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一百二十六章杜逸虎的挑战

第一百二十六章杜逸虎的挑战


 “武相魔地苍厉前来拜见!”就在朱丹与柳迎风没有话可说之时,远处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声音如涛,一浪紧接着一浪,滚滚而来,声浪啸声不止,遮天掩日,可怕的气势横空而来,横扫天际,镇压千里,气息凌厉如刀,滚滚不止,像是天空上有千万道雪白刀刃滚过一样,连万物都为之惊悚,凶禽走兽为之伏首。


 苍厉,武相魔地巨子,当今南东黎最杰出的天才之一,虽然不是神体也不是圣体,但是,风头之健,声名之大,不会弱于南东黎几个大教古派、世家圣地的神体圣体,光环遮掩年轻一代,尽让无数的俊彦为之黯然失色,不知道有多少的人中之龙、天之骄子在他的手中殒落。


 朱丹听到远处苍厉自报家门,不由向柳迎风望去,然而,柳迎风依然是古井不波、磐石不动,宛如没有听到苍厉的话一样,似乎这世间的一切,没有什么可以让柳迎风为之波动了。


 柳迎风不动,朱丹也未动,反正柳迎风是这里的主人,大道魔地的事情她自会处理,用不着他操半分心思。


 指弹功夫,一股杀厉之气如滔水一样滚滚而至,如汪洋大海中浪潮一样,无孔不入,不穷不竭,滚滚而来,似乎如斩杀一切一般。


 朱丹放眼一望,只见两个人走进了枫林,一为大道魔地的老者,也就是一直随于柳迎风身边的那位大能,另一位则是一个青年,青年衣装简洁,紧衣束身,尽现出了他那精壮结实的肌肉,青年长得颀修,脸庞如刀削,眉如剑,一头黑发散披,如同是一把把的利剑垂披于肩上,寒气逼人,一双眼睛冷厉无比,鹰目勾鼻,双目不时吞吐着紫光的光芒,冷厉杀戮,可怕得很。


 此青年移步而来,非龙虎之姿,也非王者之态,而是如一把杀气昂然的杀鞘凶剑,随时都能让人殒命!绝对是凶狠无比,毒辣无情。


 武相魔地巨子,苍厉,朱丹就算是没有见过苍厉,但一见到此人,立即就知道他就是武相魔地巨子苍厉!


 苍厉移步而来,整个人杀气凌厉,昂首而行,冷傲之气肆无忌惮,宛如是无视天下豪雄,昂然傲首,盼顾之间,余子碌碌,不入他眼。


 苍厉随大能老者移步于柳迎风身前,见到柳迎风,冷厉之气依然如出鞘刀剑,依然是杀气霍霍,如同随时都磨刀杀人一样。


 “苍厉谨代表武相魔地前来好调和此次大道魔地与武相魔地两派之间的误会。”苍厉顿了顿首,然依然昂然傲首,依然傲视八方,就算是面对柳迎风依然是不低首,依然是自傲无比,目无余子。


 柳迎风依然古井不波、磐石不动,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苍厉的话。


 “厉公子,我们公主己发话,两派是否误会,由不得公子断定,还没有结论,公子下言太早了,这事还轮不到公子自作主张!”大能老者传递柳迎风的话。


 苍厉狂傲冷厉,目无余子,自恃强大,杀伐果断,是一个自信又凌厉之人,没有想到一开口就在柳迎风面前碰了一鼻子的灰。


 “你就是朱丹!”苍厉碰了一鼻子的灰,目光落于朱丹身上,瞬时杀气如万道神剑直轰而下,可怕无比,他还没有动手,四周飘落的所有枫叶瞬间粉碎,可怕的杀气让人如同掉进了冰窟一般。


 “尔等蚁蝼,竟然敢大逆不道,挑拔离间我魔门六支,今日我非斩你不可,以你的鲜血洗尽你污言对我武相魔地的污蔑!”苍厉杀气如虹,直贯向朱丹。


 朱丹冷哼一声,五气朝元,三花盖顶,庆云悬于头顶之上,仙绦垂落,硬是对上苍厉如虹一样的杀气,说道:“你放屁比黄鼠狼还要臭三分,你武相魔地跟你一样死不要脸,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死不要脸不承认,我呸,有本事武相魔地就承认给老子看看!”


