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武道屠神 > 第七十二章圣主之兵

第七十二章圣主之兵


 “给我斩——”朱丹长啸一声,双臂抡斩下,龙吟之声不绝于耳,刚猛无俦,依然是一式“鸿渐于陆”,双臂抡斩而下,如两条天龙斩空,铁索沉棺,铮铮有声,坚如金石,重如山岳。


 “砰、砰、砰……”降龙十八掌乃是至阳至刚的掌法,刚猛无匹,以朱丹现在的功力,双臂全力抡斩而下,就是两条天龙斩空,可怕无匹。朱丹依然是一记“鸿渐于陆”硬生生地把斩来的几十把宝剑斩断。


 “铛、铛、铛……”但是,朱丹刚斩断所有宝剑,地上剑痕又是斩出了一套又一套的宝剑,一套宝剑就是十二把,依然在地下有着庞大无比的兵藏一样,无数的宝剑斩出一般。


 宝剑斩之不尽,就算是朱丹再强,只怕这样斩下去,都会被累死。


 “小畜牲,觉悟吧,万剑分尸,算是便宜你!”见朱丹被斩之不尽的宝剑困住,龙清泉面目狰狞,凶残地说道。


 “斩剑痕!”见自己的弟子困在龙清泉的“焰火十二剑”之中,周佑不由焦急,大声叫道:“那才是本源,剑痕不破,剑无止境。”


 听到自己师父的话,朱丹立即豁然明白,双臂直抡,龙吟狂啸,两条天龙直斩而下,“砰”的一声,双臂如山岭,直斩而下,硬是把几十把宝剑斩断。


 “给我破——”斩断了所有宝剑,朱丹一声长啸,如狂龙升天,直冲而起,然后凌空直扑而下,如殒石坠落,他凌空扑下,轰鸣之声响起,力重山岳,地面都为之颤抖。


 “亢龙有悔!”朱丹凌空扑杀而下,长啸一声,下坠之势又快又急,凶猛无比,临的之际,一声狂吼,双掌打出,龙息滔天,龙吟破空。


 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降龙十八掌第一式,最常用的一式,也是最刚猛的一式。


 “铛、铛、铛……”回应朱丹的乃是剑痕中斩出了一百多把的宝剑,所有宝剑都齐斩向朱丹,有封天之势。


 “砰——”的一声巨响,天龙直打而下,龙息滔天,掌劲如山,镇压一切,天龙降世,镇压鬼神。


 一记“亢龙有悔”打下,硬把斩来的一百多把宝剑轰碎,“呜——”一声龙吟,天龙打碎一百多把的宝剑,声势不单未弱,反而更加强大。


 亢龙有悔,以悔为诀,用十成,自藏二十成,后劲无穷,一掌打碎所有宝剑,天龙打下,不弱反强,强大的后劲一下子淋漓尽致发挥出来,龙降于天,轰杀而至,诸法退散。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瞻月峰被打沉了五分之一,瞻月峰摇晃不止,泥土岩石崩裂,滚滚而下,一记“亢龙有悔”之下,硬把峰顶打出一个深有十几米的大坑来,一下子把龙清泉的“焰火十二剑”轰破,插于地上的十二把剑鞘瞬时碎裂,碎片落了一地。


 龙清泉脸色一变,他“焰火十二剑”就算再强,也依然挡不住朱丹“降龙十八掌”的刚猛,朱丹一记“亢龙有悔”的刚猛不下于他焰山杵全力打下的重量,硬是把瞻月峰打沉了五分之一。


 不少人见这情况都不由为脸色剧变,不借宝兵之威,不借奇宝之妙,凭着肉掌,硬把瞻月峰打沉五分之一,这一双肉掌也太变态了吧。


 “龙清泉,我送你一程!”破了“焰火十二剑”,朱丹长啸一声,“大挪移身法”,一下子欺到了龙清泉面前。


 朱丹一下子欺到自己面前,龙清泉脸色顿时剧变,双手一翻,一只巨钟直罩而下,此乃是龙清泉所炼祭的离火钟,防御极强,离火钟一祭出,一下子把龙清泉整个人都罩住了。


 “砰——”的一声,龙清泉的离火钟刚刚把自己罩住的时候,朱丹瞬时打出了三十拳,三十拳瞬时叠成了一拳,一记“叠浪涛锥拳”轰杀而至。


 “叠浪涛锥拳”轰杀到离火钟之上,一声巨响,如洪钟震道,震得许多人双耳欲聋,百里之外都能听到这一声巨响。


 听到“格、格、格”声音,罩在龙清泉身上的离火钟虽然十分强大,但是,在第一凶拳之下,依然是硬生生地被打出了裂纹,离火钟上龟裂出一道又一道的裂纹,如同随时都会碎掉一般。


