟,这不是我们的朱大天才吗?今天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呀?要不要小弟扶你一把,送你下山?”这个青年见到朱丹,大笑说道:“看来,被废掉兵魂的人就是可怜,如同废人一样,走上三步都喘气。”


 朱丹冷冷地望着眼前的青年,从肉身朱丹的记忆中,朱丹知道,眼前的青年叫郑世昌,是虚月宗一支瞻月脉护法的孙子,龙剑君身边的小弟。


 在以前,郑世昌可是嫉妒极朱丹了,只不过,朱丹实力强,他不敢招惹朱丹,现在朱丹被废了兵魂,如同凡人一样,郑世昌想借机出口气。


 “呸!”郑世昌被朱丹冷冷的目光冷视之下,感到有压力,心里面不由生了怒火,说道:“朱丹,你还真以为你是以前的朱丹,哼,被废了兵魂,连凡人都不如!你还高傲什么?在我眼中就跟条狗一样,踩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蚂蚁,呸——”说着,郑世昌向朱丹吐了一口口水。


 朱丹身子一侧,躲了过去,望着郑世昌,心里面生了杀机,郑世昌练了二十多年,只不过是练到了旋宫四象而己,而以前的朱丹只练了三年,就练到了藏神中的两藏,以前郑世昌见到朱丹,只会躲得远远的,哪里敢招惹朱丹。


 旋宫这一个境界有四象,修练顺次是:四泰象,皮象,肉象,骨象。


 也就是说,修士刚修练还在旋宫境界的时候,先练四肢,也就是手脚,然后练皮,再练肉,最后练骨胳,先把肉体的生机修练到圆满,才练下一个境界。


 “哼,怎么?不服气,不服气就来打我呀?哼,就算是龙师兄闭关了,我也一样能宰了你,现在宰了你,用得着龙师兄这样的藏神高手吗?”见朱丹冷冷地盯着自己,郑世昌火气更盛,只见他双手光芒一现,运起了功力,一手推向朱丹,挑衅说道。


 “砰”的一声,朱丹被郑世昌一推,连退七八步,气血翻滚,好不容易才稳住身体,这一次郑世昌可是下了黑手,如果朱丹不是刚练成“童子功”第一层,只怕朱丹在这一推之下,至少也是骨折。


 “哼,身体果然是有些硬朗,好,我倒要看看你神圣体能有多硬,就算再硬的骨头,我今天也把它折了。”郑世昌见朱丹依然冷冷地盯着自己,不由恶胆从边生。


 至于其他弟子,只是一副看戏的模样,没有任何人站在朱丹这一边。


 这个时候郑世昌也动了杀机,一运功法,只见他额头一亮,隐隐显现一把剑,泥宫之中光华熠熠,这个时候,他右掌绽放金光,一把纹条流动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看,郑师兄的金兵魂,听说郑师兄已练成了派中的金兵法级别的‘小虚月震星法’”,见到郑世昌运转功力,一些弟子不由羡慕地说道。


 毕竟,兵魂越高,就越代表着能修练更强更高的功法。当然,和神体、圣体相比起来,就差得太远了,神体圣体,任何功法都可以修练,没有级别限制!


 “哼,朱丹,快快来受死,如果怕死的话,就跪下来向我求饶!”郑世昌死死盯着朱丹,狠声地说道。让他高傲,今天,他非要折磨朱丹不可


 “郑世昌,主峰也是你喧哗的地方吗?想喧哗,回你瞻月峰去!”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大家转头望去,只见一旁已经站着一个女子,女子年纪与朱丹相若,长得美丽动人,朱唇一点红,神色高傲如凤凰,隐隐间,有一股流动的气息,毫无疑问,眼前女子实力很强。


 一看到这女子,朱丹立即从记忆中知道,眼前的女子正是沈依真,也就是朱丹的未婚妻,他们之间的亲事是由双方的父亲定下来的,自小指腹为婚,只不过,双方的父亲都早逝。


 沈依真不单是依靠着她爷爷的身份才有今天的地位,她个人的天资也很高,而且还是最高级别的兵魂,也就是玉兵魂,她自小修练,现在已经达到了藏神的境界,而且藏神境界中,已经练到了两藏,甚至传说比派中年轻一代号称第一高手的龙剑君还要高一点。


 对于许多修士来说,如此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藏神境界,已经是天资很高,很强大了。


 修士的修练,旋宫之后,便是藏神,藏神境界,修练的是五脏,也就是肝、肾、脾、心、肺,所以,称之为五藏,只有五藏修练圆满,才能达到下一个境界。


 和旋宫不同的是,旋宫境界一定依照四象的顺序来修练,而藏神境界则不是,如果你修练的功法偏属于火性,就可以先修练五藏中的心藏,然后再修练其他四藏,直至圆满。


 “大小姐,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朱丹先挑衅我,我才出手的。”郑世昌忙是恶人先告状,他可是惹不起沈依真,更何况,沈依真还是龙剑君的心上人。


