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二百四十四章孔雀夫人的妩媚

第二百四十四章孔雀夫人的妩媚


 “妖帝曾去彼岸。*”朱丹不由喃喃地说道。这话从眼前妖王口中说出来,看来贾半仙所说并非是空穴来风。


 妖王轻缓点头说道:“是的,听祖上说,陛下曾在夜下遥望天际,吟此句。陛下曾到过彼岸,他麾下诸圣都知道。陛下的麾下有圣者曾听陛上说过,在彼岸他曾有不少朋友,也有不少战友,遗憾的是,种种原因,未聚于此。”


 听到妖王的话,朱丹不由入神,好一会儿之后,朱丹不由问道:“彼岸是怎么样的,是在哪里呢?”既然赤帝去过彼岸,那么,彼岸肯定是存在。


 这让朱丹心里面产生极大的好奇,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他对彼岸也一样充满好奇,彼岸,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呢。


 “不知道,陛下麾下的诸圣偶听陛下提到过,似乎与我们这里相差不远。”妖王说道。


 朱丹不由是怔了怔,与这里相差不远,难道,彼岸还是在这个世界,不由说道:“在五洲四海之内吗?”


 “不,从诸圣所述来看,应该不在五洲四海之内,不过,应该是同在一片星空之下。”妖王徐徐地说道:“有圣者说,彼岸,在天之涯、地之角,曾有圣者说,五洲四海的尽头,便是彼崖。”


 “天之涯、地之角,五洲四海的尽头便是彼岸?”朱丹不由为之一怔,喃喃地说道。


 朱丹沉吟了好一会儿之后。虚心地向眼前妖王请教。说道:“前辈,小子见识浅薄,小子所知,东黎北域,有一部分是与中洲接壤,有一部分是与北穹接壤。而中洲北疆,有一部分是与北穹接壤,另一部分晚辈不知,听说,东黎的南端与中洲的南端与也有与南岭接壤之地。而东黎西行。过了中洲,便是西漠。小子见识浅陋,不知道南岭、北穹、西漠、东黎各洲尽头是在何处?”


 “在东黎北域最尽头,事实上是个古战场。是败破之地,并非是直接与中洲、北穹接壤,过了这古战场、败破之地,才是中洲、北穹。北穹最北,乃是极地,也是极危险之所。东黎最南,有与南岭接壤,也有荒蛮之地,南岭有亿万里之广,荒莽森林广袤无边。也未听有人行遍,就算是中洲南端,也一样是浩无边际荒莽,有些人还以为那里已经是与南岭接壤,事实,那依然是中洲范围。西漠一路往西,传闻是登天高原,止于何处,不得而知。”妖王说道。


 “五洲之大,就算你是大圣。穷一生也不可能一一览尽,更何况诸多险地,就算是大圣也是寸步难行。”妖王说道:“更何况东黎之外,更是有浩瀚大海,无边无际。诸有圣者出海,终不得回。在这浩瀚大海中。也一样是广阔无边,凶险无比。”


 “小子长见识了。”朱丹听到妖王的解说,诚心地拜了拜,感谢妖王的指点。


 “天之涯、地之角,五洲四海尽头,不一定真正是走到这世界的尽头。”妖王摇了摇头,说道:“此话只怕是有所指。陛下道崩之时,诸圣坐化的坐化,化道的化道,活者更是远避帝劫,不出于世。传闻,帝崩之后,诸圣中曾有人去探彼岸去路。”


 “按到没有?”朱丹听到这话,不由为之激动,忙是说问道。


 “不清楚。”妖王摇头说道:“陛下道崩之后,帝劫镇压万年,诸圣中更多的人是坐化,躲过帝劫者,更是远遁而去,再难聚首,后来,远走四方的诸圣也少听有消息。”


