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二百一十三章尧家石坊

第二百一十三章尧家石坊


 在场所有人听了都只怕为之汗颜,在场中的诸俊杰,也一样有败家子,但是,就算在场最会败家的败家子只怕都远不如眼前的李休云败家,近百万买了一张破琴,还当成宝。败家到李休云这程度,也是一种境界。


 “怎么样,喜欢不,如果不喜欢,扔了,下次我遇到好的,再给你买一张。”李休云嗒嗒地嚼着佳肴,说道。


 在场诸人都不由为之默然,这家伙败家得真是没有天理,近百万的破琴说扔就扔,好像跟扔垃圾一样。


 “甚好,此琴有古韵之味,正合我意。”李晨旭温雅一笑,小心翼翼地收起了破琴,看他举动,好像这破琴真的是值得百万一样。李晨旭还真是完美无比,换作是别人,只怕把这样的破琴扔了,他却坦然收了起来。


 “嗯,那不错,我相信我的眼光是不会错的。”李休云边吃边点头说道,然后他那油腻无比的手拿起脖子上的虎牙项链,沾满了油光,扬了扬,一副得意高兴的模样,说道:“你看这虎牙项链怎么样?我觉得蛮配我的,就是便宜了一点,十万八万,下次有更好的,我再换一条。”


 “噗——”刚刚喝茶的朱丹一下子就把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了,差点喷到了李休云的身上,这让朱丹尴尬无比,忙是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思。”


 这让朱丹是笑喷了。这条虎牙项链是朱丹亲眼看到他向那个小摊买的。这条虎牙项链根本就不值钱,甚至用黄金都能买得到的东西,这种小饰品,在凡间,一两黄金只怕能买一大堆,他却花了上万的天华。


 何止是朱丹,在场的人都为之默然,这个家伙是不是傻子,但是,看他神态又不像是傻子。好歹也是个修士,花十万买一条虎牙项链,花这么多钱买一件饰品,只有傻子才会这样做!但。要命的是,李休云不是个傻子,而且他还是不朽神朝的太子。


 “哦,我见过你,我肯定是见过你。”李休云这个时候看到朱丹,一时间想不起来了,油腻无比的双手搔了搔头说道。


 “呵,呵,或者是,有缘总会相见的。”朱丹干笑了一下说道。


 “我家公子常在帝城。见过也不出奇。”韦锁低声说道。


 韦锁话一落下,突然影子一闪,韦锁都来不及躲,他衣领一下子被李休云给揪住了,朱丹都被他吓了一跳,不知道他为何一下子揪住韦锁了。


 “哈,哈,哈,小子,我可抓住你了。快还我八十万。上次你可是害苦了我,拿了我八十万竟然不还。”李休云一把揪起韦锁,哈哈大笑地说道。


 朱丹被吓了一跳,韦锁在帝都招摇撞骗,说不定他还真的是骗过李休云。这一次被他揪住了,那可就不得了了。


 “这位爷。你一定是认错人了,小的一直都跟在我公子爷身边,我又不认识爷你,怎么可能欠你八十万呢?”韦锁很镇定地说道。


 “是吗?”李休云有些发懵,说道:“我怎么觉得你跟那个小子很像。”


 “你的确是认错人了,他一直都是我身边,不可能欠你的钱。”朱丹摇了摇头,只好硬着头皮为韦锁圆谎。


 “呵,呵,呵,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我肯定是认错人了,上次那个大骗子骗了我八十万,他长得跟你有些像。”李休云有些发懵,搔了搔头,觉得也不可能,就放下了韦锁。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天下芸芸众生,肯定是有相似之人,这位爷认错也是正常之事。”韦锁很能沉得住气,笑脸相迎。


 “也对。”李休云搔了搔头,又低头猛吃猛喝起来,然后抬头见所有的人都看着他吃,就招呼所有人说道:“吃呀,怎么都不吃呢,我一个人怎么能吃得完。”


 “呃——”所有人都不由为之一默,现在桌上的佳肴都被他吃得七七八八了,在场的人基本上都没有怎么动筷去吃。


 “我们已经吃饱了。”就是灿烂无比的开阳圣子也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不过笑容依然是灿烂无比。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好久没吃东西了,正饿着呢。”说着李休云就真的不客气了,风卷残云,整个人都趴在了桌子上了,一盘盘的佳肴往嘴里倒。昆仑传人招待诸俊杰,桌上的东西肯定是珍馐,然而李休云不管是佳肴还是珍馐,反正就是牛嚼牡丹。


 所有人都一下子石化,殷商不朽神朝屹立百万年之久,却偏偏生出了这么一个太子,这样的一个接班人,只怕殷商神朝的皇主连自杀的心都有,难怪殷商皇主会考虑李晨旭接掌神朝,他们兄弟两个人简直就是相差十万八千里,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被李休云这么一搅局,宴会也没办法继续下去了,最后只好是草草收场,诸俊杰也纷纷告辞,不少人临走之时都不由怪诡地看了与李晨旭站在一起的李休云一眼。


