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一百七十五章很怪的李有财

第一百七十五章很怪的李有财


 “老哥,这和我练‘罗汉伏虎拳’有什么关系呢。”朱丹听完了老神偷的话之后,不由问道。


 “当然是有关系了。”老神偷说道:“到了你这一境界,招式的变化已经只是枝叶了,招式的变化对于你来说,作用并不大。你现在要领悟的,乃是道法,乃是规则,道法规则浩瀚无止境,现在你虽然只是刚刚入门,但是,这对于你来说,却意义非同一般,你现在可以说是窥得了大道的门径,大道漫漫,你要走的路还很长,所以你现在不要浅止于招式的变化。”


 “老哥的意思,‘罗汉伏虎拳’是有着其中的道法了。”朱丹不由问道。


 “没错,事实上,伏虎拳事实上是根据这个故事所创出来的,创写一套拳谱的得道高僧真正的意图不在再拳法的形表,而在于拳法的意境,只是世人驽钝,不知道其深层意义而己,只是疏于表。这是习武者的恶习,都重视招式的变化与玄妙,而往往却忽视了更深层的意境。”老神偷说道。


 “那么‘伏虎拳’又有着怎么样的意境呢?”朱丹不由问道。


 老神偷说道:“罗汉伏虎拳,招式的变化很普通,也是很中规,既没有亮点,也没有多少的缺点,是很中规的拳法,但是,这一套拳法,不在于招式的变化,而是在拳法背后深层次的佛家禅意。”


 “没有亮点,也没有缺点,中规中的中规。”朱丹不由喃喃地说道。


 在这个时候。朱丹想到了一个人,就是他在七翘月那个小绿洲中遇到的那个中年汉子。那汉子当时在练枪法,他的枪法也是没有亮点,也没有缺点,很中规很中规的枪法,这是很大众的枪法。


 在当时,朱丹他是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错识奇人,但是,现在听老神偷的一席话,朱丹才有些明白,当时那汉子所练的枪法,不在于枪法招式的变化。而是枪法背后更深层的意境。


 现在朱丹想起。他的枪法朴实无华,返璞归真,与天地一体,万物一身,这才是真正的吻合大道法则。


 “‘罗汉伏虎拳’有四层佛家禅意,有四颗心,一。无畏心,二,感恩心,三慈悲心,四,皈依心。”老神偷继续说道:“你要练的,不是拳法招式的变化,而是这套拳法更深层的佛家禅意。如果你领悟了更深层次的佛家禅意,那么拳法最终的奥义。也只不过是枝末而己,轻而易举就能掌握。到了那个时候,你拳法一出,拳拳都是玄妙,拳拳都是奥义。”


 “原来是这样。”朱丹不由喃喃地说道。朱丹不单是对老神偷一番话的感悟,同时想起当日见到那汉子的枪法,朱丹此时也是一番的感悟。


 只可惜,当日他是有眼无珠,使得明珠蒙尘,如果当日朱丹知道汉子枪法其中别有一番境界的话,他一定会好好地揣摩,一定是好好学习。


 只可惜,当时他是有眼不识泰山,认为他只不过是普通的枪法而己,让他错过了一次绝佳的领悟机会。


 “你现在境界,不要老是停留在招式变化的这一种浅层次,要去领悟和触摸大道,让自己真正的跨入大道之中,明白没有。”老神偷苦口婆心地说道:“就拿眼前的‘汉罗拳’来说,如果你掌握了其中的佛家禅意,就算你不依仗浑厚的真气,回到以前的武林世界,你单是凭着这最普通的‘汉罗拳’也一样能轰杀什么魔教三十六秘、慕容家十九绝等等,一法通,万式晓,在大道奥义面前,招式的变化,只不过是浮云而己。”


