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二百零九章帝城宝葬

第二百零九章帝城宝葬


 “传闻三皇子乃是一代天骄,在中洲诸多巨子都为之失色。”有人为之感慨地说道。


 有人点头认同说道:“是呀,我在中洲之时,三皇子风采无上,无人能及呀,可惜,他无心问鼎天下风云,淡泊修行,流连山水。”


 不少人纷纷为之赞叹,而悬石之上的三皇子则是静立,似乎是在追思他们不灭神朝的大成王者。


 “这家伙我听过。”当回过神来之后,韦锁低声说道。


 “听他们说是什么三皇子,哪个神朝的?”朱丹不由问道,东黎诸教朱丹还有些耳闻,但是,对于中洲,朱丹就更加陌生了。


 “殷商神朝的,这家伙乃是殷商神朝现任皇主的第三个儿子,自小就天资纵横,无人能及,风头甚至盖过他的大哥,也就是殷商神朝的太子,听闻,他二十岁的时候就已有大成,他们神朝的帝学精通七八,直追他们神朝不少老一辈,在殷商神朝诸皇子中,无人能及。虽然他是三皇子,但是,听闻,他有很大机会取代太子,成为下一代的皇主。”韦锁说道。


 “殷商神朝。”朱丹怔了怔,想到了一个人,搔了搔头,说道:“我知道了,就是那个被燕赤媚杀入金銮殿的不朽神朝。”


 “嘘,小声点,这是殷商神朝奇耻大辱,不要到处去说。”韦锁低声地说道:“说到这事,不要说是殷商神朝。就是其他两大神朝都抓狂。他们是古之大帝的后人,屹立中洲百万年之久,殷商神朝差点被燕赤媚攻破,这是奇耻大辱,连其他两大不朽神朝都同仇敌忔。”


 “他比燕赤媚如何?”朱丹不由问道。


 “操,兄弟,伱不要说那个变态好不好,那变态不是人,不要说是眼前的三皇子,就算是殷商神朝的皇主也退避三舍。那变态。谁都会谈之变色,我们七爷脾气算火爆的了,天下圣主皇主,我们七爷都敢斗上一斗。有一次他谈到那变态,都不由为之变色。燕家小妞,不是一般的变态,斩圣主皇主如屠狗一样,有人甚至送她一个名号为‘燕女王’。”


 “燕女王?”朱丹不由为之一怔。


 “就是女神王的意思,这个变态就算没达以神王,只怕离宗师境界不远。”韦锁低声地说道。


 “不是。”朱丹不由瞄了韦锁一眼,他知道燕赤媚很变态,但是有这么变态吗?所以,朱丹都将信将疑。说道:“这是真的假的?”


 “我骗伱干什么,有一次,我四爷跟我们胡扯,他曾说,我们大爷曾评价那变态,说,如果天地法则有变,当今世间,那变态绝对是有最大可能踏入大帝之路的人,什么不世天才。什么天之骄子,都是浮云。如果当年不是其他两大不朽神朝救援及时,只怕殷商皇主早就已经化作白骨了,当年那变态大破殷商神朝之时,整个中洲都谈之色变。诸圣主皇主都退避三舍,只要她在一天。中洲所有天才都是浮云,都无出头之日!”韦锁认真地说道。


 朱丹听到这话,都不由为之悚然,当年,他曾有机会见了燕赤媚一面,那时候,他见识更加浅薄,在那时,朱丹知道燕赤媚是很变态,比他所见到的年轻一代都要变态,什么天才,什么天骄,在她面前都是浮云,但是,没有想到变态到这样的地步。


 赤帝逝后,帝道己消,万年帝劫已经不在,天地法则若变,不论是哪一个天才,都不敢轻易说自己有资格踏上无上大帝之道。


 而八大王的老大无名氏却对燕赤媚如此高的评价,这是何等的恐怖,要知道,八大王的老大无名氏可不是一般的人物,神秘莫测,他一生极少出手,但是,一出手就横扫天下,无人能敌,就算穷神这种不可一世的绝世人物对他大哥都是心服口服,可想而知无名氏是何等的强大。