 “蚁蝼不知天高,今日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这世界有多大,天有多高,以尔等蚁蝼贱命之力挑衅巨无霸,乃是自寻灭亡。今日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道行,区区蚁蝼,让我把你碾作花泥!”苍厉顿时双目紫芒射来,洞穿天地,锐利骇人,无坚不摧,可怕无比。


 “啵——”的一声,但是,苍厉双眼所射出的两道紫芒还没有击中朱丹,而站于一旁的柳迎风突然伸出两只玉指来,玉指轻轻一捻,苍厉洞穿而来的两道紫芒当场被捻灭,如同两股青烟一般袅袅飘散。


 刚出手就被柳迎风捻灭了,苍厉不由脸色为之一沉,双目骇然的紫芒吞吐,滔天的气势如百座压裂大地的山岳沉撞而下,地面当场就颤抖了好几下。


 但是,柳迎风依然是古井不波、磐石不动,就算苍厉惊天的气势依然惊动不了她,她依然垂目闭眼,没有看苍厉一眼。


 大能老者看了柳迎风一眼,然后为柳迎风传话,说道:“厉公子的话己带到,我们公主就不招待。此处乃是大道魔地的地盘,容不得他人放肆,谁敢在此放肆,莫怪我们公主出手无情,就算是你武相魔地圣主驾临也是一视同仁!”


 柳迎风好大的口气,甚至敢发话斩杀圣主,这何等大的口气,这让朱丹不由抽了一口冷气,不过,朱丹知道柳迎风金口玉言,言出法随,她言出必行,她说出这样的话,就敢斩杀诸强者!


 不过,柳迎风修练“灭绝斩”的确是变态,更何况她还有一角残缺帝阵在手,当日千钧山圣地诸大能与圣主亲自出手都未能把她斩杀,可想而知柳迎风是何等的变态了。


 苍厉听到这话,顿时脸色一冷,不由冷哼了一声,目光一炽,冷厉逼人,但是,很快又收敛了,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苍厉没有迎战柳迎风,柳迎风的战绩摆在那里,连斩好几位大能,把一个三四万年底蕴甚深的大教磨平,这样的战绩摆在整东黎,也一样让任何人都抽一口冷气。


 “不自量力的小蚁蝼,此事了结之后,本人必斩你于悬台城上,让你血溅悬台,在天下人面前用你鲜血洗尽你对武相魔地的污蔑!”苍厉杀气腾腾,冷厉如锋!


 “老子等着,到时候我也把你的狗头斩下来挂在悬台城门处,让天下人看看你这副狗样。”朱丹毫不客气地反击说道。


 苍厉脸色一沉,杀气滔天,地面当场龟裂,他森然杀厉说道:“凭你这句话,本人必卸你八大块,把你肠子钩出来,心脏挖出来,曝晒在悬台城上嚎叫七天七夜,再结束你蚁蝼贱命!”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有大道魔地这么多高手在这里,就算苍厉想杀朱丹,也不可能杀得起来,大道魔地肯定不会坐观朱丹被他杀死,如果在大道魔地的地盘之内,唯一的证人被人杀死的话,大道魔地的颜脸无处可搁。


 苍厉是杀气磨刀霍霍,但是,在这里动不了手,他只带着惊天的杀气离开了。


 朱丹毫不在乎,反正他与武相魔地的仇是结下了,双方迟早有一天是你死我活!现在他债不愁多,多一个少一个仇人已经没多大的区别!


