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一百二十章青灯神蚕

第一百二十章青灯神蚕


 再次见到恩师,千言万语不知道何从说起,朱丹虽然心里面有千言万语,但是此时此刻,却一语说不出来。


 “丹儿,你小心一点呀,杜家高手到处寻找你,杜逸龙更是向天下发话,要拿你来活祭杜家死者,拿你头颅来做夜壶。”周佑不由为自己徒弟担心说道。


 “哼,我等着他,等我强大了,总有一天,我会把他们杜家连根拔起,把他们杜家铲平!”朱丹目光一寒,冷声说道。


 “孩子,别意气用事,忍一时风平浪静,杜家根基深厚,他们的老祖杜月皇更是顶绝大能,你千万莫大意呀。”周佑怕朱丹冒失,忙是说道。


 “师父放心,我自有分寸,我还不足够强大,是不会轻率行事的。”朱丹知道师父担心自己,忙是安慰说道。


 师徒两人谈了些话儿,虽然周佑希望多与自己徒儿相处,但是,这里终究是虚空圣地的地盘,周佑担心朱丹的安危,说道:“孩子,此处不是久留之地,你能回来看我,我已经很高兴了,若是你被虚空圣地发现行踪,必会围攻你,你走吧。”


 朱丹也明白,此处非久留,就算他不为自己安危担心,也为师父安危着想,如果外人知道他们师徒之情还在,只怕他的仇家会来找他师父的麻烦。


 朱丹临走之时取出几瓶不死水递给周佑,周佑见到不死水,大吃一惊,不死水可是金创圣品,莫说是虚月宗这样的小门派,就算是大教古派、圣地世家也不见得能拥有这样的东西。


 “你真的去了彩虹天入口了?”周佑骇然,他久闻禁地之名,他没有想到朱丹竟然真的是去了那地方。


 “九死一生,侥幸逃脱,只是带出了不死水,未能采摘到长生药为师父益寿延年。”朱丹说道。


 “孩子,你能好好活着,我就很高兴了,我这点资质,也没有什么出息,你千万别为师父搭上性命,我不奢求什么长生药,能见到你师兄弟好好活着,我比什么都高兴。”周佑轻叹一声,对朱丹说道。


 朱丹不语,总有一天,他会重回采虹天入口,非采得长生药不可。


 在挥别之时,周佑说道:“孩子,我还有一件事放心不下。”


 “师父,你说,我一定会为你办到。”朱丹郑重点头地说道。


 周佑说道:“我放心不下小箭,我这把老骨头,这辈子只怕是没机会去北穹了,路遥太遥远了。你还年轻,来日方长,有机会你去北穹看看,去找找你师兄,只要他平安,我就放心了。”


 “师父,你放心,不论发生任何事,我一定会把师兄带回来,你等着,我定会把师兄带回来,你一定有机会再见到师兄他的。”朱丹在师父面前郑重许诺。


 北穹远在天边,从东黎到北穹,要穿过中洲,可以说是路途遥远无比,如果不靠域门横渡虚空,靠化虹飞行的话,只怕飞上百年都不见得能飞到北穹。


 现在朱丹唯有让自己强大,然后再借大教古派的域门横渡北穹。


 向师父话别,朱丹下了山,奔到山下,朱丹不忍,回首而望,只见师父站在月下向他挥手,示意他快走。


 朱丹不由心一酸,一咬牙,横心飞纵而去,离开虚月宗,他发誓,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总有一天,他会光明正大回来接他师父,任何人都不得伤他师父丝毫,杜家也好,杜逸龙也罢,谁敢伤他师父丝毫,他就踏平他们全家,踏平他们整个大教,就算就算是与大教圣地为敌,也在所不惜!


