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二百二十二章五步杀人

第二百二十二章五步杀人


 “不是你?”朱丹听到这话,不由为之惊讶,看了看胖和尚,说道。


 “无量寿佛,天地良心,这绝对不是贫僧。”一向都笑嘻嘻的胖和尚这一次却十分认真地说道。


 见胖和尚神色,朱丹相信这不是胖和尚,他仔细地看了看四周,施出寻龙之术的手段,在四周慢慢地行走起来,以脚丈量脚下的土地,勾动地下可能存在的龙气。


 胖和尚与韦锁见朱丹如此神态,便知道他以寻龙之术在寻觅龙脉气息,都不敢打扰朱丹,站于一旁,默不作声。


 “有了。”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朱丹双目一亮,惊讶无比,说道:“果真是有一缕的龙气在流动,很细微。”


 “在哪里?”韦锁第一个按奈不住,忙是问道。帝城方圆千万里,地下的龙脉气息都难让人勘探得到,现在在地下发现了龙脉气息,这不啻是一个惊人的发现。


 “下面。”朱丹沉喝一声,举起大脚踏下,朱丹双脚是金光夺目,如天外仙足,金光妙漫,一只大脚踏下,宛如是一座山脚直压而下。


 “砰——”的一声巨响,地面为之摇晃,四壁沙石漱漱落下,听到哗啦哗啦响起,朱丹一脚把地面踏裂,露出了一个极大的深坑,凝目望去,下面是黑黝黝的一片,隐隐有寒气。


 “走,追下去,看这龙气流动到哪里去。”朱丹率先从裂缝中跳了下去。


 韦锁与胖和尚也跟着跳了下去。下面是黑漆漆的一片。下落百米后,他们终于落到底了,下面竟然是一条宽大无比的地下河,地下河水汹涌无比,河水奔腾,宛如是一条蛰伏于地下的黑龙一样,汹涌不止。


 朱丹尽施出寻龙之术的手段,以脚丈量,以眼观势,以心感气。以手算数,追寻着地下的一缕龙气顺着地下暗河而下,韦锁与胖和尚紧跟在他的身后。


 三个人在地下暗河上疾走,速度极快。没有多少功夫便奔驰千里,最后,听到“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地下暗河终于流出了地表,朱丹他们三个人也随河水冲出了地面。


 三个人站在岸上之后,韦锁仔细一看,说道:“这是回帝城的方向呀,难道是说东黎的祖龙真的是在帝城之内不成?”


 “难说,我们追下去便知道了,走。”朱丹施出诸多手段。依然能追寻到地下那一缕龙脉之气的去向,立即飞腾而起,追寻下去。


 “果真是帝城的方向呀。”韦锁与胖和尚也跟着追了下去,飞腾之间,韦锁不由惊讶地说道。


 朱丹尽施出诸多手段,一路寻地下那一缕龙脉气息,这一股龙脉气息很微细,而且是深埋于地下,流动很轻细,就算是寻龙师。也很能探寻得到,如果朱丹所学不是寻龙天师之术,又精通“引导术”的话,朱丹也一样无法追寻这一缕难于让人察觉的龙脉之气。


 朱丹三个人一路奔驰,山势复杂。地形多变,那一缕龙脉气息时隐时现。宛如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朱丹可以说是使出浑身解数,才没有把这一缕的龙脉气息追丢。


 直追几千里,突然间,地下的那一缕龙脉气息突然消失了,好像一下子蒸发了一样,任由朱丹施出诸多手段,都无法再一次把它找到。


 “奇怪,怎么不见了。”朱丹施出了浑身解数,但是,这一缕龙脉气息就到此为止,宛如是在这个地方葬发了一样,好像这一缕的龙脉气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会不会我们追错方向了?”韦锁见追丢了,不由假设地说道。


 “不,就是在这里,龙脉气息向这个方向流动,这说明很有可能龙脉在前面结巢,整条大龙脉的龙气都积凝于龙巢。龙气是流到这里了,但,就是凭空消失了,这违反常规呀。”朱丹摇了摇头,说道。