 朱丹不理会郑世昌这样的小人,径自走到沈依真面前,望着沈依真,从以前的记忆中,他知道,朱丹与沈依真算是青梅竹马,从小是玩伴,后来朱丹没有修练,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疏远了许多,后来朱丹修练了,两个人又走得比较近了。


 “我兵魂己废,不知道你认为如何呢?”朱丹不由好奇沈依真的态度,当日朱丹败了,被废了兵魂,除了周佑以外,其他人都似乎没有出手阻拦的意思。


 沈依真望着朱丹,说道:“现在都已成定局,谁也改变不了什么。”说到这里,她柔声地说道:“你留在朱雀峰吧,以后好好做个普通人,别胡思乱想。”


 “呵,我们之间的婚事,也不用想了?”朱丹不由笑了一下,一下子听出了弦外之音。


 沈依真沉默了一下,然后认真地望着朱丹,说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以后,我们走的是两条不同的道路,平平凡凡做个普通人,也不是一件坏事。”


 毫无疑问,沈依真有悔婚的意思,毕竟,以后他们两个人不再是同一条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被女子悔婚,可以说是一大耻辱!


 “我明白了。”听到沈依真的话,朱丹不由笑了一下,然后望着沈依真,不由笑着说道:“你毁婚,我也没意见,我也能理解你,我也同意,我们之间的指腹为婚,就从这里开始,烟消云散吧。”


 沈依真不由怔了一下,没有想到一向自傲的朱丹,竟然如此轻松说出这些话来。


 “不过。”说到这里,朱丹回过头来,露出笑容,说道:“他日我朱丹强大了,有朝一日不论你是否已嫁,说不定我都会把你抢过来当小妾。这并非是我朱丹喜欢你,而是因为我想要!”


 朱丹这话,让沈依真不由脸色一变。


 “哈,朱丹,就凭你这样的废物?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呸,也不照一下镜子,你是什么德性。”这个时候郑世昌大笑,嘲笑朱丹。


 朱丹回头,盯着郑世昌,冷冷地说道:“郑世昌,你的头颅暂时寄存在你的脖子上,五年之内,我必取你的头颅!”


 朱丹这么猖狂的话,让郑世昌脸色一变,目光一厉,说道:“好呀,不用等五年,现在就来取!”说着欲上前动手。


 “够了!”就在这个时候,沈依真目光一厉,说道:“郑世昌,这里没你的事,少自作主张!”


 郑世昌见沈依真真的动怒了,只好是悻悻地闭上嘴。


 沈依真看了朱丹一眼,平淡地说道:“好好做个普通人吧,越是平淡,活得越久。”


 朱丹也不由认真地看了沈依真一眼,不由露出笑容,说道:“你的好意,我多谢了。不过,既然老天给我一条命,我就不会善罢甘休,别人越希望我平平淡淡,我就越折腾!放心,我会好好活下去的。”说着,朱丹转身就走。


 在回观月峰的路上,朱丹不由握了握拳头,他知道,虽然老天给了他一次重活的机会,他知道,这远远不够,他必须强大,不论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这个肉身的朱丹,他都必须活下去,而且活得更好,活得更强大,这才不会辱没他这一身的神圣体!


 他成为一个武林高手还远远不够,这个世界的修士实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所以,他更加要走老神偷所说的修仙道路!练得一身功法,封神升仙。


 “宗主没为难你吧。”见朱丹平安回来,久等的周佑不由为之松了一口气。


 见到周佑如释重担的模样,朱丹在心里面不由暖暖的,至少,他还有一个关心他的人。他忙是说道;“没为难我,我只是把宝器还给宗主。”


 听这话,周佑立即明白,他望着朱丹,轻轻地说了一声,说道:“孩子,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也别记恨宗主,有些事,宗主也不见得能作主。”


 “或许吧。”朱丹虽然不恨虚月宗主,但心里面多多少少也是不爽。


 “孩子,也该让你知道,这次你被废兵魂,只怕没有那么简单。”周佑望着朱丹,认真地说道。


 “还有内情不成?”朱丹听到这话,不由为之一怔,从记忆中了解到,当日朱丹因为沈依真,与龙剑君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最后败在龙剑君手中,被废掉兵魂,说起来,就是因为争沈依真。


 “我也只是猜的,不敢肯定。”周佑说道:“你是神圣体,比神体和圣体还稀有,当时虚空圣地也有收你的意思,只不过想先观察一下你的悟性如何。但是,你或许不知道,在虚空圣地有一个竞争对手,也是一个神体,这个弟子叫杜逸事龙,是虚空圣地太上长老的孙子。”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你是神圣体,而且,看得出来,你的悟性也极高,他日你进入虚空圣地,在未来,你极有可能与他争锋,只怕,太上长老也有除你的意思,为他孙子铺平道路。否则,龙剑君只是一个三代弟子,就算打败了你,也不见得敢废你兵魂,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看来,龙长老是和圣地的人搭上关系了,宗主恐怕多多少少也知道,所以,他选择了沉默。”周佑说道。


 大清早起来更新不容易,大家多投票,收藏!!!!!!!!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