 虚月宗主与诸长老脸色剧变,就算是虚月宗主,他打出宝兵,也不敢说一击就能把龙清泉的离火钟打裂,朱丹就凭着一双拳头,硬把离火钟打裂,这何等可怕。


 “给我破——”朱丹不给龙清泉机会,“叠浪涛锥拳”一落,一双手银芒闪烁,如纯银打造,轻叩之下,会有清脆之声。


 朱丹一记“大力金刚掌”,再施吕侯银手,手掌如山岳,一双银手击中,可以碎裂一切。


 “砰”的一声,离火钟此时再坚硬,也一样挡不住吕侯银手的锋利,一下子被吕侯银手撕裂,“大力金刚掌”击中,瞬时之间离火钟碎成千万片,龙清泉也是被强大的掌力打飞出去,“哇”的一声,连吐几口鲜血。


 “龙清泉,你还有什么手段!”朱丹一掌打飞龙清泉,负手而立,上前跨一步,气势滔天,如一尊杀神,冲天而起的两股真气,更是让他杀气昂然。


 虚月宗主脸色一沉,诸长老失色,他们都没有想到朱丹强大到这境界,竟然龙清泉都不敌,至于虚月宗弟子,更是惊骇得不敢出声。


 “小畜牲,没想到你变得如此之强。”龙清泉呸了一口鲜血,森然凶狠地说道:“但是,一切都到此为止,今天,就算是神仙来都救不了你,我要以你的人头来祭我的儿子和孙子。”


 一下子,龙清泉眉心打出一道可怕的光华,现兵魂之影,只见龙清泉泥宫之内光华腾腾,如有宝物腾空而出一样。


 “好,冲着你这句话,我就要看一下你有什么手段,今天就算你有惊天宝兵,老子也一样打碎你的狗头,碾碎你的身体。”朱丹双目一厉,一声狂笑,气宇无双,头发狂舞,狂傲无比,冷厉逼人。


 “快走,他有家传宝兵。”一见这情况,周佑立即想到一个传说,脸色剧变,出声提醒朱丹。


 “一切都迟了,小畜牲,受死吧!”龙清泉狂吼一声,一下子,一道剑气冲天,镇压四方,瞬时之间把整座瞻月峰的空间封禁,不论朱丹逃走。


 “老子怕你不成,拿出来吧,让我看一下你家传宝兵!”朱丹不走,任由他宝传宝兵的剑气封禁瞻月峰,狂笑一声,双手一伸,全身骨骼暴响,如炒黄豆一样,掩日滔天。


 周佑见朱丹竟然不走,不由脸色焦急,他知道龙清泉家传有一件宝兵,轻易不用。


 “祖宗呀,你的神兵出世吧,斩杀一切与我们龙家为敌的敌人。”龙清泉大吼一声,此时,他泥宫跃起一道神光,一道光华吞吐,一下子跃出了泥宫,出现在龙清泉的面前,龙清泉双手控着这一道吞吐的光华,一下子光华冲天,外放出万道的神芒,这可怕的光华射出,直入天穹,扫向千米,可怕之极。


 此道神芒一出,整时,整个瞻月一脉都被可怕的气息所罩笼,如同天剑悬空,镇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修为弱的弟子,更是挡不住这可怕的气息,被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


 此时,龙清泉手中的光芒之现出了宝兵的真身,是一把剑,一把已经斑驳、而且还断了一半剑身的古剑,虽然是断掉了一半剑身,但是,这把斑驳的古剑依然爆发出可怕的气息。


 “龙家祖传冷月断剑!”见到龙清泉手中的断剑,不少长老护法脸色剧变,眼瞳收缩,都不由惧怕。


 龙家祖上,传闻曾经出过一位始步大能,虽然不能与诸大教圣地的大能或顶绝大能相比,但是,这位始步大能也是实力强悍,尽管不能与圣地世家长老争锋,但是,大能之下,可以说是无敌手,曾是威震一方。


 始步大能,意思就是初始步入大能行列的强者,虽然实力不如大能成熟,但是,也是十分可怕,有人也称始步大能为初步大能!