 朱丹狂奔,离开了虚月宗,一时之间,朱丹无所去处,他不由想到了白滩镇,想到了云老伯的庄园,朱丹就想回去看看,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些希冀,希冀云老伯回来看看庄园,或者能见上他一面。


 朱丹认准了方向之后,向白滩镇狂奔而去,身如闪电,瞬间消失在月色之中。


 几个天之后的夜晚,朱丹终于抵达了白滩镇,夜色中的白滩镇是十分的宁静,偶尔传来几声狗吠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声音。


 朱丹落于云老伯的庄园之外,庄园依旧,只是比以前更加斑驳,见那已经生锈的铜锁,朱丹不由失望地轻轻叹息一声,云老伯是不可能再回这个地方了,他现在是尧家子弟,不可能回这里了。


 朱丹也没有开门,飞纵入庄园之中,庄园之内,一切都没有变,房屋布满了灰尘,结满了蛛丝,院中长满了如人高的野草,荒芜无比,只怕是他离开之后,再也没有人来这个地方了。


 朱丹不由有些怅然,天下虽大,但,却无他留恋之处,虚月宗不是他留恋的地方,这里没有云老伯,没有小敏,也不是他所留恋的地方。


 朱丹一时之间不由茫然,不知道往哪里去好,不知觉间,朱丹走到了后院,走到了那个洞井边沿。


 上次取尧家大藏所打开的洞井依然还在,只不过,此时此刻,洞井旁边已经长满了人高的野草。


 朱丹回过神来,向洞井深处望去,不望还好,往下一望,朱丹竟然见到在洞井深处竟然隐隐有火光。


 朱丹不由一怔,洞井之下,没他物,没有任何东西,怎么会有火光呢?难道他离开之后,有修士住了进去不成?


 就在朱丹狐疑之时,他泥宫内的青灯突然震了一下,还不完全恢复的灯焰竟然亮了一下。


 这让朱丹心神剧震,下面有东西,与他的青灯相呼应,朱丹忙是从泥宫之中取出了青灯,施出“白毛浮绿水”,向洞井深入落下。


 好一会儿之后,朱丹终于脚踏实地,当朱丹落于洞井之下时,看到了一簇灯焰在窜动。


 朱丹看清楚之后,不由为之一怔,那一簇窜动的灯焰与他青灯上的灯焰是一模一样,但是,这一次的灯焰不是泥土中冒出来的,而且这一簇的灯焰不知道比青灯上的灯焰明亮多少。


 一簇的灯焰竟然是由一只小怪虫从嘴里吞吐出来的,小怪虫大约有鹅卵大小,全身胖嘟嘟的,全身雪白,模样有点像蚕,却生有两只前手,而且背上生有一对金翅,这只小怪虫正吞吐着与焰灯一样的火光,小怪虫有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十分的可爱。


 “吱——”的一声,当这只正在吞吐着火焰的小怪虫突然看到陌生人之时,吓了一惊,吱叫一声,一下子钻入了泥土之中。


 朱丹想出手都来不及,眼睁睁地看着小怪虫钻入了泥土之中,不由为之可惜。


 但是,就在朱丹可惜之时,那只小怪虫从泥土中冒出头来,伸出一只小手指着朱丹手中的青灯,吱吱乱叫,比划着小手,气愤无比的模样。


 “想要这个吗?”朱丹晃了晃手中的青灯,诱惑小怪虫说道。


 小怪虫吱吱地叫,然后向自己比划着,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瞪着朱丹,既是气愤,又是委屈的模样,好像是在说,这青灯是他的。


 “不是吧,这青灯是你的?”朱丹见小怪虫的模样,不敢相信地说道。


 小怪虫听懂了朱丹的话,比划着它的小手,吱吱乱叫,时而指向自己,时而又指向朱丹,似乎是控诉朱丹偷走它的青灯一样。


 看到它那可爱的模样,朱丹都想笑,说不开玩笑地说道:“那好,你的青灯就还给你。”说着把青灯递了过去。


 朱丹青灯递了过去之后,小怪虫立即紧紧地抱住了青灯,它的身体没有青灯一半大小,只能是说它的身体是挂在青灯之上,而不是它抱着青灯。


 它的双手抱着青灯之后,张嘴一吐,把那一簇的焰火吐在了青灯的灯焰之上,瞬时之间,青灯灯焰更加明亮,比刚才明亮了十倍,灯焰摇曳。


 看到这模样,朱丹都不由开始有些相信青灯真的是这只小怪虫的。


 而小怪虫紧紧地抱着青灯,闭上眼睛如同睡着一样,就好像是一只蚕宝宝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宝贝入睡一样。