 “原来是如此。”听到妖王的这话,朱丹不由有些失望。


 “我祖上曾有言,就算知道彼此之路在何方,只怕也无用,祖上曾推测,彼岸道路凶险,就算是大圣,只怕也不见能平安抵达。”妖王说道。


 “看来,我是没希望了。”朱丹苦笑地摇了摇头,说道。


 妖王笑笑,安慰说道:“你也莫灰心,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若你有心思,我可以给你指一条明路。”


 “小子多谢前辈。”听到妖王这样说,朱丹站了起来,感激无比,拜了拜。


 “这大礼,我可受不起。”妖王笑了笑,扶住朱丹,然后说道:“如果你想知道,你可以去找孔雀,孔雀祖上是陛下麾下诸圣中最强大的一员猛将,乃是得大道造化的一尊圣灵,强大无比。陛下道崩之后,他远走他方,传闻,他曾探彼岸之路,若是诸圣中谁最有可能探得彼岸之路,那非孔雀祖上不可。”


 “孔雀明王。”朱丹喃喃地说道。他不是第一次听人提到孔雀夫人的始祖,那是一尊得大道造化圣灵,孔雀明王,也有人称之为孔雀大明王。


 如果古之大帝不出,只怕是圣灵无敌,就算是诸圣也难敌。世间想出一尊极难,一尊得大道造化的圣灵更加难上加难!百万年都难出得一尊得大道造化的圣灵。


 “是的,正是孔雀大明王。”妖王说道:“如果你想知道更仔细,应该去问问孔雀,或者能知道更多的消息。”


 “多谢前辈。”朱丹再三拜了拜。


 “你再三大礼,我可是不敢坐在这里了。”妖王笑着说道。


 “那小子就不叨扰前辈清修。”朱丹深深稽首,与妖王告辞,然后离开山峰。


 水气氤氲,热气腾腾,回到住所之后,朱丹泡在巨大的浴桶之中,整个身子泡在热水中,说不尽的舒畅,但是,此时,朱丹脑袋中却是乱糟糟的一团。


 他除了为孔雀翎发愁之外,还不由为另外一件事发愁,那就是彼岸的事,妖王说过,孔雀夫人的祖先孔雀明王曾去探彼岸的去路。但。时光流逝,孔雀夫人不见得知道彼岸的去路,就算知道,她也不见得会告诉自己。


 这让朱丹有些头痛,说实在话,面对孔雀夫人,朱丹是有些头皮发麻,这位倾倒众生的尤物绝对是难缠的角色,也是一个让的捉摸不透的人物。


 “唉——”朱丹叹息一声,不论怎么样。就算孔雀夫人再难缠,明天也要去问问她,就算她不愿意说,也要问一下。


 “哟。一个人呆在桶里面唉声叹气干什么?”就在朱丹叹息的时候,一个甜到让人骨头发酥的声音突然响起。


 “啊——”朱丹被吓了一跳,一下子往后靠,但,立马感到不妥,把身子泡在了水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孔雀夫人已经是站在浴桶旁边了,而朱丹却一点察觉都没有。这不单是把朱丹吓了一跳,而且捏了一把冷汗,如果孔雀夫人是敌人的话。取他性命,简直就是比翻掌还要容易!