 龙家祖上曾是出现过这样的一位强者,他死了之后,曾留下了一件强大的宝兵,这宝兵在龙家流传了不少岁月,后因为种种原因,这把宝兵断了一截,只剩下了一半,但,依然在龙家流传下来,一代又一代传下去,虽然宝兵只剩一半,久经岁月,这件宝兵的威力己大失。


 但是,在龙家世代传人金精气孕育之下,虽然这件宝兵威力大失,但,依然传了下来,没有在时光侵蚀之下化作废铁。


 大能所祭炼的宝兵,威力强大无比,宝兵打下,绝对能把一座山岳打平,虽然眼前这一件宝兵早就不如当年,但是,此时爆发出来的威力,依然可怕,让人感到颤抖。


 虚月宗主脸色沉如水,虚月宗也有大能宝兵碎片,甚至有可能比龙清泉手中的断剑还要强上一二分,但是,这是属于虚月宗的护宗之宝,不属于他个人的宝兵,就算身为宗主的他,要动用这宝兵碎片的话,需要批准。


 而龙清泉龙家拥有这么一件断剑,可想而知对于虚月宗主来说是有多么大的威胁,龙家能在虚月宗如此强大,龙清泉早就垂涎宗主之位,而虚月宗主一直不能动他,这也是原因之一。


 “小畜牲,受死吧!”龙清泉一口心头之血喷在了断剑之上,一下子,断剑光华冲天,飞跃上天穹,一下子变成了一把巨剑,如同是一座可怕的剑山悬于头顶之下。


 瞬时之间,可怕的气息弥漫着整条瞻月脉,在这宝兵的气息罩笼之下,众多人都失色,不少弟子双腿发软,瘫软于地上。


 “嗡——”的一声,宝兵光华撕裂天空,沉落而下,直向朱丹刺去,这件残破的初步大能宝兵刺斩而下,让人不通遁逃。


 “大能宝兵又如何!”朱丹也没想遁逃,今天他不杀龙清泉,他就不走,何况,他还不惧于这件残破的初步大能宝兵,所以朱丹狂吼一声,不逃走,全身真气喷涌。


 一下子,心藏如火山一样爆发,脾藏也是可怕的真气喷出,源井映照,头顶的阴阳鱼更是神华大亮,转动更快,生出无穷无尽的真气,朱丹一下子真气飙到了最强,如汪洋大海,遮淹天空。


 “给我破——”朱丹狂轰一声,飞纵而起,迎上落下的残缺宝兵,瞬时打出了五记的“叠浪涛锥拳”,天下第一凶拳打出,山崩地裂,可怕的拳劲打在剑身之上,硬是把剑芒打散,硬打在了剑身之上。


 “铿、铿、铿……”如破大道的声音不绝于耳,五拳都击中了宝兵之上,声音裂开,可怕致极。


 虚月宗主他们都脸色一变,朱丹一双肉拳竟然连初步大能宝兵的光华都能打散,这也太可怕了。


 “叠浪涛锥拳”举世无双,但,这终究是初步大能的宝兵,那怕只是残缺的宝兵,它依然可怕,朱丹的功力还没有达到这一地步,还不可能打碎这残缺的宝兵。


 朱丹强霸无匹的五记“叠浪涛锥拳”只怕打得这把残缺的宝兵滞了一下,但,下一刻光华大盛,吞吐神芒,立即沉落一段距离,就算朱丹再强霸的拳劲也挡之不住。


 “哇——”的一声,朱丹不由吐了一口鲜血,初步大能的宝兵果然是可怕,朱丹也是撼不住这可怕的宝兵,沉落一段距离,他感觉宝兵如同打在他身上一样,把他钉在天空,硬被可怕的剑气打得吐了一口鲜血。


 “起——”朱丹狂吼一声,两股真气跃空,头顶的阴阳鱼转得如湖一样大小,全身真气腾腾,双掌打出了两条天龙,降龙十八掌第一掌“亢龙有悔”,两条天龙硬扛沉落的宝兵。


 “轰——”的一声,宝兵依然沉落而下,“亢龙有悔”后劲无穷,硬扛“宝兵”,扛得宝兵滞了一下。


 但是,宝兵再次爆发神芒,就算是“亢龙有悔”也挡之不住,听到“砰”的一声,两条天龙消散,宝兵再一次沉,硬钉向朱丹。


 “金钟罩——”朱丹大吼一声,宝兵落下,全身光华大盛,一只巨大的金钟罩扣罩住了朱丹的身体。


 “轰——”的一声巨响,宝兵再次沉落,压得“金钟罩”下陷,接着,再一次沉落之时,“砰”的一声,硬把金种罩压破。


 “龙战于野!”朱丹狂吼,龙跃于空,天龙横空而出,硬扛再次落下的宝兵,降龙十八掌第十四掌,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龙战于野,其道穷也。


