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二百四十二章神棍道

第二百四十二章神棍道


 “死和尚,快快说来,把你所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不然掐死你!”韦锁跳了起来,狠狠地掐胖和尚的脖子。


 “无量寿佛,善哉,善哉,贫僧就只知道这么多了,其他的一概不知。”胖和尚合什,宣佛号,一副高僧模样。


 朱丹与韦锁当然不相信这死和尚只知道这么多,但是,他不说朱丹与韦锁也没有半点法子。


 “如果我们真的要进去的话,必须准备充分才行,冒失进去的话,只怕是有入无出。”朱丹沉吟了一下,最后瞅了一下胖和尚,说道:“死和尚,孔雀翎的事情,我和韦锁想办法搞定。***,你这死和尚还藏着掖着,其他的事就你来搞定,反正,我包带你进去,进去之后,前面的道路就你搞定!”


 “我那有么通天的本事。”胖和尚苦着脸,但是,朱丹和韦锁不信他这一套,这死和尚不知道有多少本事没使出来,所以,朱丹与韦锁把其他的事全部扔给了胖和尚。


 胖和尚知道自己推脱不掉,沉吟了好一会儿,说道:“既然施主非要进去,那我们必须回帝城去,准备准备,我们有很多东西需要准备。”


 “这不是如你愿吗?你不就是想拉我兄弟进去吗?”韦锁没好气地瞪了胖和尚一眼。


 胖和尚笑嘻嘻地说道:“善哉,善哉,贫僧其实也没有抱希望,这么难啃的大藏。贫僧以为施主绝对不会去的。既然是施主如此坚定决心,那是再好不过了。”


 “死一边去,若不是‘诸天拳’,你给我一件无缺的传世圣兵老子都不干!”朱丹冷哼一声说道。


 “那是,那是,施主乃是慧眼识货。”胖和尚大拍朱丹的马屁。


 “好了,死和尚,别拍马屁,我们先回帝城,准备准备。不然死在里面就不值得了。”韦锁对胖和尚说道。


 “算了,贫僧在这里先建一个玄台,我们来去方便!”胖和尚说道。


 胖和尚拿出天华,在隐秘处建了一个暂时的玄台。到时候,他们来去方便。朱丹与韦锁见胖和尚随手就能拿出那么多天华,他们两个人都不由瞪了一眼。


 “死和尚,你究竟挖了多少人的坟墓,口袋里竟然这么多天华。”韦锁瞪了胖和尚一眼,说道。


 “呸,呸,呸,你这话是***裸的污蔑,贫僧这天华是贫僧辛辛苦苦赚来的。绝对不是别人坟中挖的。”胖和尚立马抗议这种说法。


 “你身上的诸宝是挖来的。”朱丹瞅了胖和尚一眼,说道。


 “嘿,嘿,这么好的东西留在地下荒着,让它变成废铁,那是暴殄天物,贫僧是让它们重见天日,再焕异彩,这叫物有所用。”胖和尚厚颜无耻地说道。


 “死一边去!”朱丹与韦锁异口同声地说道。


 胖和尚留下临时玄台之后,与朱丹两人离开了这片原始森林。出了原始森林之后,确定坐标,再次祭出玄玉台,打开域门,横渡虚空而去。


 朱丹三个横渡虚空。花费了不少玄玉台,最终才回到帝城。不过。胖和尚这家伙是肥得流油,朱丹与韦锁也不心疼这些玄玉台。


 帝城依然是热闹非凡,五洲四海的诸多修士也依然如往常一样在帝城来来往往。


 朱丹他们三人一行刚进帝城没多久,他们就听到了一些关于霍刀到处找朱丹算帐的消息,霍刀甚至扬言,要斩朱丹。


 “上次那小子来了帝城,不过,没找到你,就纷纷走了。”韦锁笑着说道:“可惜,那次我正做一桩大买卖,没空理他,不然,就斗斗他。”