 “龙气是向这个方向流动了,却在这里消失,看来,有可能是有些问题。不一定是龙脉结巢,或者这龙气受什么吸引也不一定。”胖和尚挖坟的祖宗,虽然他不会寻龙之术,但,他有他的一套奇术,他也有所察。


 “什么东西吸引龙气?难道是说石王?”听到这话,韦锁不由双目一亮,不由为之兴奋地说道:“如果让我们找到了石王,那就真的是发了。”


 “这很难说。”朱丹摇了摇头,思寻了一下,说道:“走,到前面平原去,我结一个阵式,只要龙气真的是经过这地方,我就有办法找到,就算它能遁形,也会被我龙阵所感应到。”


 韦锁与胖和尚跟在朱丹身后,直奔前面平原。


 朱丹选好地方之后,举步而起,当他脚落下之时,只见他双腿垂落一缕缕的光华,这一缕缕的光华像是触钩一样没入了泥土之中,朱丹一步一个脚印,手结阵式,以阵势的变化而行,开始布起阵式来。


 花了不少功夫之后,一个巨大无比的阵式被朱丹布好了,从天空上往下看,只见这巨大的阵式是由一个个的脚印所形成,整个阵式的形状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圆盘,一条条的纬线从阵式中央向外幅射,整齐无比。


 若是坐于阵中,你会感觉阵内有着一道道的龙脉气息交织在一个起,如同是一张大网,任何一缕的龙脉气息经过这里,都会被捕获,难逃出去。


 “好手段呀,这不锁龙之势呀,追龙寻脉的妙妙之术,看来施主是学过寻龙天师之术。”胖和尚是一个识货之人,见朱丹阵势大成之时,不由瞅了朱丹一眼,感慨地说道。


 “嘿,还用说,我兄弟是未来的寻龙天师,这小术我兄弟随手拿来。”朱丹还没有说话。韦锁就先为朱丹吹嘘了。


 朱丹笑了笑。没多说什么,坐于阵中,说道:“我们慢慢等,只要龙脉气息真的经过这一片大地,必能被我这阵式所捕获,那怕是再细再小的龙脉之气,都一样难逃这锁龙之势,一旦它现形,阵式必会追寻下去。”


 韦锁与胖和尚也在阵中坐了下来,继续等待。他们都是有耐心的人,能等下去。


 一天过去,锁龙阵式没有变化,二天过去。也是没有变化,三天过去,依然是没有变化,四天过去,还是没有变化……


 “会不会龙气真的不是从这个地方经过?”四五天过去,韦锁有些按奈不住,对朱丹说道。


 “不一定,这龙气有些诡异,不是龙脉变化,反而更像是有人刻意隐瞒一样。以无上之术遮蔽了龙气去向。”朱丹沉吟了一下,说道。


 胖和尚手指掐算,点头说道:“施主所说甚是,我奇术在这里都失灵,看来,的确是有可能是有人遮天蔽地,隐去龙脉气息。神王墓不会轻易葬在那里,他葬在那里,说明他也是有所察觉,知道有龙气经过那里。以这不多的龙气蕴养墓室。”


 “那是什么样的人遮蔽天地呢?”听到这话,韦锁也不由为之吃惊地说道。


 “不知道。”朱丹摇了摇头,说道:“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人,但是,可以肯定。绝对是了不得的人物,比神王还要厉害。而且厉害很多很多。”


 “难道是说是圣人!”韦锁不由吓了一跳,吃惊无比,帝劫万年,远古圣人不出,世间已无圣人,若是再找到圣人之坟,那绝对是吓人一跳的事情。


 “不知道。”朱丹摇头说道。


 胖和尚不说话,掐指乱算,越是算,他脸色越是凝重,他也算不出什么结果来,最后,胖和尚喃喃地说道:“看来是遇到高人了,对方不单是懂奇术,而且还精通先天之数,能遮蔽一方天地。”