 苍厉离开之后,大能老者对朱丹说道:“朱公子你放心,我们公主向你保证,只要你在我们大道魔地的保护下,绝对安全,任何人都不会动你丝毫,你放心出场指证便是。”


 “这一点我放心得很,我相信你们大道魔地的能耐,我也相信我不会死得那么快。”朱丹笑了一下。


 柳迎风没有说话,也没有睁开双眼,就离开了,大能老者也跟着离开了。


 事实上,朱丹呆在大道魔地之内的确是很安全,在这方圆三五百里之内,只怕大道魔地有很强大的人物坐镇,绝对是顶绝大能。看柳迎风的随从朱丹就知道,这一次柳迎风从北东黎调来了很多的强者!


 接下两天来,朱丹也听到了一些消息,听说万钧山圣地前来调和的队伍也赶到悬台城了,而主持这一次调和三大门派的超然大能听说也陆陆续续到了。


 这一次调和三大门派的冲突,可以说是请出了不少地位超然的大能,当然,这些大能都是强大无匹的人物,甚至是有些是有二三千年没露过面的老古董。


 朱丹闲居于山庄之中,见悬台城那么热闹,这一天,朱丹闲着无事,就想进悬台城去看看。


 不过,朱丹要出大道魔地的地盘之时,却被大道魔地驻守的弟子拦住了。


 “怎么?难道我是大道魔地的囚犯不成?连人身自由都没有?”朱丹看了一下拦住他去路的大道魔地弟子。


 “朱公子,你莫误会,公主殿下有话,朱公子是我们大道魔地的客人,可以自由出入,但是,我们大道魔地对客人安全必须负责,如果朱公子你真的想出去,需要我们大道魔地的弟子陪同,还望朱公子见谅。”大道魔地的弟子说道。


 人家越客气,朱丹就越发不起火来,越耍不起脾气来,没有办法,朱丹只好摆手说道:“好吧,客随主便。”


 大道魔地立即给朱丹配了八位高手随行,朱丹一看八位高手,都不由暗暗地抽了一口冷气,大道魔地不愧是魔门六支之一,魔帝之后,随便派出来的八位高手,都是龙脊级别的强者,可想而知在大道魔地的总坛是有多少的强者了,大教古派终究是大教古派,底蕴之深,不可想象,这也难怪大道魔地能屹立于东黎几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之久。


 “朱公子,可否要配神桥?”大道魔地的弟子倒算是客气,这当然也是有柳迎风的吩咐了。


 “不用了,我进悬台城看看眼界,走着去便是了。”朱丹毫不掩饰自己没有见过世面的姿态,坦然地说道。


 大道魔地八位龙脊级别的强者随同朱丹去请往悬台城,八位龙脊级别的强者惜字如金,途中基本上不说话。


 朱丹第一次到悬台来,准确地说,朱丹的确是个土包子第一回进城,像悬台这样的地方,以前他还真是没有见识过,所以,途中观看之时,朱丹毫不掩饰他那土包子的姿态,东张西望,尽把悬台各种景观收入眼中。


 朱丹也不得不叹息,悬台的确是一个风云之地,的确是一个能人聚集之地,在这地方,随时随地都能看得到其他地方所看不到的东西,黄金神狙、九天青鸾、八宝神鱼……等等千年难得一见的奇兽异禽被许多强大的修士拿来拉车抬桥,诸多宝船、神艨更是横空而行,宝光万丈夫。


 虽然说,很多修士是灵台映照,神虹横空,但是,也有很多的修士是坐着神桥宝车,巨船天艨或者是奇兽异禽。


 因为有些世家圣地所炼造的神桥宝车、巨船天艨、或者奇兽异禽它们的速度比神虹的速度还要快,而且这些坐骑不单是坐骑或者是代步的工具,事实上它们还有可能是宝兵或者是战斗的帮手。


 很多大教古派的巨船天艨也都会投入战斗中,它不单是代步工具,也是战斗宝兵,威力无穷。


 还有一点,这些东西更能彰显身份,许多神船天艨都是稀世材料所炼造而成,想炼造这些战船必须要拥有很强大的财力,也必须拥有很强大的修士才能炼造而成,拥有这样的东西,肯定是大教古派、圣地世家,所以,这也是一种身份象征。


