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二百零六章耀钻石

第二百零六章耀钻石


 选石逆倍盲拍,这绝对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赌法,但是,也是一种很危险的赌法。


 就拿目前朱丹这一局的赌法来说,如果朱丹真的是挑到了一百二十万的“白云拥冷翠”,真有人不要命拍到十倍的话,如果朱丹输了,就要赔一千二百万,再加上三块矿石的钱,差不多达到了一千四百万,这是吓人死人的数字,就算是大教古派、圣地世家的教主皇主也都会变色,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此时此刻所有的人都目光聚在了朱丹的身上,都看着朱丹怎么样选石,而陆翔生则是嘴角噙着冷笑。


 眼前的局面对于朱丹来说是大大的不利,朱丹的输面很大,而对于陆翔生来说,那就正好相反,他的赢面很大。


 此时此刻,朱丹也是谨慎无比,三颗矿石看了一次又一次,这可不是几万或者十几万的赌局,这是上百万的赌局,一不小心,他就输得一穷二白。


 “嘿,小畜生,以本公子看,就慢慢认输,叫本公子一声爷爷,本公子就饶你一次。”陆翔生冷笑地说道。


 “吃屎长大的,叫什么叫,会叫的狗不会咬人,会咬人的狗不咬,你是属于哪一种呢?”韦锁讥笑地说道。


 “卑微无知的小畜生,你死定了,你最好给自己买一副棺材,你敢离开帝城半步,我把你五马分尸!”陆翔生的脸色很难看,双目跳动杀机。森然地对韦锁说道。


 “哈,我是吓大的,你这样的狗,用不着我公子爷出手。我这个无名小辈就能灭了你!”韦锁嚣张无比,大笑地说道。


 陆翔生的脸色说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如果不是碍于这里不能杀人,他早就把韦锁撕碎了。陆翔生不再出声,他远不如韦锁牙尖嘴利,韦锁乃是骗子出身,什么样的话他说不出来?如果跟他口舌之战,陆翔生那肯定是吃亏。


 “好。我选定了,就这块矿石。”就这个时候朱丹拍了一下“耀钻石”,站回了原位。


 “选‘耀钻石’?”见朱丹选了第三颗石头,不少人都不由为之一怔。一时之间,不少人是低声议论起来。


 “选‘耀钻石’,以我看,这小子是输定了,这块石头虽然价格是最低。但是,这块石头的输面甚至比‘白云拥冷翠’还要大。”有人都不敢相信。


 “是呀,这块石头是便宜,赌本是没有那么大。但是,太小了。不要说品相这些,这么小的一块石。就算最终有人拍到十倍,都不见得能切出值一万的东西来,如果拍三五倍的话,以我寻龙师的身份打赌,这块石头真的只拍到五倍,这小子绝对是输定了,就算是拍到十倍,这块石头的赢面不超过三成。”最终,有一个资质不低的寻龙师低声说道。


 “以我看呀,这小子是抱定宁少输不大赢的决心,如果他选‘皇山石’的话,被人拍出十倍的话,一旦输了,那就是差不多八百万,而‘白云拥冷翠’,那就更不用说了,选这块石头没有几个人能输得起,随便拍都会飙上几百万。真有人不要命的话,还说不定能飙上千万。”


 有不同意,摇头说道:“这不见得,‘白云拥冷翠’这块石头反而是没有多少人敢拍,谁敢拍上十倍的价格?在座没有几个人能掏得出千万。先不论输赢,这块石头,敢拍的人没几个。虽然说,这块石头输起来是吓人,但是,真的拍上千万,说不定还是有机率切出值十二万的宝物。”


 “这话没错,我虽然不看好‘白云拥冷翠’,但,这块石头个头的确是不小了,比起‘耀钻石’来,有着更大的赢面,只要有人敢不要命拍上十倍,以我切了上百年矿石的经验,这块石头,还有五成的赢面。”


 见到朱丹选定了“耀钻石”之后,陆翔生冷笑一声,不屑地看了朱丹一眼,说道:“小畜生,是怕了,所以才选最便宜的矿石,是不是怕赔不起了?也对,我能理解你这等从乡下来的穷小子,三二百万,对于你们来说,那是了不得的天文数字。”


 “是吗,如果你有本事,就把我这块石头拍上一千倍去,你敢拍上一千倍,老子就算去抢,也一样弄够赌本来跟你赌一把!”朱丹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反击地说道。


 “敢不敢,不敢拍上一千倍去,就是我孙子。”韦锁也是嚣张地说道。


 陆翔生脸色很难看,他肯定不可能拍上一千倍去,一千倍,那就是一亿天价,就算眼前这块“耀钻石”再废石,只怕也不可能切出只值一百斤天华的东西。


 一千倍,这数目太小了,如果十万的矿石,只切出只值一百斤的天华,那么,这矿石完全可以称之为废石!