 连无名氏都对燕赤媚如此评价,燕赤媚多大的潜能,可想而知。


 千里血燕京,赤媚不留行,这一句话不单单是一句夸赞之语,这也是述写了当年燕赤媚无敌的风姿,杀入殷商神朝千里,血洗燕京,然而殷商神朝倾尽所有,最终却未有人把燕赤媚留下,燕赤媚的强大,可想而知。


 “自从燕赤媚那变态离开中洲,远扬出海之后,中洲诸俊杰这才松了一口气,所有的人都在心里面暗暗企盼,这个变态最好永远不要回来,她回来了,年轻一代都没有出头。”韦锁说道。


 燕赤媚远扬出海的事,朱丹也知道,当日他是亲耳听到她对尧宗云说的,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她出海了如此之久,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也正是因为燕赤媚出海久久未归,燕赤媚这才慢慢淡出中洲诸流的视线,中洲诸多俊杰开始活跃起来,开始笑傲天下,问鼎风云。


 “那变态走了之后,殷商神朝的三皇子李晨旭,也就是眼前这小子开始扬名天下,风头之健,可以说是一时间无人能及,不过,传闻他对皇主这位不感兴趣,他常年在外,游历天下,结交天下俊杰。尽管如此,依然掩盖不住他惊人的天赋。”韦锁说道。


 朱丹仔细地看了李晨旭一番,也不由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人很强,看不透。”


 “没错,这家伙是很强,而且他很少跟人动手,就算真的有人挑战,他常常也跟别人战个平手,不论对手是强是弱,他都跟对手打成平手。”韦锁说道


 “这么说来他没用全力。”朱丹看着背向众人的三皇子李晨旭,说道。


 “应该是,这家伙深浅无人能知。暴雕那小子。最喜欢打架,我有一次听他上北上中洲,后来他回来了,他说遇到李晨旭这家伙,最好小心一点,这家伙绝对是个狠茬儿。我很少见过暴雕这小子如此认真过,这小子从小到大都喜欢打架,就算是比他强的对手,他都照轰杀上去,就算那个学有‘武中无相’的苍厉。遇到暴雕也占不了半分便宜。他对这小子如此高的评价,可想而知了。”韦锁说道。


 朱丹听了,不由记在心里面,虽然他没有见过暴雕。但是,听韦锁所言,在他们兄弟中,除了变态的大姐头之外,他们之中,实力最强的,只怕要属暴雕,这让朱丹不由注重起来。


 “哈,哈,哈。两个小畜生,天堂有路伱不走,地狱无门伱偏闯进来,今天伱们是死定了。”朱丹与韦锁说得入神之时,一个嚣张无比的大叫响起。


 朱丹与韦锁望去,只见陆翔生嚣张无比地走了过来,他身后还有不少**教的弟子。


 陆翔生一见到朱丹与韦锁,那可以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可是狭路相逢。在南山石坊的时候,他颜脸尽失,今天在帝城之外,尽遇朱丹与韦锁,以他那狭小的心胸。他不报大仇,那才叫怪!


 陆翔生如此嚣张大叫。引得不少人为之注目,在场不乏强者,甚至有许多大教古派、圣地世家的老一辈强者。


 “这个人是谁?”有人见陆翔生如此嚣张,不由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是**教的传人,颇得真传,实力不弱。”有人说道。


 皱了一下眉头的人轻哼了一声,没说什么,**教虽然远比不上尧家这等屹立几十万年甚至百万年之久的大教古派,但,也是一流门派,屹立北域好几万年,也是不好惹的主儿。


 “这下有戏看了,那两个小子不就是在在南山石坊赢了陆翔生四百万的人吗?陆翔生在南山石坊是颜脸丢尽,这一下他不找回场面,那就怪了。”在人群中,有人当天就在南山石坊亲睹朱丹与陆翔生的赌局。


 “小畜生,伱应该一辈子龟缩在帝城不要出来!”陆翔生走上前的时候,阴阴地笑着说道。


 朱丹笑了笑,瞄了陆翔生一眼,淡淡地说道:“天大地大,我爱去哪就去哪,如果伱输不起那四百万,叫我一声爷爷,我还伱两百万。”