 朱丹不由拿起了青灯,然而,小怪虫抱着青灯睡着了,理都不理会朱丹,而灯焰明亮,摇曳间把小怪虫照亮了,在青灯的灯光之下,朱丹竟然看到小怪虫那雪白的身上竟然流动着虎纹,全身的虎纹只有在青灯之下才能看得到。


 朱丹不由惊疑不定,云老伯说,这青灯是他父亲交给他的,而这小怪虫却说这青灯是他的,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说这青灯并非是尧家之物,是云老伯的父亲因于机缘才得到青灯的。或者尧家老祖葬于此地是有原因的,说不定就是为了此物。


 朱丹不知道这只小怪虫是什么东西,但是,他知道青灯的玄妙,小怪虫能吞吐灯焰,它绝对不是凡物。


 朱丹搞不明白小怪虫是什么东西,只好收起了青灯,然而,小怪虫紧紧地抱着青灯陷入了沉睡,一动不动。


 朱丹再次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地方,但,他再也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朱丹只好作罢,飞纵而起,飞上了地面。


 最后,朱丹深深地看了一眼这荒废的庄园,离开了白滩镇。白滩镇终究是小地方,不适合在此处久留。


 朱丹离开了白滩镇之后,一路茫无目的地乱走,可以说是一边饱览南东黎的山水,一边修行。朱丹一边走,一边修行,有时候在一个地方住上几个月,驻步修行,然后继续行走。


 弹指之间过了一年,此时朱丹三花盖顶境界大成,圆通小境已经圆满,此时朱丹泥宫之上金光灿烂的庆云已经有十亩之大。


 而在庆云之上完全端现出了紫府,紫府端现,瑞气萦绕,如同一方神邸,神秘无比,让人有一窥的**。


 此时朱丹所修庆云已圆满,而且他的“龙象般若功”也是大成,达到了第十三层“龙象般若无量”。


 “好,小子,你终于练成了,现在你终于可以继续修练下一个阶段了。”见到朱丹庆云大成,老神偷也不由为朱丹高兴地说道。


 “我正等着老哥传我功法呢。”朱丹忙是高兴地说道。


 “这一天我也正等着呢。”老神偷笑着说道:“下一阶段是‘紫府养魂’,以往常一样,依然是融汇、满贯、圆通三个境界。”


 “老哥以前不是说‘三花盖顶’之后是诛心灭魔吗?怎么突然变成了‘紫府养魂’了?”朱丹不由为之一怔,奇怪地说道。


 “是有所改变,最近我参详了很多,翻了许多我以前所看过的典籍,‘诛心灭魔’,还是往后推。现在更重要的是先捶炼你的魂魄,这是为了保命,最根本的东西,如果命都不保,何来证道成仙?所以,你**强还远远不免,还必须是需要魂魄强,如果你魂魄太脆弱,**一毁,你就完全悲剧了,所以,这个世界的修行也给了我灵感,这个世界的‘魂府’境界不也是修练三魂七魄的吗?所以,你也必须修练‘三魂七魄’,只要你把三魂七魄练成一体,你不单是魂魄强大了,而且也是意识更强大了,到时候,就算你**毁了,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杀死。”老神偷说道。


 “难行不?”朱丹不由说道。


 “行,没问题,我就借这个世界的修行之下,所谓是万法归宗,其实不论是我的方法,还是这个世界的修行之法,最终都是归根于基本。我这个‘紫府养魂’,以真气捶练你的三魂七魄,曾以真气孕育,直把三魂七魄炼为一体为止。”老神偷对朱丹说道。