 而李晨旭一点都不受他大哥影响,依然是高贵典雅,修养无可挑剔。


 朱丹与韦锁也离开了,而韦锁这家伙厚颜无耻,与昆仑传人搭讪,厚着脸皮向昆仑传人要昆仑的贵宾牌,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要到。


 离开群仙阁的时候,朱丹不由看韦锁一眼,说道:“你不会真的是骗了那家伙八十万。”


 “嘘,小声点。”韦锁吓了一跳,急忙回首张望,见身后无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你小声点,千万别被那家伙听到,这家伙虽然是个败家子,但是,一身本事可了得。上次我被他追得是无路可逃。硬是被他追了千万里,如果我不是有脱壳之计,不然也甩不掉他。这家伙虽然有时候脑子有点不灵光,但是,实力一点都不含糊。”


 “总有一天,你会栽到家的。”朱丹看了他一眼说道。


 “呸,呸,呸,乌鸦嘴,大风吹去。大吉大利。”韦锁忙是说道。


 朱丹摇了摇头,知道这家伙是本性难改,也懒得多说。就说道:“走,我们去尧家石坊。我要弄块神华来,买也好,赌也罢。”


 “好,嘿,嘿,我们切光所有石坊的奇石。”一听到赌石,韦锁精神一振,搓了搓手,跃跃欲试,比朱丹还要兴奋。


 朱丹与韦锁上了第三层浮空帝城。然后直奔尧家的石坊。


 尧家在北东黎乃是煊赫无比的世家,他们在北东黎可以说是庞然大物,难有世家所能相比。


 尧家、宗家、虞家这三大远古圣家,在北东黎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三个远古世家可以说是人才辈出,出了无数的强者,神王圣人皆有。


 这三个远古世家,屹立北东黎有百万年之久,底蕴深不可测。未有人能撼动。


 尧家石坊,在第三层浮空帝城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大石坊,一进石坊,就感受到那宏大的气势,单是看这石坊。就知道尧家有多么雄厚的实力。


 到尧家石坊来的人,也都是有身份的人。不是大教古派、圣地世家的子弟,就是赫赫有名的散修。


 到这地方来赌石的,都是一掷万斤之辈,可以说,尧家石坊乃是富豪强者聚集之地。


 尧家石坊的矿石无数,让人看得眼花缭乱,怎么样的旷石都有,便宜到一斤天华的,贵倒无价的矿石。


 在这石坊之中,人流不息,眼前的尧家石坊,比南山石坊不知道是大了多少。


 朱丹与韦锁进了尧家石坊之后,都不由看得是眼花缭乱,尧家石坊的矿石那实在是太多了,比朱丹以前所进过的任何一个石坊都要多。


 朱丹进了尧家石坊之后,并没有立马下手,慢慢浏览,慢慢熟悉石坊之内的诸多矿石,朱丹仔细浏览,发现,尧家的石坊矿石的确是多,其中也的确是有奇石,但,废石也不少。


 当然,有一些矿石标价也让朱丹为之咋舌,在南山石坊来说,标价上百万的矿石,那已经是数一数二的矿石了,然而,在尧家石坊之内,标价上百万的矿石,比比皆是,甚至有些是没有价格的。


 朱丹一问才知道,这些没有价格的矿石是需要奇珍来换,至于需要什么奇珍,就要看买家拿得出什么样的奇珍了。


 朱丹看了这么多的矿石之后,都不由为之咋舌,不愧是屹立百万年之久的远古圣家,实力之雄厚,让人难于猜测。


 最终,朱丹看中了一块矿石,但是,朱丹一看到这矿石的标价,就不由为之犹豫了,这块矿石的标价为三百六十万,现在朱丹所有家产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钱。


 “想买这块矿石吗?”韦锁也看出来朱丹有些意动,就低声问道。


 朱丹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他有很大的把握,这块矿石绝对能切出好东西,但,他钱不够。


 “我这里还有一些钱,你先拿去用,如果不够,我还有一些小玩意,先押着也行。要不,我去找暴雕、夏流他们借点来。”韦锁十分讲义气。


 “不了,我们看看其他的。”朱丹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


 “哼,没钱就别到这里来丢人现眼,这地方也是你们穷光蛋来的吗?”就在这个时候,朱丹两个人身后响起了一声冷哼嘲笑。


 朱丹与韦锁转身一看,只见陆翔生与霍天都站在身后,刀气冲天的霍刀也站在一旁。霍刀太引人注目了,他在北东黎也是赫赫有名,所以,一时间引来不少人的关注。


 “霍家少主,没想到他也到帝城来了。”有人识得霍刀,低声说道。


 “好强的气势,听说很少人能接得下他十刀,曾有人说若是北东黎年轻一代天才评十大高手,霍刀只怕能进前五。”