 战龙一出,天地变色,龙亢破天,硬扛沉落的宝兵,硬是一次定住了下沉的宝兵,强大无匹。


 “嗡——”的一声,朱丹一式“龙战于野”虽然扛住宝兵,但是,宝兵一下子变大了一倍,光华大盛,“砰”的一声,硬是把盘天的战龙压得沉下去,也一样挡不住强大的宝兵。


 “砰”的一声,战龙也挡之不住,宝兵沉到了朱丹的身上,比十座山岳还要沉的宝兵硬把朱丹压得狂吐好几口鲜血,宝兵临身,就算是朱丹强横无匹的肉体,都出现了可怕的伤口,鲜血狂涌。


 在场的诸人脸色剧变,不怕是龙清泉的宝兵可怕,更让他们感到可怕的是朱丹以肉身硬抗初步大能的宝兵,那怕这宝兵已经是残缺,不比当年,但是,对于在场的诸人来说,依然可怕无匹,然而,朱丹却能以肉身以抗,宝兵临身,在场的任何人都挡不住,只怕早就被斩断两截了,但,朱丹还依然能坚持住。


 周佑脸色煞白,束手无策,初步大能的宝兵,他根本就没办法去帮朱丹。


 “小畜牲,受死吧,死在宝兵之下,算是便宜你了。”龙清泉狂喷一口鲜血,喷到了宝兵之上。


 “轰——”宝兵的光华撕裂天空,一下子沉落而下,硬钉在了瞻月峰上,“轰、轰、轰……”轰隆之声不绝于耳,如同一座山的宝兵沉落,就算是瞻月峰也受不了,最后,整座瞻月峰崩碎,宝兵一下子镇压而下,沉到了地下,地面露出了一个十里几大、千米之沉的巨洞,宝兵硬是把地面打出一个巨洞来,朱丹的影子早就不见了,完全是被宝兵镇压到下面去了。


 “哈,哈,哈,小畜牲,把你打入地狱,永不得翻身!”龙清泉脸色煞白,狂笑说道。


 他以精血唤醒宝兵,也是耗去了百年修行,但是,杀了朱丹,一切都值得。


 “丹儿——”见到这情况,周佑不由悲呼一声,大叫道,欲冲上去,却被虚月宗主拦住了,此时宝兵神威依然在,若他冲上去,只怕送死。


 虚月宗诸人都不由吁了一口气,朱丹太强大了,连龙长老都挡之不住,不得不祭出祖传宝兵。


 “可惜了‘神王之采’”有宾客见到这情况,不由惋惜,如果朱丹成长下去,只怕前途不可估量,但是,今天却夭折在这里。


 “哼,敢在我们瞻月一脉闹事,必死无葬身之地!”看到朱丹被杀死,瞻月一脉的弟子出了一口恶气,恨恨地说道。


 如果朱丹还在,他们绝对不敢说这样的话,但是,此时朱丹死了,他们当然是开始气高趾扬。


 “恭贺龙长老,终于报得大仇,龙长老功法无双!”见朱丹不可能再活着,虚月宗属于龙家一脉的护法忙是上前拍马屁。


 现在这些人更是要拍龙清泉的马屁了,不单是因为龙清泉家传之宝的可怕,有此宝在手,他长老地位牢固,更何况,宋青华死了,龙言死了,现在龙清泉身边没有人了,若是能得到他的重用,说不定能学到其他绝学。


 “这畜牲自寻死路,竟敢撄龙长老神锋,简直就是不自量力。”有龙家护法大拍马屁。


 虚月宗主脸如沉水,龙言死了,宋青华死了,依然有人攀附龙清泉,可想而知龙清泉在虚月宗的实力。


 至于其他的两位太长老则是没说话,若是换作以前,只怕这两位太上长老都会向龙清泉示好,但是,现在不同,沈依真拜入虚空圣地老圣主门下,前途更大。  

(https://www.wmxs88.com/novel/CLEGC3aC7AL.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