 “我一定会牢记。”朱丹牢记老神偷的教诲,忙是说道。


 “武功我就暂先传你‘罗汉拳’,等你再一次触摸到大道之后,我再传你其他的武功。除了换骨之外,你还要把重点放在学习寻龙之术上,在学习寻龙风水之术前,我再传你一门心诀。”老神偷对朱丹说道。


 “是什么样的心诀呢?”朱丹不由问道。


 “引导术。”老神偷说道。


 “引导术?”朱丹不由为之一怔,说道:“武当的引导术?老哥,我所知道,武当派的引导术并不算是一门武功,只是一门静心养生的心得而己,专给民间官家老太太、富家老母养身的口诀。”


 “呃,我好像命很长,少说也能活上一千年,用得着练‘引导术’吗?”朱丹不由惊讶地说道。


 “我让你练‘引导术’并非是让你清心寡欲,也并非是让你益寿延年。”老神偷说道:“没错,这的确是武当派的‘引导术’,这是武当的养生功。你知道这门功法为什么能益寿延年吗?”


 “不知道。”朱丹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他所知,武当派的“引导术”就算是武当派的弟子都基本上不修练。


 武当派的“引导术”是给资助武当派的信男善女,特别是那些官家富人的老太太修练的养生功,这门养生功,对于武林人士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武当‘引导术’,宁静祥和,亲近自然,才会使之清心寡欲,达到益寿延年的效果。”老神偷说道。


 “那我练来干什么呢,总不是说让我长寿。”朱丹有些搞不明白地说道。


 “当然不是。”老神偷说道:“武当派的‘引导术’乃是专门为养生而创,正是因为登陆宁静祥和,亲近自然,才能让你与天地沟通,与万物沟通,让你的气息流淌于天地之间。”


 “那又怎么样呢?”朱丹不由说道。


 “你不要忘记了,你所得到的那卷寻龙天师之术只不过是一卷残卷而己,残缺不全。我手中也没有上古巫术,我虽然精通风水之术。但是,离上古巫术中的风水之术还差很远。这个世界的寻龙之术也是很强大。绝对不亚于我们以前世界的上古巫术中的风水之术。我把残卷与风水之术揉合在一起,我把它取名为‘寻龙风水之术’,不过,这个世界的寻龙天师之术也好,我们以前世界的上古巫术中的风水之术也好,都强大无比,我所揉合的。只是残缺部分,为了更好地达到寻龙天师之术,或者是上古巫术中的风水之术的那一种效果,我在我创的‘寻龙风水之术’中加入了前人的心得,也就是武当派祖师张三丰所创的‘引导术’。”


 “有了这一门的‘引导术’,我敢说。我的‘寻龙风水之术’绝对不会亚于这个世界的寻龙天师之术。也不会亚于我们世界的上古巫术中的风水之术。以你现在的境界,‘引导术’绝对能让你与天地连根,与大地融为一体,这样一来,你就更容易的寻脉追龙、定龙借势、触真龙之威、神凰之妙、封绝十方。”老神偷说道。


 “原来是这样呀。”听到老神偷的一席话之后,朱丹恍然明白。


 “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尽管问我。”老神偷说道。


 朱丹搔了搔头,说道:“暂时。我倒没有,不过,老哥,你以前不是说过,要养僵尸,除了要有适合尸体之外,还要纯阴极寒之地吗,呵。我现在有一个宝葫,乃是纯阴极寒。我也弄到了有适合的尸体,我的宝葫绝对能孕养这适合的尸体。呵,呵,你传我养尸之法和以前你说过的辰家‘千尸傀儡法’。”


 “你这小子还是对辰家的‘千尸傀儡法’不死心。”老神偷听到朱丹的一番话之后,不由说道:“修练最好别借外物,你练肉身比什么都强。”