 “不知死活的东西!今天我就让伱溅血于此!”陆翔生当日在南山石坊可以说是丢尽了颜脸,现在朱丹老话重提,这不是要揭他的伤疤吗?所以,陆翔生双眼直冒火,怒气冲天,脸色难看极了。


 “哈,吃屎长大了,会叫的狗,是不会咬人的,会咬人的狗,是不会叫的,以我看,伱是属于那种不会咬人的狗,就算伱是会咬人的狗,也是那种咬人崩了牙齿的哈巴狗!”韦锁大声笑道。刻薄无比。


 在这么多人的面前,韦锁如此讥刺他,陆翔生那是怒气滔天,厉吼道:“小畜生,受死,地狱里慢慢哀嚎!”大吼之下,陆翔生祭出了下把神刀,听到“嗡”的一声,神刀千丈,直劈而下,千万斤之力。


 “破——”朱丹脸色一冷,杀机一迸,韦锁还没有出手,他就长身而起,大拳如钵,轰杀而出,一拳破千山,山崩地裂。


 “自寻死路!”朱丹一拳轰杀向神刀,陆翔生冷笑连连。


 “砰——”的一声,陆翔生的冷笑还没有落下,他的神刀被朱丹一拳轰得粉碎,长驱而入,抡拳就轰杀而下。


 “去——”朱丹比闪电还快,瞬时拳杀而至,陆翔生脸色眉变,祭出了一尊宝瓶,挡向朱丹的杀拳,“砰、砰、砰”朱丹一口气三记“叠浪涛锥拳”,杀伐无上,打穿了宝瓶,听到“砰”的一声,一下子打穿了陆翔生的胸膛,鲜血溅射,整个人被朱丹一拳轰飞。


 “这小子是什么人,如此的实力?”陆翔生在北东黎年轻一代已经是有一定的名气了,匆匆交手,却被朱丹拳穿胸膛,不少人为之脸色一变。


 “小畜生,我饶不了伱!”陆翔生大吼一声,朱丹一拳没有把他杀死,只见他全身宝光腾腾,虽然他被朱丹一拳打穿了胸膛。但是。有宝物护体,没有把他的魂魄轰杀掉。


 随着陆翔生一声大吼,血光冲天,宝气纵横,强大的气息弥漫于这片天空。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天摇地晃,一股龙息冲天而起,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怔,刚开始以为是陆翔生施出了强大无比的绝招,引得天摇地晃。但是,很快有人就回过神来,这不是陆翔生引来的神威。


 “龙气冲天,不好。大葬出世!”有见识广的人脸色一变,身子一闪,消失在天边。


 “有大葬!”有人吃惊无比,在这个时候,其他的人都顾不上看热闹,瞬间消失在天边。


 “小畜生,纳命来。”陆翔生大吼道,拖着夺目的宝光冲杀而来。


 “吃屎的,滚——”朱丹还没有轰杀上去,而韦锁大喝一声。祭出了一把神朔,直扫了过去,神朔变态无比,如同一条山脉那样重,一抽下去,就抽裂好几座山峰。


 “砰——”的一声巨响,听到“啊”的一声惨叫,挟着宝光冲杀而来的陆翔生当场被抽飞,鲜血溅射,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走。我们去挖大葬,别被人挖光了。”韦锁心系大葬,祭出强大的宝兵把陆翔生抽飞之后,不管他死活,拉着朱丹就飞驰而去。


 其实瞬间飞驰而去的。不止是朱丹与韦锁,所有的人都向前面飞驰而去。他们两个人还算是落后的了。


 朱丹与韦锁随人流飞驰万里,终于登上了一座擎天神峰,神峰巍峨无比,直入云霄,但是,此时峰顶已经没有了,露出了一个宽大无比深不见底的深渊。


 在这个时候,无数人停留于这座神峰的上空,展开神通,向下面深不可测的深渊望去。


 “这里有龙息。”朱丹一到这里,也隐隐感受到了龙息,立马低声对韦锁说道。


 “怎么样?”在场有人急不可待,忙是问道,欲下去,但,似乎又顾忌什么,没有下去。


 “不知道,刚刚云兄他们下去了,我通天眼看不透,只看到一部分,下面有邪气,很浓郁,下面绝对有阴灵之类的邪物,很强大。”有人脸色凝重地说道。


 “啊——”就在这个时候,山顶所沉陷深不见底的深渊传来惨叫之声。


 “不好,是云兄他们,遇到邪物了!”这个时候,有人双目射出了千里神光,直透深渊,脸色剧变!