 韦锁口中所说的大买卖,肯定又不知道是在忽悠那个土包子了。


 “嘿,上次他们几个围攻你一个,没拿下你,他们几个在心里面还不服气呢。霍刀再次出山,是要为他父亲报仇,他父亲上次被你毁了肉身,他是恨死你了。”韦锁说道。


 “无量寿佛。”胖和尚笑咪咪地说道:“霍刀不精刀道,但,他却修练刀道,是另有传承,嘻,嘻,此次霍刀出山,可是刀道有所成,施主你可要小心了。”


 “他要来战,老子随时奉倍,哼,这次他还敢来送死,就没有上次那么幸运,必斩他狗头。”朱丹淡淡地说道。


 不过,霍刀也没有在帝城,就是他的几个老仇人也没有在帝城,所以,朱丹他们一行在帝城内大马金刀的逛着,也没有人来找他们的茬儿。


 胖和尚准备了不少的东西,逛了大半个帝城,买下大包小包的东西,朱丹与韦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用来干啥的。


 花了好几天工夫,胖和尚差不多把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了,最后胖和尚说道:“差不多了,还少三样东西,我们要找一个家伙,不知道那假道士在不在帝城。”


 “少哪三样东西?”朱丹不由问道。


 “圣油,佛贝叶,浮屠沙。”胖和尚认真地说道:“这三样东西极重要,如果没有的话,那就麻烦了。”


 “佛贝叶,浮屠沙?这可是西漠佛教的好东西,这玩意,上哪里找去?”韦锁有些吃惊地说道:“传闻,佛贝叶乃是高僧加持之后的贝叶,乃是圣僧抄写经专用之物。”


 “我知道有一个家伙有这些玩意,走,我们去找那家伙。”胖和尚说道。


 胖和尚带着朱丹与韦锁去找他口中的那个家伙,他们三个人在帝城北城东拐西转,不知道走了多少的巷道,朱丹与韦锁都被绕得头昏,韦锁可以说是帝城的半个地头蛇了,但是,这片区域,他都少来。


 “这里是龙蛇混杂呀。这片区域。怎么样的的牛鬼蛇神都有。”走进这一片区域之后,韦锁不由说道。


 “还好,这假道士真的在这里。”胖和尚在一个小院外看了看院门,点头说道。


 “我们要不要叫门。”朱丹见院门紧闭着,就说道。


 “砰——”的一声,朱丹的话还没有说完,胖和尚一脚把两片木门踹得飞到天边去了。


 在院子中,有一个长得甚是猥琐的道人半躺在软椅上纳凉,舒服逍遥无比,两片木门被一脚踹到天边去了。这个猥琐无比的道人,立马跳了起来,如一只受惊兔子一般,一下子蹦得老高。看都不看,转身就逃。


 “假道士,逃什么逃,再逃我烧了你的老窝!”胖和尚呔的一声,大喝道。


 一听到胖和尚的声音,转身就逃的道士一下了停了下来,走回来,一步八迈的模样,扇着芭蕉扇,一双鼠目咪着。笑咪咪地说道:“我还以为是哪个仇家找上门来了,嘿,嘿,嘿,原来是你这个假和尚,假和尚,最近在哪里发大财了,介绍介绍点门路。”


 这道士嘴巴上一撇老鼠须,一双鼠眼,模样看起来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胖和尚还没有说话。韦锁已经一箭步窜了上去,一把揪住了这个年轻道士的衣领。


 “这位施主实在是面善,不知道是哪个大贵人,得罪,得罪。”被韦锁一下子揪住了衣领。这个年轻道士气不喘,脸不红说道。


 “死道士。快把我钱还给我,上次你卖的那玩意是假货!”韦锁气得脸色通红,恨恨地说道:“赔老子三倍价钱,上次你那玩意是假货,差点害得老子丢了性命!”