 “哼,既然赌,那就盲拍。”最后陆翔生重重地冷哼一声,沉声地说道。


 “盲拍吗?”最后,石坊伙计询问朱丹,虽然说现在赌局已经开始了,但是,石坊还是要询问应战者的意思,毕竟,这种赌局是私人之间的赌局,与石坊没有什么关系。


 “盲拍,切。”朱丹点了点头,说道。此时是胸有成竹。


 “有请刀师,切石盲拍。”伙计忙是大声说道。这不单是说给赌局的双方听,也是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


 此时,石坊中的所有人都挤到这边来,都过来凑热闹,有人甚至是跃跃欲试。


 “这局,你出不出手?”有客人是跃跃欲试,问身边的朋友。


 “再看看,看第一刀是怎么样的,第一刀征兆好的话,我就不拍了,如果不好征兆的话,我拍一二轮试试。”


 刀师来了。请了石刀,拜祭之后,刀师举刀于双手之上,环视了一下在场的人。说道:“盲拍现在正式开始,按规纪,在下刀之前,第一轮盲拍开始。”


 刀师话落下之后,在场的许多客人都看着陆翔生,虽然说,选石逆倍盲拍,这种赌法到了盲拍的流程之时。在场的所有人,除了石坊与应战者之外不可以叫价,其他的人都可以叫价。


 不过,这种赌局。一般开始,都是挑战者先叫价,这虽然不是规纪,也是约定成俗。


 “大家都有那个兴趣,那么。我先叫个低价,让大家玩玩。”陆翔生笑了一下,自负傲然说道:“十万。”


 “开价十万,第一轮拍。还有没有人出价?”还没有下刀,陆翔生出本价。十万,接下来最低的价格也要二十万。


 如此高价的起跳。可以说把不少本钱不够的人扫出门。


 没有下刀,在场的所有人都持观望,都望着他们两个人,在场的人都暂时不出价。


 “好,第一轮,拍价为十万。”说到这里,刀师望着朱丹,说道:“从哪下刀?第一刀再拍,还是剥浅皮后再拍?”


 这是私人赌局,玩法很多,有人喜欢一刀之后再轮拍,也有人按规纪,剥最浅皮后才进行下一轮的盲拍。


 “就从钻斑下刀,一刀盲拍。”朱丹笑了一下,看了看陆翔生,又看了看在场的诸人。


 “一开头就从钻斑下刀?”不少人听到朱丹的话,不由为之吃惊,钻斑是这块石头最大的卖点,此时局势对朱丹大大的不利,聪明的人,肯定会选择避开钻斑下刀,这样还能保持一下这块矿石的价格,一旦选择钻斑下刀,如果一刀切下去,里面还有钻斑的话,那还好,轮拍的人或者会考虑一下,如果一刀下去,没有钻斑,那么,差不多接近知道答案了,只怕,到那时,轮拍的人会十分疯狂!


 “嘿,小畜生,你是抱着饶幸心态是,一刀下去,认为钻斑还在,别人就不敢拍了。”陆翔生冷笑一声说道。


 “好,钻斑下刀。”刀师再确定了一次之后,朱丹没有意见,刀师操起刀石,就切向“耀钻石”那个不大的钻斑上。


 “沙、沙、沙……”刀师技法娴熟无比,三二刀就把钻斑表皮切了下来。但是,钻斑表皮一切下来,什么都没有。


 “废石,这块石头绝对是废石,我敢赌,绝对切不出值一万的东西来!”一刀下去,钻斑没有了,一下子引起了无数的骚动。


 “第二轮盲拍开始。”刀师搁刀于旁,对在座所有人说道。


 “二十万。”在这个时候,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一块废石,立马有人出手了。不管输赢,这三块矿石的钱都不用第三者支付,所以,出手的人也多。


 “三十万。”刚出价的人话还没有落下,立即有人就接着说道。


 “四十万。”很多人都不看好这块“耀钻石”,立马就有人出到四十万。


 “五十万。”


 ………………………………………………


 出价的人很快,犹豫的人并不多,所以,拍的很快。


 “九十万。”在场的人基本上是不看好这一块“耀钻石”,第二轮盲拍刚刚开始,就被拍到了九十万。


 “钻斑是这块石头象征呀,如果没有这钻斑,就算这块石头从七翘月挖出来,标十万,绝对不会有人要。”


 “没错呀,一刀下去,钻斑都不有了,这只是最浅表皮的一个斑而己,如果浅皮之内还有钻斑的话,这块石头还是有一点希望切出值一二万的东西来,但是,现在一刀下去,连钻斑都没有了,以我看,切出值二三千的东西来都有些难。”许多人议论起来。


 “一百万!”最后出价的是陆翔生,他冷笑一声,轻松无比地报出了一百万的价格。


 这个时候,没有其他人报价了,一百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这绝对是一笔大数目,在场的人,能一下子掏出一百万的人并不多,更何况,还有下一轮的盲拍,所以,当陆翔生报出一百万之后,其他的人者持观望态度。