 “老哥,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你也知道,这个世界变态的人多得很,牛逼的人比芝麻还要多,随便跑出一个大能来,都能把我捏死。我现在好不容易弄到八十一具大有来历的尸体,而且我宝葫也是很厉害,养出来的僵尸绝对是恐怖。你所说,不借外物,的确是正确,但是,我怎么也要保命呀,我平时肯定不会依仗僵尸,肯定会靠自己的实力磨砺自己,但是,有时候,遇到像大能、顶绝大能这样的强者,我实力再强也是白搭呀,人家伸出手指来就能把我捏死,我再想磨砺也没有机会,当然需要一二件东西保命了。万一我真的玩完了,你老哥也完了,你说是不是?”朱丹干笑地说道。


 “强词夺理。”老神偷没好气地说道,但是,他还是答应道:“好,我把养尸之法传给你,也把辰家的‘千尸傀儡法’传给你,但是,你不要太深醉于此道,僵尸虽强,但是,终究是外道,只有你肉身道法强大,才是真正的王道。”


 “我明白。”朱丹从善如流。他从葬仙宫带出了白云城的八十一骑,这八十一骑生前强是变态大无比的强者,这样的尸体不加于利用实可惜了。而他在杀死轩辕龙的时候,也把他的纯阴葫抢过来了,有适合的尸体,也有适合的养尸之物,不练成强大的僵尸,那就太可惜了。


 老神偷把“洗髓经”的“换骨抽髓”这一部的心法传给了朱丹,也把“引导术”、养尸之法、“千尸傀儡法”、“罗汉拳”以及他所创的“寻龙风水之术”等等都传给了朱丹。


 一下子接收这么多的绝学,朱丹也不可能一夜之间练会,所以朱丹慢慢揣摩,慢慢去领悟,反正现在他呆在仙人峰,有的是时间。


 第二天,朱丹早早就起来了,朱丹出了房间,来到道观天井之时,依然是一股浓郁无比的酒香冲鼻而来,当朱丹走近李有财的大酒缸之时,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间酒缸已经倒满了美酒。


 而此时此刻李有财整个人都沉在了酒缸里面,如果不知情的人一看到酒里面竟然躺着一个人,肯定会被吓了一大跳,还以为里面死了一个人。


 朱丹不由苦笑了一下,李有财还真是一个怪人,怪到绝无伦比的人,身在天流派这样的远古大派,又是辈份如此之高,换作是其他人。只怕早就是苦苦修练天流派的惊世功法,成就大道。然而,李有财却天天在酒里面,天天烂醉如泥。


 如果让外人知道,只怕是恨得跳脚,这简直是败家子,别人想都想不到的机会,这败家子却不会珍惜。白白浪费了如此大好的时光。


 朱丹苦笑了一下,离开了,看到李有财沉在酒里面,只怕就算是天塌下来,也难把他惊醒过来。


 朱丹在道观逛了一圈,道观不大。而李守拙已经不在道观之内了。他给朱丹准备了清淡的早点。


 朱丹胡乱地吃了一下,就走出了道观,当朱丹走出道观不远之时,就远完听到了凿刻之声,一听到凿刻之声,朱丹听知道肯定是李守拙在凿岩石。


 朱丹顺着声音而去,果然见到李守拙趴在一个大岩石之上。一手持凿,一手持锤,认真无比地在岩石上凿字,他那铁凿和铁锤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头了,破旧得很,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不值钱的玩意。


 但是,李守拙却很认真,一字又一字地凿下去。他神态严肃,好像是在完成一件重大无比的任务一样。


 朱丹见他如此认真。不敢去打扰他,站在一边观看。好一会儿之后,李守拙终于凿完了一块岩石。相比起李有财那鬼画符的草字,李守拙所凿的字就工整多了。


 凿完了一块岩石之后,李守拙换了一块岩石,这个时候,李守拙换了另外一种手法,的到“铛、铛、铛……”不绝于耳的凿字声响起。


 李守拙下锤如狂风暴雨,眨眼之间,一篇千字的经文就跃于岩石之上,一气呵成。朱丹一下子看得口瞪目呆,李守拙这速度也太快了,千字经文,眨眼之间就凿好了,这样的速度快得吓人无比,朱丹一时间都不由看傻了。