 “我们怎么办?”韦锁见到这么多人停留于此,不由低声说道。


 “别下去,下面肯定有凶物,有些邪门,我们一路都没有探到龙息,但是,这里却冒出了一些龙气,不一般。再说,这里有那么多强者虎视眈眈,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是坐山观虎斗,到时好捡便宜。就算我们下去能弄到宝物,也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朱丹低声说道。


 “要不,我去把暴雕那小子拉来。”韦锁低声说道:“这小子应该没有走远,我能找到他。”


 “不急,我们再慢慢看看。”朱丹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地下有什么大葬。


 “轰、轰、轰……”就在这个时候,天摇地晃,一股可怕的邪恶气息冲天而起,很可怕,让人为寒而栗。


 “下面有邪灵!”有人立即失声说道。


 “轰——”最后一声大响,如同天轰地裂一样,整座山峰塌了大半。


 “无量寿佛——”就在所有人都吃惊的时候,一声佛号响起,佛光冲天,在深渊之下有一个人冲天而起,无数邪气缠绕,但是,当万丈佛光冲天而起之后,所有的邪气都挡不住无上的佛主之威,一下子被消灭。


 “这和尚身上有宝物!”当这和尚出来之时,很多人都看到了他怀里面宝光腾腾,泄出了珍宝气息。


 一下子,所有的都围了过去,宝光万丈,所有人把深渊冲上来的和尚围住了。


 “胖和尚!”一见到从深渊冲上来的和尚,朱丹不由失声叫道。


 从深渊冲上来的和尚,不是别人,正是在东南黎与他合作过坑杜家神王之兵的胖和尚痕梧德,已经是有好些年头没见到他了,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这个爱挖别人坟墓的和尚。


 这个时候,朱丹终于明白为何有龙气冲天了,肯定是这和尚挖了地下坟墓,这和尚像蝗虫一样,被他光顾过的坟墓,肯定是被扫得精光。


 “这死和尚,上次骗了我三十万!”一看到胖和尚,连韦锁都咬牙切齿。


 朱丹不由笑了一下,韦锁一直都在帝城招摇撞骗,只有他骗人,哪里有别人骗他的事,但是,他这个的大骗子竟然被胖和尚骗走了三十万,这难怪韦锁会咬牙切齿。


 “无量寿佛,诸位施主,不知道是有何事呢?是不是要与贫僧化化缘?”瞬间,胖和尚被诸多强者围于中间,但是,这胖和尚依然笑嘻嘻地说道。


 “和尚快快交出宝物,交伱一条生路。”有人立即喝道。


 “什么宝物废物,贫僧没有听过。”胖和尚依然笑嘻嘻地说道。尽管他一口否认,但是,他怀里逸出的宝光却出卖了他。


 “找死,那就让我们超渡伱。”立即有强者按奈不住,厉喝一声,祭出宝兵。


 “宝物是我们的。”一有人动手,其他的人都不甘落于人后,厉喝一声,瞬间,几十件强大无比的宝兵轰杀而出,可怕得很。


 “诸位施主既然如此热情,贫僧只超渡诸位施主了。”此时胖和尚双眸迸射出可怕的寒光,他双手一张,翻盖而下,一缕王者之气飘逸而出。


 “不好——”胖和尚还没有轰杀下来,朱丹脸色剧变,这王者之气朱丹再熟悉不过了,当年神王图可是在他手中有好一段时间,这是杜家神王之兵的王者之气。


 杜家有两件传世神王之兵,而胖和尚手中的那件神王之兵比神王图更恐怖,因为那件神王之兵被胖和尚吸了杜家小龙脉一半的龙脉之气,那怕是小龙脉,一半的龙脉之气也是恐怖无比。一件完整无缺的传世神王之兵拥有一半的小龙脉之气,那是何等恐怖?


 这件神王之兵落入胖和尚手中那么久,只怕这胖和尚早就把这件神王之兵掌握了,甚至有可能被抹去了杜家印记!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