 “最后出价,一百万!”刀师再三确定之后。敲定了第二轮盲拍的价格。


 “嘿,小畜生,你这三百万就要化水了!”陆翔生阴阴地一笑,看了一眼韦锁押在那里的三百万一眼。


 眼前这三百万都是韦锁的本钱。韦锁是押了好几件宝才积累够三百万本钱。


 “要动刀吗?”第二轮盲拍的价格定下之后,刀师询问朱丹说道。


 “动,剥刀浅皮。”朱丹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沙、沙、沙……”刀师下刀如飞,石皮如飘雪一样洒落,眨眼之间,浅皮被剥下来。


 “没有一点变化呀,没希望了,浅皮剥了之后。还没有一点成色,连油头都没有一点点,这块石头,真的是废石!”有人摇了摇头。说道。


 “第三轮盲拍开始。”刀师剥了浅皮之后,对在场的所有人说道。


 “一百一十万。”一见到浅皮被剥下之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一局朱丹输定了,浅皮被剥下来之后连一点成色都没有,没有半点油头。这是很不好的预兆,这块矿石被人认为是废石的机率已经飙升到了九成。


 “一百二十万。”一旦被人认为是废石,那还得了,拥有这么大资本的人。出价就飙升起来。


 “一百三十万。”


 “一百四十万。”


 ……………………………………………………


 一时之间,出价的人越来越多。眨眼之间,价格是飙升到了一百五十万。


 “妈的。我没带够钱来,早知道今天有这么一局,还出废石,我肯定带够钱来。”有人见价格飙升到一百五十万之后,不由后悔不己。


 “林兄,再借我三十万,等我赢了,我立马还你。”有没带够钱的人来,不是去抵押,就去借钱。


 “嘿,兄弟,不怕跟你坦白,这局我也要赌,这一百多万是赚定了,我可没钱借给你。”


 “小子,你这也太黑了!”没有借到钱的人是恨得牙痒痒的。


 “一百七十万!”此时有人出价到一百七十万。如果单是这一块“耀钻石”进行盲拍的话,那肯定是不可能拍到到这个价格,但是,这是一局“选石逆倍盲拍”,这块“耀钻石”越是废石的话,那么,拍出的价格就越高。


 “一百八十万!”有人咬了咬牙,出了心底最高价。


 毕竟,到了一百多万之后已经是大数目了,没本钱的人,都被扫出门槛,就算是有本钱的人,也开始小心起来。


 “一百九十万。”最后有人狠心,再出一次价。


 “二百万!”陆翔生冷笑,盯着朱丹,把价格推到了高峰,喊到了二百万。


 “二百万呀。”有人不由摇了摇头,有想出拍的人,最后摇头,放弃了,摇头说道:“算了,走得夜路多,总会遇到鬼,万一这小子真的踏到狗屎运了,二百万就是砸在水里了,我不拍了。”


 其他几个资本比较雄厚的买家想了想,最后也放弃了,看得出来,陆翔生是吃定了朱丹了,他们就不再叫价了,叫再高的价,也是为人作嫁衣,所以,他们都放弃了。


 “最后一轮最后出价为二百万!”刀师确定之后,当场宣布。


 “嘿,嘿,小畜生,你的本钱不够,嘿,你现在只有三百万。嘿,如果你跪下来叫我一声爷爷,本公子心情好,免了你一百万。”陆翔生是吃定了朱丹了,阴阴地笑了起来。


 “吃屎长大的,你放心,我家公子爷不缺钱,大不了我家公子爷再抵押,钱,我家公子爷随时能弄得到。你还是小心一点输了之后,回去哭鼻子。”韦锁冷笑一声。


 虽然韦锁身上没有那么多现成的天华,但是,他本钱也不小,他依然还有本事再抵押出一百万来,他身上还是有很多宝物。


 “切石,是胜是负,很快就见分晓了。”朱丹风轻云淡地对刀师说道。


 刀师得到确定之后,就操刀剥起石皮来,一时之间,所有的人都屏着呼吸,望着刀师切石,只见石皮如雪纷飞,整个场面只能听到“沙、沙、沙”的响起,静得让人为之感到莫大的压力。


 “兄弟,有把握不?”连韦锁都被这气氛所感染,都感有些紧张,输了几百万,对于八大王后人来说,还是能砸得出来,但是,这是他们第一局赌石呀,如果第一局都输掉的话,这可是出师不利呀,这是很不祥的预兆。


 朱丹笑了笑,没有回答韦锁的问题。


 “沙、沙、沙”剥石皮的声音响起,没有一会儿功夫,海碗大小的矿石只有鹅卵大小,而且石皮的成色一点变化都没有。


 “输了,这小子真的输了,这石皮成色一点都不变,没希望了。”有人见到矿石剥到了这么小,连石皮的成色都没有变一下,不由摇了摇头,说道。


 “哈,哈,小畜生,你输了,快快来叫爷爷,跪下来,叫我一声爷爷,我免你一百万。”陆翔生哈哈大笑地说道,得意万分,嚣张无比。


 “你急什么,矿石都还没有切完,如果你输了,叫我一声爷爷,我免你二百万。”朱丹看了陆翔生一眼,淡淡地说道。


 “不知死活!”陆翔生冷冷地一哼,双目露出杀机。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