 朱丹三个人措手无策,只有继续待下去,只有把希望寄托在朱丹的锁龙阵式之上,只要龙气有一丝丝的变化,就会露出破绽,被阵式所捕获。


 五天过去,六天过去,七天过去……


 第八天的时候,天空上飞驰过十几道的神虹,朱丹他们三个人本来不留意,毕竟这是帝城范围,帝城可容纳千万人之众,就算帝城所辖范围有千万里之广,但,依然是人口稠密,就算是再偏僻的地方,也是常有人经过,特别是高来高去的修士。


 天空上飞驰而过的神虹突然停了下来,停在了朱丹他们的上空。


 “看来是有人盯上我们了。”见天空上的神虹不走了,韦锁指头凝视,喃喃地说道。


 果真是如此,韦锁的话刚刚落下,天空上的十几道神虹落了下来,落到了朱丹他们三个人的前面。


 朱丹定眼一看,发现落下来的十几个人中,其中有两个还是熟人。


 “哈,哈,姓霍的小子,是不是输不起了,想要回你上次输掉的天华?”见到对方落了下来,韦锁哈哈地大笑说道。


 落下来的十几个人中,其中两个是朱丹的老仇人了,分别是北域金圣世家的霍天都和**教的陆翔生,还有一个青年他不认识。


 另外一个与霍天都站在一起的青年是一身黑衣,双目冰冷,双眉飞扬,杀气腾腾,一看就知道是个自负高傲之辈。


 其他的人都站在这个青年身后,后来,除了霍天都与陆翔生之外,其他的人都是由这个青年所统领的弟子。


 被韦锁这么一说,霍天都脸色一下子很难看,上次在尧家石坊,他可以说是输惨了,输了上亿的天华,就算他是北域金圣世家的弟子,也难于承受如此大的输局。


 “小畜生,不知死活,哼,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这位汤师兄正寻你们,斩下你们的头颅,带回大道魔地。”霍天都还没有说话,一旁的陆翔生冷哼一声,森然地笑着说道。


 “大道魔地!”朱丹立即望向穿着黑衣青年。他和大道魔地结仇已经是有些年头的事情了,虽然他与柳迎风没有什么仇。但是。却与玄老一脉结了大仇,他杀了驰高峰,玄老也欲夺他性命,后来只不过中了大肥猫的计,玄老铩羽而归。


 “你就是朱丹!”一看到朱丹,这位黑衣青年双目射出了骇人的光华,如两把黑剑刺向朱丹。


 “我是又怎么样?”朱丹见他咄咄逼人,立即知道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也态度傲慢地说道。


 “很好,你敢承认。没有逃走,有勇气。”黑衣青年冷森地一笑,露出结白的牙齿,像是一头独狼。随时都择人而噬一般。


 “哟,好大的口气,大道魔地就了不起呀?切,一群缩头乌龟而己。”韦锁毫不客气地嘲笑说道。


 “找死!”黑衣人目光森然,冷哼一声,出手斩向韦锁,他一出手就大势己定,气势惊人,直斩韦锁天灵盖!


 “砰——”的一声,朱丹想都不想。一拳直轰过去,霸道无比,杀伐无双,地面都为之颤了颤,黑衣青年被震得连退好几步。


 黑衣青年双目森然,瞬间杀气滔天,冷森地说道:“你想怎么样一个死法?在临死前,给你一个选择!”


 “大道魔地的高手,我又不是没见识过,不过如此而己。所谓天才,也只不过是一坨屎而己,嘿,你们大道魔地的天才,老子又不是没斩杀过。就算再来十个八个老子也一样斩了他!”朱丹看了黑衣青年一眼。冷笑地说道。


 “别拿我与驰高峰相比!驰高峰在南坛自称天才,在我总坛。还轮不到他!”黑衣青年冷森地说道,杀伐之气冲天而起,森然地说道:“临死前,让你死个明白,本人乃是大道魔地第八位弟子,汤少龙。死在我手中的,都非是无名之辈,你也可以瞑目了。”