 “施主,你这话就不对了,小道士我从不卖假货,道士做买卖,一向都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小道我客人太多了,嘿,嘿,嘿,不知道施主,不,不知道官爷你上次在小的这里买的是何物,施主把它拿来给道士看看,如果施主指出哪里是假货,道士,不,小的以十倍赔偿。”道士斯理慢条地说道。


 “那鬼玩意,老子就早扔了!”韦锁恨恨地说道。


 “无量天尊,这就是施主,不,这就是官爷你的不对了,你没有把东西拿回来指证,谁知道是真是假,这全凭官爷你片面之词。官爷在小的这里买到真货,你也可以反咬一口,说假货,说不定官爷你从未在小的这里买过东西,想诈小的一笔,一口咬定在小的这里买到假货,这都行。小的做买卖,以和为贵,嘻,嘻,嘻,官爷若是把你买到的假货拿回来,如果指证之后,这货是假的,小的以十赔一。”这个鼠目的年轻道士笑嘻嘻地说道。


 “你——”韦锁一时间脸色涨红,说不出话来。一向招摇撞骗的他,被这道士坑了一把。


 “嘻,嘻,官爷,小的做买卖,一向都是讲信用,你这话就坏小的名声了。”道士笑嘻嘻地说道。


 “嘿,假道士,你这套把戏就算了,别人不知道你底细,贫僧可知道你底细。”胖和尚走过来,笑着说道。


 “去,去,去,你这个挖坟的,不要靠我这么近,免得我惹上一身的晦气!”这个鼠须鼠眼的年轻道士挥手说道。


 “哟,这位官爷,你老乃是仙气冲天,筋骨奇秀,实为是人中之龙,未来是名列仙班,嘻,嘻,仙爷,要不要来点龙涎凤髓呢?”这个道士见到朱丹,立马兜售自己的生意。


 “道长,这话在悬台的时候你已经说过一次了。”朱丹看了看这道士,摇了摇头说道:“龙涎凤髓,还是跟你那个什么金枪不倒的圣药留着给你自己用,我用不上。”


 这个道士,还真是老熟人,当年朱丹初到悬台的时候,这个道士就曾向朱丹兜售过什么金枪不倒、夜御百女的那些玩意儿,当时朱丹就一口拒绝了。


 朱丹都不由感叹,这世界也太小了,当时朱丹只是认为这鼠须鼠目的猥琐道士是招摇撞骗的骗子,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有来头。


 “哟,原来是老熟客,官爷真是好眼力,好记性,这样的记性,乃是天才呀。来,来,来。官爷。小的这里有霸王枪、惊天尺、飞龙刀……哇,这些可都是绝世圣兵,举世无双,最能配得上仙长你了。”这猥琐无比的年轻道士一见到是熟人,立马是拿出了七八件圣光闪闪的宝兵向朱丹兜售。


 “假货。”朱丹瞅了一眼这道士手中的圣光闪闪冲出一缕苍古气息的宝兵,就不客气地说道。


 “哈,施主,你这话只对了一半,这假道士卖的东西有真有假,如果你眼力无双的话。恭喜你,你买对了,如果你没那个眼力的话,那你就自认倒霉。”胖和尚笑着说道。


 “去。去,去,假和尚,别在这里打搅我做买卖。”被胖和尚点破,眼前的道士狠狠地瞪了胖和尚一眼,说道。


 “好了,好了,假道士,我们谁跟谁,我还不知道你底细吗?别在这里兜售你那些破玩意。我跟你做笔交易。”胖和尚挥了挥手,认真地说道。


 “假和尚,你想做怎么样的买卖?”道士瞅了胖和尚一眼,说道。


 这个猥琐年轻的道士叫神棍道,来历神秘无比,专卖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当然,有真有假,而且是假货居多。


 “你那发簪借给我用用怎么样?”胖和尚瞅着神棍道头顶上的那根发簪说道。


 神棍道头发是盘卷着,一盘的头发用一根灰白的发簪插着。也不知道这发簪有几百年没洗了,污垢很多,以前这根发簪只怕是白色的,现在已经是灰白了。


 “滚,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神棍道毫不客气地说道。


 听到胖和尚的话。朱丹不由瞅着神棍道头发上的发簪,但是。朱丹怎么样看,都看不出这发簪有什么妙处。


 “好了,假道士,别那么认真,跟你开开玩笑。”胖和尚笑着说道:“这一次我要三样东西,要真的,别拿假货来糊弄我。”