 霍刀的气场的确是够强。所以。他往那里一站,立即是引得无数人注目。


 “哟,吃屎长大的,我家公子爷有钱没钱,别人倒不知道,不过,你那一天在南山石坊输得只剩下裤叉子,所有人都看见了。”韦锁尖酸刻薄地挖苦说道。


 “你——”陆翔生顿时脸色涨红,上次在南山石坊他输了四百多万,颜脸尽丢。现在韦锁揭他的伤疤,那不是当众打他的脸吗?这气得陆翔生直哆嗦。


 “千万别把自己气死了,如果你是输不起的话,以后就别再去赌了。免得把自己气死了。”韦锁得理不饶人,讥笑地说道。


 “哼,赢了一局半局,有什么好得意的!”霍天都有他大哥仗腰,又嚣张了不少,冷哼一声,气势咄咄逼人。


 韦锁瞅了霍天都一眼,笑着说道:“手下败将,不足为道,蛇鼠之辈。不值我公子爷一提。”


 “这小子是哪家的仆人,连金圣世家都敢得罪。”有人不由吃惊地说道。


 “小辈,嘴巴放干净一点!”此时霍刀气势冲天,双目射出神光,如两把神刀一样斩向韦锁。


 “怎么,想以大欺小不成?弟弟不行,大哥出马?”朱丹冷笑一声,气势大盛,血藏无穷,他身一横。“砰”的一声,当场粉碎了霍刀的两道光华。


 “这小子是什么来历,实力不弱呀,竟然敢挑战霍刀!”在场有人不由吃惊地说道。


 霍刀瞬间如出鞘的神刀,刀意如九天寒冰。让人不寒而栗,有修为低者。不由纷纷后退,挡不住霍刀那可怕的刀意。


 “你现在出帝城一步,我必斩你!”霍刀杀气如虹,声如冰霜。


 朱丹冷冷地看了霍刀一眼,冷晒一笑,针锋相对,说道:“你现在出手,我立马灭了你。”


 “找死——”霍刀杀气冲天,立即上前一步,瞬间,宛如千万把神刀悬于他头顶上。


 “帝城不允许流血冲穷,尧家石坊更不允许打冲,若赌石,尧家欢迎,若是在此生事,拘禁三个月,谁都不例外。”一个坐镇于石坊中央的老人开口,这个老人白发如雪,枯坐于树下,但是,此时他双目一睁,可怕的神光往石坊内一扫,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打了个哆嗦,众人被他目光一扫,都不由后退一步,连霍刀都不例外。


 好可怕老人,坐镇于尧家石坊的老人,绝对不是一般的顶绝大能,甚至有可能是尧家的某位老古董。


 有这么一个可怕的老人开口,就算是霍刀也没有了脾气,这样可怕的人物,不是年轻一代所能对付的。


 “哼,小辈,既然在这石坊,那就赌石,敢不敢赌!”霍刀与朱丹是打不成了,霍天都忍不下这口气,挑衅地说道。


 “哼,如果你胆怯不敢应战,就先叫我一声爷爷。”霍天都后面又追了一句,冷笑地说道。


 “哼,手下败将,也敢与我家公子爷赌石?既然你是送钱上门,我家公子爷哪里有不收的道理。”朱丹还没有开口,韦锁接着冷笑说道。


 “好,这话可是你们说的,既然应战,有种的就别退出。”霍天都有人撑腰,更加嚣张起来,说道:“既然是赌,那就看看双方的资本,免得有人输了赖帐。”说着,他把自己的天华押了上来。


 “我这里八百万!”霍天都把自己的天华推了上来,冷笑地说道。


 “霍兄,我这里还有三百万,你拿去。”陆翔生也掏出了自己的所有天华,与霍天都的八百万堆在了一起,一下子就凑够了一千一百万。


 一时间,堆得如山高的天华照得在场所有人双眼都生花。


 “天都,这点钱,你拿去花。”这个时候霍刀冷冷地看朱丹一眼,随手扔出了一堆天华,与一千一百万堆在了一起。


 “一千九百万!”瞬时间,满室的天华照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来,不少人吃惊无比地说道。


 霍刀一出手就是一千九百万,与刚才的一千一百万加起来,一共是三千万,三千万的天华堆在一起,比山还要高。


 不少人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口气就砸出了三千万,这不得不说是大手笔,这样的手笔只有大教古派、圣地世家的传人圣子才能砸得出来。


 朱丹与韦锁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远古圣家的传人果然非同一般,随身带都是上千万,难怪那些远古圣世家是底蕴深不可测。


 “如此豪局,怎么能错过呢。”就在这个时候,这豪局吸引了不少人,有人走了过来,微笑地说道。


 “殷商神朝三皇子、宗家少主,虞家世子、开阳圣子……”看到一行人走了过来,有人抽了一口冷气,说道。


 宗青翦他们还没有离开帝城,也被这豪赌之局吸引过来了。


 “霍兄豪赌,实是雅兴。”殷商神朝的三皇子李晨旭与开阳圣子他们走近之后,见霍刀他们豪赌一场,不由笑了笑说道。


 “李兄见笑了,赌石我很少碰,是我二弟小孩子脾气,玩玩而己。”霍刀轻摇头,气势如虹,高踞姿态。


 李晨旭只是笑笑,没有说其他的话,虞沉休、宗青翦、开阳圣子他们诸人都没有说话,站于一旁,静观双方豪赌。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