 就在朱丹口瞪目呆的时候,李守拙收起了工具了,看到朱丹,他搔了搔头,笑呵呵地说道:“师弟起来了。”


 “是呀,师兄好手艺,刚才师兄一下子凿千字经文,把我都吓傻了。”朱丹笑着说道。


 李守拙摇了摇头,老实地说道:“我慢多了,不知道被师父骂了多少了,师父说,等我到了一字千文的时候,才算是小有成就。”


 “呃——”朱丹有些怪异,不由望着李守拙,说道:“师兄跟着李前辈没练其他的功法吗?只练凿字?”


 “是呀,师父说,凿字就是修行。”李守拙老实憨厚地说道。


 朱丹听到这样的话,不由苦笑了一下,凿字就是修行,这是哪一门的功法,这不可能。但是,看到李守拙认真的模样,朱丹又不好意思质疑,毕竟他们师徒情如父子。朱丹只好说道:“那李前辈也让师兄练画乌龟?”


 “没有。”李守拙搔了搔头,老实地说道:“师父对我说,我是沉稳有余,灵活不足,画乌龟这等仙气飘逸的修行我是练不来,所以,师父只让我凿字。”


 “呃——”朱丹差点被刚刚吃下的早点咽死,结结巴巴地说道:“仙,仙,仙,仙气飘逸——”朱丹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想爆笑,但,碍于李守拙情面,又不好意思爆笑,把脸庞涨得通红。


 这让朱丹忍得难受,仙气飘逸,那丑到不能再丑的乌龟,连三岁小孩都画得比他好,他竟然大言不惭地说道仙气飘逸。


 “对了,师弟,今天早上师父醒来一下,他说你还马马虎虎,比我聪明多了,不算是笨蛋,从现在开始,你就学画乌龟。”说着,李守拙拿出了笔墨,递给朱丹说道。


 “让,让我画乌龟——”朱丹都不由结结巴巴地说道,他来投靠李守财是想有个安全宁静的地方安顿下来,然而,他莫是其妙地成了李有财的徒弟,现在竟然要他学画乌龟。


 朱丹并不是那种瞧不起别人的人,但是,想到李有财那画得丑得不能再丑的乌龟,朱丹就有些不敢恭维了,那乌龟还真是丑到一定境界了。


 “是呀,师父说了,以你现在的智商,只能画山峰脚下的那第一只乌龟,师父说了,以你智商,也只能画这样的乌龟,如果你能画好了这只乌龟,师父就考虑一下收你为徒。”李守拙很认真地说道,没有嘲笑的意思。


 “倒——”朱丹顿时无语,朱丹刚刚接过笔墨,听到这话,一下子无语,一失手,笔墨掉在地上。


 “我这个智商只能画那乌龟——”朱丹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


 李守拙认真点头说道:“是呀,师兄,我觉得师父对你评价还是很高的,以前师叔他们送来了不少弟子,师父说,这些蠢材,连画乌龟的智商都没有。来了那么多的师弟,你是师父第一个认为能画乌龟的人。”


 朱丹不由哭笑不得,李有财这是坑他,他那种丑陋无比的乌龟,就算是三岁小孩都会画,更别说是他了,李有财竟然还说以他智商只能画山峰脚下的乌龟。


 朱丹苦笑了一下,摊上这么一个酒鬼,还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师兄,你画,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还有其他事呢。”李守拙是个很老实的人,交待完之后就走了。


 朱丹无可奈何,只好找了一块岩石,画起乌龟来,他当然是照着李有财山下的那只乌龟来画了,那只乌龟太丑太丑了,朱丹怎么样都画不下手,朱丹自作主张,画起自己的乌龟来。


 画完之后,朱丹不由自我欣赏一番,虽然他比不上大画师,但是,他画的乌龟至少比李有财的那只乌龟好得多。(未完待续飘天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