 “哪三样东西?”神棍道说道。


 “圣油、浮屠沙、佛贝叶!”胖和尚说出了三样东西的名字。


 “没有——”神棍道脸色一变,立马转身就走,但是,他没走两步,已经被胖和尚堵住了去路。


 “喂,假道士,我们好歹也几十年的交情了,你用不着那么吝啬。”胖和尚笑挡住神棍道的去路,笑着说道。


 “假和尚,你要来干什么?这些玩意可是兜我老底!就算我用也不卖。”神棍道说道。


 “假道士,你放心,我拿来自己用,又不是拿来卖给别人。”胖和尚说道:“就算你现在没有,也要给我弄来,不然上次你坑了我的那玩意送出来。”


 朱丹与韦锁都没有插嘴,看来,他们两个家伙都是认识的,而且还是熟人,一个是和尚,一个道士,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主儿,他们两个人凑在一起,还真是成一对。


 “我现在没有,你再等上三五个月,我去给你弄来。”神棍道被胖和尚逼得没办法,只好说道。


 “假道士,少跟我来这一套,你那些玩戏我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就要,不然没门!”胖和尚说道:“今天你不卖,那你就把上次坑我的那玩意吐出来!”


 “假和尚,你这够狠的!”神棍道被逼得没办法,只好说道:“好,我也没多少货给你,我只有一小小香瓶的圣油,一刀佛贝叶,再给你一抓浮屠沙,我开价很便宜,你上次在北穹挖的那一页东西给我。”


 “假道士,***!”胖和尚跳脚说道:“死道士,你这是抢呀,我这玩意上次我可是拼了老命弄来的,你竟然想用那么一点玩意换!”


 这和尚一气急之下,连粗口都说出来了。


 “拉倒,假和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次在北穹挖了什么东西,哼,有本事你去其他的地方给我弄一小香瓶的圣油、一刀佛贝叶、一抓浮屠沙给我,我也出这样的价钱!”神棍道哼声地说道。


 朱丹与韦锁在一边看戏,看来,他们两个人是十分熟悉,他们两个人都是知根知底。


 “好,算你狠!”胖和尚没办法,最后咬牙说道:“那一页玩意我给你,但,圣油你必须给我两瓶,我常年在地下打混,地下邪物不少,我需要这东西防身。


 “没有,这一次我回去只带出两瓶来,上次我去了一个鬼地方,用掉了半香瓶,如果你要的话,再加半瓶圣油,多了我也没有。”神棍道说道。


 他们两个人像市井里做买卖的市侩之徒,在大砍价,朱丹与韦锁在一旁看热闹。


 “半瓶不行,这样,另外半瓶先欠着,下次你必须给我。”胖和尚不肯退步说道。


 “好,两瓶就两瓶,另外半瓶的圣油先欠着。”神棍道最后也只好退步,同意交易。


 最后,胖和尚给了神棍道一页泛黄的纸张,纸张叠得很细,朱丹与韦锁也没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而神棍道则是递给了一个小黑袋给胖和尚,说道:“一瓶半的圣油,一刀佛贝叶,一抓浮屠沙都在里面。”


 胖和尚打开看了一眼,然后就收起了。


 “嘿,嘿,嘿,假和尚,这一次又去哪里挖别人的大葬,嘿,有什么好东西不,要不要我帮你拿去卖,放心,我只抽你一成的水,怎么样?”他们两个人交易完了之后,神棍道笑嘻嘻地说道。


 朱丹与韦锁看到这一幕,顿时石化,原来这两个家伙是狼狈为奸,听到神棍道的话,朱丹与韦锁才知道,原来胖和尚挖的一些东西,是让这家伙去销赃。


 “没有。”胖和尚很利索地说道。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