 “废话真多!”朱丹冷笑一声,话一落下,直驱而上,扬拳就砸了过去,“叠浪涛锥拳”凶残无双,轰杀而来,足可以轰碎一切。


 “去——”汤少龙立即大喝一声,祭出了一面宝扇,只见宝扇散发出了七彩光华,“刷”的一声响,宝扇张开,如一座山岳挡在朱丹面前,“砰”的一声,朱丹的“叠浪涛锥拳”凶残无双,汤少龙的宝扇虽然是极强宝兵,但,依然光华一黯,虽然是没有碎裂,但,却坠了下来,汤少龙被震得蹬蹬连退好几步。


 “放肆——”汤少龙身后的十几个弟大道魔地的弟子厉喝一声,迎了上来,欲挡住朱丹。


 “嘿,以多欺少?尝尝我的厉害。”朱丹还未出手,韦锁大喝一声,一把巨朔直抽了过去,如同是一条山脉抽来一般。


 十几个大道魔地的弟子一骇,纷纷祭出了自己的宝兵,以挡韦锁的巨朔。


 “大道魔地的弟子,也不过是尔尔而己!”朱丹跨步而上,挡住汤少龙他们的去路,冷笑地说道。


 汤少龙脸色一沉,此是霍天都已与汤少龙并肩而站,霍天都沉声地说道:“汤兄,这小畜生有些邪门,要不等你大师兄到来,一同收拾他。”


 霍天都上次在朱丹手中吃了大亏,知道朱丹难啃,所以不由小心起来。


 “哼,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今天也是死定了!”汤少龙厉喝一声,十指一张,巨掌直拍而下,毁灭气息弥漫。


 “大祭灭手!”随着汤少龙一声厉喝,巨掌直拍而下,地面立即出现了裂缝,花凋草枯。


 “破——”朱丹二话不说,厉喝一声,拳出龙啸,禅唱不绝于耳,宛如罗汉附体,勾运了大道之力,拳头金光漫散,如罗汉之拳。


 无畏无惧,破万物执障,“罗汉伏虎拳”第一拳“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砰——”的一声,大道魔地的“大祭灭手”乃是帝学,深奥无比,不过,汤少龙当然比不上古之大帝,“大祭灭手”虽然厉害,但,依然挡不住大道之力,在朱丹的一记罗汉拳下,当场碎裂。


 见朱丹一拳勾动大道之力,胖和尚也不由为之吃惊,朱丹竟然已经是触摸到大道轨迹了,这只是有达到初步大能的人才能接触到的境界。


 “再吃我一拳!”朱丹厉喝一声,这一拳与刚才一拳完全相反,阴毒无比,刁钻难测,就算是大道法则在前,也一样会被它找到破绽穿过,难于挡得住。


 “祭灭?天地印!”汤少龙一骇厉喝一声,抱印而起,封镇朱丹,欲把磨灭。


 “铛——”的一声,但是,在这最阴毒的一拳中,突然垂下了无上佛光,慈悲照耀八方,坚不可破,挡住镇压而下的天地印,而刁钻无比的拳头直穿过而,“砰”的一声,打在了汤少龙的胸膛。


 这是“罗汉伏虎拳”第二拳“虎毒还有反哺恩”,一拳阴毒无上,当场把汤少龙的胸膛打穿。“啊”的一声惨叫,汤少龙被打飞出去。


 “小子,休得放肆!”汤少龙被打穿胸膛,霍天都不能袖手旁观,立即大喝一声,飞跃而起,巨掌磨灭拍下。


 霍天都一动手之时,全身就铮铮作响,一身黄金闪烁的铠甲穿在了身上,一双手也是被铠甲所覆盖。


 黄金大掌如一座金山压下,石碎泥烂,声势骇人无比。


 “滚——”朱丹背现罗汉之影,佛光万丈,罗汉拳如天外飞殒,瞬间十几拳直轰而下,禅唱之声不绝于耳,宛如是我佛慈悲。


 但是,一拳之下,万物都为之驯化,一拳封天地,任有通天之难也无法挣脱这惊天一拳,这是第三拳“割肉饲虎”,一拳宛如罗汉举手摩顶,事实上,却可以毁灭万物!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