 “你,你,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朱丹泡在水里面,脸色涨红说道。


 “来了好一会儿了。”孔雀夫人娇笑地说道,风情万种,妩媚动人,实在是让人心神摇曳的尤物。


 “你。你,你来干什么,有,有,有什么事吗?”朱丹光着身子。泡在水中,有些尴尬地说道。


 “洗澡呀。怎么样?”孔雀夫人妩媚地一笑,秋波盈盈,勾人魂魄。她话一落下,已经是跨步迈进浴桶,一下子入了浴桶之中,浴桶极大,完全是可以容纳两个人。


 一下子,热水湿透了孔雀夫人的衣裳,她穿着素衣,当热水湿透了她的衣裳之后,隐隐可以看得到她那修长**。


 当孔雀夫人半蹲之时,大半衣裳都湿透了,只见衣裳紧贴着孔雀夫人那丰腴的玉躯,一双**丰富怒放,胸前的一抹嫣红,无比诱人。欲隐欲隐的风姿,可以说是无比勾动人的心弦。


 特别是两个人同一个浴桶之时,眼前的美人儿靠得如此之近,如麝如兰的体香在鼻端萦绕不散。


 朱丹都不由有些不争气地吞了一口口水,不免是有些紧张。


 “小男人,怎么,没见过女人不成?”孔雀夫人秋波盈盈,惊心动魄地瞅了朱丹一眼。


 “谁,谁说的。”朱丹尴尬无比,别过头去,脸色通红,辩说道。


 “看来我们的小男人的确是没有偷过腥。”孔雀夫人靠了过去,吐气如兰,在朱丹的耳边轻笑,湿润的热气让朱丹有些痒痒的。


 “你,你,你别胡说。”朱丹脸色涨红,孔雀夫人还真的说中了朱丹的要害了,不论是在前世,还是这一世,他还真的没开过荤。


 对于男子汉来说,在这一方面可以说是最要虚荣,就算是真的,也打死不承认。


 “是吗?”孔雀夫人娇笑起来,如花枝乱抖,此时,她已经靠近朱丹了,那勃涨丰腴的**已经顶着朱丹的胸膛,这般的挑逗,让朱丹心头一热,而更要命的是,此时孔雀夫人在朱丹耳边吐气如兰,轻轻地说道:“若是小男人真的是男子汉,那就让姐姐见识见识你的手段。”


 “你,你,你别逼我。”朱丹脸色涨红,急声地说道。


 “哟,小男人,我逼你怎么样?”孔雀夫人娇笑起来,孔雀夫人的玉指若有若无的在朱丹胸膛划着,让朱丹心痒痒的,她笑靥如花,妩媚动人,说道:“难道姐姐还怕你吃了我不成?”


 “我——”朱丹刚欲说话,但,立马脸色一变,失声说道:“你要干什么!”就在这一瞬间,孔雀夫人已经出手把朱丹给制住了,他动弹不得。


 这一下把朱丹吓得魂飞魄散,如果孔雀夫人是**着身子,他还不会魂飞魄散,但是,此时此刻,朱丹却被制住了,一动都不能动,这怎么不让朱丹魂飞魄散。


 “嘻,嘻,小男人,谁叫你想入非非,这一下你可落入我手中了。”孔雀夫人娇笑起来,秋波盈盈,瞥了朱丹一眼,**无比。


 但是,此时朱丹没有那福气消受这样的**,他是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脸色剧变,说道:“你,你,你要干什么。”


 孔雀夫人依然是妩媚无比。是让人发狂的尤物。娇笑说道:“你说呢?”说着,孔雀夫人上上下下打量了朱丹一遍,娇笑地说道:“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把你吃掉,把你鲜血吸光,然后把你的肉煮着吃了。”


 听到孔雀夫人这样的话,这把朱丹的脸色都吓白了,失声道:“你,你,你。你不是来真的吧?”


 “小男人,难道我跟你开玩笑不成?”孔雀夫人娇笑起来,在朱丹耳边说道:“我还没有尝过神圣体的鲜血,让我尝尝是什么滋味。”说着。孔雀夫人的丁香小舌若有若无的舔了朱丹脖子一下。


 这让朱丹全身发寒,这个时候,朱丹仿佛看到了自己已经成了砧板上的肉,此时,不是怎么样宰割的问题,而是怎么样吃的问题。


 “我,我,我的鲜血又腥又臭,我的肉又硬又难吃,一点都不好吃。”朱丹急忙说道。这把朱丹吓得不轻。孔雀夫人真的要吃他的话,那就死定了。


 “是吗?那我尝一尝,是不是真的又硬又难吃。”说着,孔雀夫人张嘴就向朱丹的肩膀吃去。


 “啊——”朱丹吓得魂飞魄散,尖叫一声,这个时候,他能想象自己鲜血被孔雀夫人吸干的情景,也能想象自己的身体被她剁成八块煮着吃的惊景。


 “嘻,嘻,嘻。小男人,你这也未免太小胆了吧,传闻你是胆大包天,今天怎么一点儿胆量都没有?”然而,孔雀夫人并没有吸朱丹的鲜血。只是不轻不重地在朱丹肩膀上咬了一口而己。