 “好,我听老哥你的,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朱丹一口答应老神偷,他还没有能力自创功法,更没有能力自辟修行路径,老神偷比他更有经验,这一套修练之法是他所创的,所以,他更有底蕴。


 “既然下一个境界是‘紫府养魂’,以捶练魂魄,那么,该修练何心法呢,‘龙象般若功’我已修练到十三层了,要不要再继续呢?”朱丹说道。


 “不了,‘龙象般若功’异象太可怕了,我了没把握,暂时就此为止吧,等我搞明白了,再继续修练也不迟。这一步的修练步骤我已经想好了,‘紫府养魂’你就修练‘病维摩禅功’。这门功法是我从诸多绝学筛选之后,给你修练的。”老神偷说道。


 “‘病维摩禅功’,传说中的古今五大神功之一?”朱丹听到这名字,不由吃了一惊说道。


 “没错,就是这门功法。”老神偷说道。


 “老哥,‘病维摩神功’我是听过,古今五大神功的威名也够大。”朱丹说道:“但是,我听说,这门禅功修练下去,精气枯竭,我以前听人说过,修练到了牙脱发落之时虽然说纵是金刚罗汉之力都伤之不得,但是,听说练到这境界的人必死无疑。我以前听人说,少林寺有一位高僧修练过这一门功法,但是,还远远没到牙脱发落之时就已经是精气枯竭而亡。”朱丹吃惊地说道。


 “没错,这门禅功的确是精气枯竭,身体金石,如金刚之体,坚不可破。除了创始这门功法的达摩之外,在少林寺,莫说是修练到圆满境界,就是连牙脱发落的境界都没有人修练到。”老神偷说道。


 “那老哥你还给我练?我可不想死,这门禅是精气枯竭,气机败坏,一修必死呀。”朱丹也是吓了一跳说道。


 “胡说什么话,难道我会害死你不成。”老神偷没有好气地说道。


 “呃,这倒是。”朱丹怔了怔,老神偷当然不可能害死他了。


 “我传你这门禅功是有道理的。”老神偷对朱丹说道:“这门禅功既是内功,又是外功,它是金刚之法,可修金刚之体,甚至是比金刚之体还要厉害,当修练到落发动齿境界的时候,就算是金刚罗汉之力也难伤,这禀承了你一贯修练强横**的路数,也是继续加强你的**修练,以承接铁布衫、金刚罩。”


 “可是,这门禅功会精气枯竭呀。”朱丹不由说道。


 “不要忘记了,你与众不同。”老神偷说道:“达摩能修练成,你也一样能练得成,你知道为何少林寺的高僧修练不成吗?”


 “呃,这个我倒不清楚。”朱丹不由怔了怔说道。


 “因为少林寺的高僧他只修练此功法,所以,他必失败无疑,此禅功所属的真气是寂灭真气,真气寂灭,肯定会毁生机。一个人**的精血有限,如果寂灭真气强过**精血之时,肯定是必死无疑。”


 “但是,你别忘了,你的根基是童子功,童子功精血最为旺盛,现在你开得源井,阴阳相生,无穷无尽,你的童子功能为你提供源源不断的精血,再者你还修有‘凤凰涅槃再生术’,你不停地恢复你的体力,恢复你的精血,还有一点,你手中有那么多的不死水,这三者加起来,足可以填满寂灭真气对你**的毁坏,补偿你损失的精血。”


 “这倒有道理。”朱丹不由怔了怔说道。


 “最重要的一点,此门禅功是为你三魂七魄所准备,你三魂七魄必须经达寂灭真气的捶炼之后才能大成,魂灭魂生,以死养生,你的魂魄才能更强大,如果以生养生,虽然魂魄也是强大,但,却畏惧于死,然而,你魂魄以死养生,却不畏惧于死,死是他的本源!以死为本派,你的魂魄更能保持不灭!”老神偷说道。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