 灵台映照横空而而来的修士,比起这些拥有神轿天艨的强者来,显得寒碜多了。


 “看,那个不就是不自量力的小子吗?”朱丹如土包子一样东张西望的时候,一些修士发现了他,就向朱丹这边指来。


 “这小子还真会惹事,不多久前挖了杜家的祖坟,现在又把武相魔地、千钧山圣地给得罪了,哼,只怕他是时日不长了。”


 “是呀,我听说,前两天武相魔地巨子苍厉也是狂怒,发了狠话,不把他斩杀在悬台城就不走!”


 “何止是苍厉,杜家的年轻一代杰出弟子杜逸虎正抓狂呢,他早就杀到悬台来了,四处扬言要斩杀朱丹。几次想入大道魔地地盘斩杀朱丹,都被大道魔地的大能拦住了。他现在还在悬台城内抓狂,有好几个散修得罪了他,都被他一剑斩杀了,现在他就像发狂的怒虎。”


 “对,我也听说了,听闻这一次杜逸虎前来是为他父亲、大伯报仇的,听说他来之时虚空圣地的太上长老杜月皇还赐他一对圣主之剑,以斩杀朱丹。”


 “是呀,是呀,杜逸虎那把圣主之剑我见到了,虽然是一双有损缺破裂的圣主之剑,但,力量依然可怕无比,昨天有一位魂府修练了三魄的散修得罪了他,杜逸虎一双圣主之剑斩下,当场就一招把地个散修给斩了,强大到爆顶。”


 “听千钧山圣子也出关赶来了,扬言要斩杀朱丹!”


 见到朱丹,不少修士论议纷纷,低声说道,不过,也没有人前来惹朱丹,一,他们与朱丹无仇;二,朱丹身旁跟着的八位大道魔地强者,明眼人一看也知道惹不起,龙脊级别的强者,这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这样的强者,只有大教古派、世家圣地才拥有如此之多。


 “这小子还敢去悬台城呀,杜逸虎正在悬台城内抓狂呢,他就不怕撞到杜逸虎,当场把他斩杀了。”


 “你没看到吗?人家有所依仗呢,有大道魔地做靠山,他是妥妥的,就算他不出手,只怕也有人为他代劳。”


 “听说这次大道魔地把他挖来,是要他指证千钧山圣地和武相魔地,有传言说,大道魔地给了他昂贵的价格。”


 “哼,就算大道魔地给他神王之兵他都没福消受,敢指证千钧山圣地、武相魔地,他是活着不耐烦了,只怕事一结,千钧山圣地、武相魔地就第一个不会放过他。”有修士不无嫉妒地说道。


 毕竟大道魔地底蕴深不可测,他们能出价给朱丹,所出的价会低吗?这当然是让有一些人眼红了,这么好的事情竟然不落在他们的身上。


 “不过,说到神王之兵,传闻他身上就有一件神王之兵,是从杜家祖坟挖来的。”


 说到朱丹身上有神王之兵,不知道有多少人暗中垂涎,只是碍于大道魔地的实力,没有谁敢贸然出手而己。


 朱丹不理会这些人的流言蜚语,向悬台城走去。


 “朱丹滚出来跪着受死!”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吼响彻了天际,听到这大吼,就知道来人是何等的抓狂。


 “杜逸虎来了,背着两把圣主之兵杀过来了。”此时有修士大声叫道。


 大吼之声还没有落下,只见悬台城一道神虹横空而来,直贯青冥,霸道凶猛地直横而来,大有横冲直撞之势,来势汹汹,正是杜逸虎。


 杜逸虎背着两把圣主之兵,横空而来,如同是背负着两座万丈神峰一样,气势如海啸,撕裂破天地,可怕无比。


 两把圣主之兵还没有出鞘就如此可怕了,可想而知两把圣主之兵一出鞘斩杀而至是何等的可怕。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