 “你,你。你想干什么!”好不容易,朱丹才回过神来,他被孔雀夫人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了,脸色发白。


 “考虑一下从哪里咬一口,吸你的鲜血比较快。”孔雀夫人妩媚地看了朱丹一眼,吃吃地娇笑说道。


 “你就别吓他了,再吓他,就把他吓坏了。”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燕轻眉已经站在门口了。


 “轻眉——”一见到燕轻眉,朱丹简直就是见到救星一样,急忙叫道。


 “殿下,你的夫君可真是坏,见色心起,竟然非礼起我来了。”孔雀夫人娇笑起来,妩媚动人,在这个时候,她玉手轻轻一拂,就解了朱丹的禁制,笑吟吟地站了起来。


 “不,不,不是,不是我非礼她。”恶人先告状,被倒打了一耙,这让朱丹比什么都还着急。


 “哟,小男人,敢做不敢当哟,难道是我非礼你不成?”孔雀夫人全身湿透,站了起来,身子的衣裳又干了。她娇笑起来,盈盈地看了朱丹一眼。


 “呃——”朱丹被她这话堵了过来,一时间无话可说,孔雀夫人非礼他,说出去,别人都不会相信,这是鬼话连篇。


 “我,我,我,她,她,她……”朱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择词比较好。


 “以姐姐修行,他那点本事就算他有心思非礼你,他也只能是想想而己。”燕轻眉贵胄无双,帝姿尽显,微笑地说道。


 “我,我,我,我没那个想法。”朱丹被燕轻眉这么一说,脸色涨红。


 “俗话说,闺女长大了,胳膊往外拐,这话说得在礼。”孔雀夫人娇笑地说道,然后妩媚地看了朱丹一眼,轻笑起来,说道:“殿下,你夫君可要好好管教,嘻,嘻,嘻,那可不是一般的坏。”说着,孔雀夫人带着一缕甜香消失在夜色中。


 “轻眉,我,我,我……”这人时候,朱丹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在燕轻眉面前,给他一百张嘴,他都解释不清楚。


 “先穿好衣裳吧。”燕轻眉只是笑了笑,然后出去了。


 朱丹穿好了衣裳后,急忙赶出去,燕轻眉还没有走,朱丹忙是向她解释,说道:“轻眉,你,你,你听我说,不,不是,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不是那个样子,又是怎么样的一个样子呢?”燕轻眉露出恬和的笑容。


 “是,是,是,是这个样子,是这个样子……”朱丹结巴了大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要不要我把孔雀姐姐赐给你,做你的暖床婢女呢?”燕轻眉微笑地说道。


 “轻眉,不,不,不,我,我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你,你听我说,我,我,我们两个人之间,不是,不是那一回事,你,你,你听我说,是,是,是这样的……”朱丹一着急,说话都结巴,说了大半天,都说不清楚。


 “孔雀姐姐不是要吸你鲜血,她是要看你鲜血。”朱丹说了大半天,解释不清楚,最后,还是燕轻眉一句话解了朱丹的焦急。


 “看我鲜血?”朱丹不由为之一怔,不明白说道:“为什么要看我鲜血?”


 “因为你鲜血有其他的东西。”燕轻眉缓了一下,深深地看了朱丹一眼,说道。优雅贵胄,风仪无双。


 这话听在朱丹的耳中,朱丹心里面一震,他与燕轻眉可谓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燕轻眉这深深的一眼,一下子让朱丹明了。


 “帝血——”最后,朱丹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轻轻地说道。


 他身有帝血,这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只有那个神秘莫测的贾半仙才看穿了朱丹身有帝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燕轻眉微笑,盈盈的秀目望着朱丹,没有责怪之意。


 这让朱丹不由为之惭愧,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